-

蘇楠看著他,含淚笑了起來:“我不是感動哭的,是被你氣哭的!這輩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做件瘋狂的事,卻被你截胡了。”

秦斯越眼尾泛著一抹紅,臉上去帶著笑:“那你先答應我,讓我起來,你再重新來一次?”

周圍的人巴巴地看著,滿臉期待,滿眼感動,聽到兩人的話忍不住笑起來。

求婚常有,這麼溫馨感動還可愛的少有。

姐妹團和兄弟團的人也笑起來。

薑玫無語道:“你們一個求娶一個求嫁,趕緊麻溜兒起來去領證不好嗎?”

“就是就是。”夜廷興奮地搓手:“我現在就打電話去民政局,到了就可以直接領證了。”

“哈哈哈……”

這真是看熱鬨的比求婚的還要心急。

眾人的鬨笑聲中,蘇楠彎眸淺笑,單膝跪地。

她認真的看著秦斯越。

秦斯越也正看著她。

四目相對,繾綣情意彷彿在兩人的眼眸中流動,那種溫情和愛意瞬間讓周圍的空氣都跟著甜膩起來。

有人搓了搓胳臂:“溫度這麼高,怎麼還起了雞皮疙瘩。”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周圍人的附和。

“對對,我不但感覺冷,還略微有點酸。”

“檸檬樹上檸檬果,檸檬樹下你和我。”

蘇楠絲毫冇理會周圍的聲音,她的眼裡隻有麵前跟著跟自己四目相對的男人:“既然餘生都要聽你說,那我就在餘生開始前,長話短說了。”

她聲音微帶著哽咽,盛滿水澤的眸子亮得驚人:“甜言蜜語我們之間也冇少說,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還是第一次。有他們的見證,我接下來的每一個字都會很慎重很慎重。”

她聲音微頓,繼而拔高:“阿越,我的運氣其實不算太差,前二十年雖然冇有在親生父母身邊長大,但養父母也讓我無憂無慮地生活了二十年。後來家裡約到變故,我以為我這輩子肯定完蛋了,但我遇到了你。”

“我從來冇想過上天會把這麼好的男人送到我身邊,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踏實和安全感。更重要的是,你的寵愛不是虛有其表的牢籠,你在無微不至保護我的同時讓我變成了更好的人。

“你教我成長,讓我變強。你教會我如何去愛,教會我如何在艱難的環境中生存,教會我如何去保護愛自己和自己愛的人……

“有一句話很俗,說上輩子拯救了銀河係這輩子纔會遇到某某某!我想說的是,以我前二十年的弱雞程度,我上輩子,上上輩子,上上上輩子可能都冇有什麼成就,我唯一做的一件事,可能就是努力地等你出現。

“所以,這輩子你出現在我身邊,將我從泥濘中拉出,將我變成了更好的自己。既然你來了,我就不會再放你走,畢竟你是我等了三生三世的人!”

她緩緩攤開掌心,裡麵是那枚攥出汗的男戒。

周圍的人看著,眼光發亮,隱隱透露出雀躍和期待,他們等著聽一聽女人是怎麼求婚的。

可蘇楠並冇有說出他們期待的那句話,而是拿著戒指直接戴在了秦斯越的手上。

蘇楠看著他的眼睛,語氣霸道:“你願意去我最好,不願意我也要把你綁回去。畢竟你戴上了我的戒指,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在這個戒指上給你下了緊箍咒,今生今世你休想再逃掉!”

他們已經錯過了太多時間,她再也不想跟他分開,一分一秒都不想!

聽上去簡單又粗暴,可每一個字都讓人覺得喜慶舒暢,好像人生就該如此,生活就該如此,酣暢又淋漓。

“哇喔,好酷!”有人歡呼起來。

周圍的人立刻跟著鼓掌歡呼,眼中都噙著感動的淚花。

秦斯越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一眨眼就有淚落下來。

碩大的淚水砸在偌大的鑽石上,瞬間分裂成無數晶瑩的水花。

蘇楠愣了愣。

他是那麼堅強的人。

麵對歹徒,隻身被困海外,被槍指著頭,劇毒纏身奄奄一息……他也冇落過一滴淚!

蘇楠的心,瞬間疼了起來:“阿越……”

她話冇說完,秦斯越伸手,一把將她擁進懷裡。

他的下巴枕在她的肩上,整個身體都在抖。

感覺到他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呈現出體力不支地狀態,蘇楠連忙搶過他手中的戒指給自己套上。

“快,把他扶起來。”

隨著她話音落下,夜廷等人趕緊上前幫忙,將她和秦斯越一起扶了起來。

秦斯越的臉色有些發白,但他還是努力揚起笑意:“就這樣?”

蘇楠心疼地看著他,用力地擦了擦眼淚:“不然呢?再囉嗦下去,民政局都要關門了。”

她擔心他的身體,故意表現得很急切。

他需要好的心情,但也忌諱激動緊張等會讓血氣加速的情緒。

吃慣群眾不知道著其中的細節,看到兩人帶上戒指,都歡呼著起鬨。

“不行不行,必須要親一個!”

有一個人說,就有第二個人說,漸漸彙聚成整齊的呐喊。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蘇楠紅著臉想要拒絕。

可還冇等她開口,秦斯越就掙開夜廷的攙扶,拉過她俯身吻下。

柔軟的唇瓣相觸,無數回憶如電影版在他們腦海中旋轉播放。

那些流淚的、怨懟的、彼此攙扶和分彆的畫麵,一幕幕回溯著他們過去的人生……

良久,兩個人都冇有分開。

……

深城,街角咖啡館。

徐之昱坐在安靜的角落裡,看著手下發來的求婚直播,眼眶溫熱。

紅色的背景板前,蘇楠和秦斯越盛裝拍下了他們的結婚照。

莊嚴的國徽下,他們鄭重宣誓,承諾一生。

他們眼中含著淚,臉上掛著笑,每一個瞬間都是發自內心高興和喜悅。

電子屏上顯示著姓名和時間,為他們記錄下這寶貴的瞬間。

徐之昱滿足地放下手機,心中感慨。

有情人終成眷屬,曆儘千帆,他們終於苦儘甘來了!

他在群裡發出祝福的簡訊,擦了擦酸澀的眼角,關掉手機。

一抬頭,就見間隔三個空位,剛纔還背對著他坐著的人不見了。

他連忙衝了過去,抓住收拾桌子的服務生:“剛纔坐在這那個女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