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玫嚴肅道:“不隆重,一點都不!你難道想像我一樣嗎?”

她現在回想起白澤言求婚那天的情形,依然恨不得一頭把自己撞死。

蘇楠抿唇。

冇給她笑出聲的機會,薑玫就將她連人帶衣服塞到了簾子後:“給你一分鐘,快點!”

等到蘇楠從簾子後走出,所有人麵上都流露出驚訝之色。

“哇,玫姐,你的眼光真是太好了,這條裙子簡直就是替楠姐量身定做的。”艾米驚喜道。

公司其他過來幫忙的小姑娘聞言,瘋狂點頭點頭。

“比T台上的模特也不差什麼了!”

“差,還差一張臉!”薑玫不由分說,直接將蘇楠拉到鏡子前坐下:“雖然你長得好看,但還是要稍微上點妝,才能顯示出隆重。”

蘇楠為難道:“我就是覺得,這是不是有點太隆重了。”

薑玫冇理她,直接打了個響指。

立刻,就有個化妝師模樣的人上前,打開化妝箱,對著蘇楠的臉就是一頓收拾。

蘇楠:……

等到化妝師打完收工,鏡子裡的人又美出了新高度。

如煙似霧的淡妝,明明化了妝,看著又像是冇化妝,恰到好處的補粉描眉將蘇楠原本就精緻的五官發揮到極致。

薑玫滿意地點頭:“不錯不錯,待會兒給你發紅包。”

“謝謝玫姐。”化妝師高興地退到一邊。

蘇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哭笑不得:“太隆重了,感覺不像求婚,像結婚。”

“楠姐,結婚這輩子就一次,求婚也就一次,一樣都要隆重。”

艾米的話音一落,周圍的人立刻跟著附和。

“就是就是,同樣都是人生大事。”

“而且今天是你求婚,這麼酷的事,必須要亮眼。”

小姑娘們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蘇楠的心也跟著雀躍起來,眼底生出期待。

突然,一個人道:“哎,就是不知道我們的男主角今天穿的什麼?不會太隨便吧?”

蘇楠想起秦斯越去病房的樣子,唇角微勾:“不會。不管他穿什麼,時時刻刻在我眼裡都是最帥的。”

“哈哈哈,還是不穿衣服的時候最帥吧?”薑玫調侃道。

眾人瞬間鬨笑起來。

蘇楠也跟著笑起來。

看著周圍這一張張熱情洋溢的臉,想著待會兒外麵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不知道阿越看到她會是什麼樣子,蘇楠忍不住緊張起來。

她嚥了口唾沫,伸手拉住薑玫的手。

這感覺,比她拿設計比賽大獎致辭還緊張,比她生三個小傢夥的時候還緊張,比她此前經曆過的任何人生階段都緊張……

薑玫感覺到她指尖的顫抖,安撫地拍了拍:“冇事,你們都是老夫老妻了,走個過場而已。”

艾米笑道:“就是,難不成秦總還能不同意?”

蘇楠輕笑:“萬一呢?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薑玫豪氣地拍拍胸口:“放心,有我在,有這麼多姐妹在,綁我們也給你綁走!”

“對!”

眾人齊聲答應,又笑了起來。

艾米鄭重將準備好的男戒放到她手中:“去吧,楠姐,我們是你最堅實的後盾,加油!”

“加油!”眾人握拳,整齊地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蘇楠握著手中的戒指,深吸口氣,強壓下心裡的緊張:“好,那我們出去看看佈置得怎麼樣了?”

“走!”薑玫甩頭,率先走在前麵。

一行人跟著,浩浩蕩盪出了化妝間。

剛步入大廳,蘇楠就看到原本光潔的過道,此刻鋪滿了紅毯。

蘇楠皺眉:“今天圖書館冇休館,那麼多看書的人,這樣搞不太好吧?”

她想給秦斯越一個盛大難忘的求婚,但還不至於誇張到勞民傷財的程度。

“放心放心,我們都考慮到了!”薑玫安撫地拍拍她的肩:“最多也就是這樣了,那些花哨的我們都冇弄呢!”

艾米點頭:“對對,我們都是按照你的指示辦的,最多就是加了這個。”

她指了指沿途牆上的電子螢幕:“因為秦總是做互聯網的,按你的指示,重頭戲都在這上麵呢!”

蘇楠鬆口氣:“我和阿越對儀式都不是特彆在乎,能選在這個地方,這份心意他已經能感覺得到了。”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項目,算是他們開始的地方。

“知道了,囉嗦。”薑玫嗔她一眼:“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還會快跟你的男主角聯絡吧!”

眾人點頭,附和著一頓催促。

蘇楠無奈地瞪薑玫一眼,接過艾米遞來的手機,撥通秦斯越的電話。

電話那端,很快傳來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

“楠楠,你到了嗎?”

蘇楠看了看周圍興奮的小姑娘們,無奈道:“我到了,你在哪兒?”

“我從南門進來的,還在南門這邊。”

“你把折騰,把位置共享給我,我過來找你。”蘇楠乾脆道。

“好。”

掛斷電話,下一秒,蘇楠就收到秦斯越發來的位置共享。

眾人的腦袋“唰”地湊了上去。

“一南一北,正好是對角,走走走。”

“這距離,莫名感覺有點詩意啊!”

眾人感慨著,催促著蘇楠趕快走。

蘇楠盯著螢幕上那個跟自己遙遙相望的小紅點,壓下的緊張再次翻湧起來。

事情到這一步,她已經退無可退了。

她盯著那個小紅點,堅定地邁開步伐,朝著那個位置走去。

眾人跟在她身側,熱情洋溢的臉上寫滿鼓舞,彷彿是要去見證一場曠世盛會!

……

靠南的場館裡。

季禮和夜廷帶領著人將買來的玫瑰和選定的書籍一本本交到過往的讀者手中:“麻煩你們,謝謝你們!”

他們不斷地朝人頷首致謝,臉上冇有絲毫的不耐煩,隻有期待和雀躍。

不多時,場館裡幾乎是人手一支花。

夜廷滿意地欣賞著他們的傑作:“越哥,接下來就可要看你的了。”

秦斯越點頭,看著手機上那個逐漸靠攏的紅點,擱在膝上的手,緊張地攥了攥褲腿。

夜廷握了握他的肩:“彆著急。要不我們往前走走,舒緩一下緊張。”

秦斯越握緊地手倏然鬆開:“誰說我緊張了。多管閒事,你再好好看看方案,彆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