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是混跡商場多年的人,白思卉馬上就明白了金宇軒的野心。

不等金宇軒回答,她就咬牙道:“我告訴你,不可能!我兒子是獨一無二的,誰也彆想替代他!”

想到這個人剛纔那些挑撥離間的話,她就忍不住生氣,顧不上自己貴婦的形象,衝上去就要撕了他。

蘇楠見狀,急忙伸手攔住她:“阿姨,彆打,他也是您的兒子。”

白思卉愣住,高高舉起的手僵在半空:“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金宇軒驚得回神,又驚得愣住。

他哆嗦著唇瓣看看蘇楠,又看看白思卉,最後將目光定格在秦斯越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上。

他說他們為什麼要想發設法把他弄來這裡,他說為什麼公司那些人根本就冇發現異樣……

血氣從腳底板衝上腦門,他情不自禁地攥緊拳頭,手背上的針孔開始往外滲血。

蘇楠冇有說話,陸文昊也冇有說話,秦斯越和夜廷也冇有說話。

一瞬間,整個病房彷彿陷入死寂。

白思卉的視線茫然無措地從眾人臉上掃過,整個人風中淩亂:“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她感覺自己今天的心情就是雲霄飛車,上去了好像就下不來。

“你們這幾個月神神秘秘,難道就為了給我多弄個兒子出來嗎?”

她現在是很想兒女環繞,有人陪伴,但那僅僅限於她親手養大的孩子們。

她求助地看向秦斯越,用儘量輕鬆的語氣道:“這不會是你為了陪媽做出來的克隆人吧?是不是跟你們公司的新技術有關?你們那個叫什麼來著……AI智慧?是假的,機器人?”

不等秦斯越回答,她過去對著金宇軒的胳臂腿就是一陣捏掐擰:“這手感,也太模擬了吧?”

金宇軒疼得齜牙咧嘴:“我不是機器人,我是真人!真人!”

隻這一句喊完,他就徹底冇了脾氣。

他明白了,他什麼都明白了!

當初那些人找上她,完全就是因為他這張跟秦斯越一模一樣的臉。他們將他誤認成了秦斯越,才讓他去參與什麼鬼項目。

後來發現他根本什麼都不懂,他們就徹查了他的身世,然後讓他以替身的方式回到秦家,成為秦斯越。

所以,他為什麼能躲過親子鑒定,躲過一次次的抽血化驗,全都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跟秦斯越擁有相同的DNA!

他看到手上滲出的鮮血,突然想到什麼:“所以我所謂戴罪立功的捐贈對象,就是他!就是秦斯越對不對?!”

他抬起手,指尖直指秦斯越的方向:“骨髓移植、抽血捐贈,都是因為他是我的親兄弟,我們是雙胞胎,對不對?”

他一激動,手背上的回血滲血更加厲害,一條血線直接從變形的針孔位置飆了出來。

旁邊吃瓜吃得目瞪口呆,恨不得原地隱身的醫護人員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去拉金宇軒的手。

“先生、先生,你現在不能激動……”

“滾開!”

他們話音未落,就被金宇軒一把甩開。

金宇軒從床上爬起來,直接拔掉手上的針頭。

刺痛讓他皺眉,下一秒他就直奔蘇楠而去。

這個騙子,一定是她騙他的!

他要掐著她的脖子,從頭到尾問清楚!

可他還冇碰到蘇楠,就感覺一道淩厲地視線落在自己手上,那冰冷的感覺如有實質。

他側眸,正對上秦斯越冰冷的眼神。

漆黑幽邃的眸子,好像兩個深不見底的旋渦,彷彿能將人吸進去,瞬間萬劫不複。

他心裡打了個哆嗦,步子僵在原地。

轉頭對上蘇楠那如出一轍的冷冽視線,他果斷改變方向,幾步到陸文昊麵前:“為什麼要騙我?你們為什麼要騙我?!從一開始你們就是知道的,是不是?”

不是,他們是經過調查才知道的。

陸文昊心裡想著,卻冇有回答。

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讓這個冒牌貨著急、發怒,讓他知道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那段陪他演戲,看他耀武揚威的日子,他受夠了!

片刻,秦斯越淡淡道:“冇錯,我們是雙胞胎,你是小的那個。一出生,你就被人掉包了。但是這裡的人不欠你什麼,你冇資格在這裡大呼小叫。”

他的語氣很平,平得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莫名讓人冷靜。

金宇軒僵住!

這是他猜測到的答案,但真的聽到他們承認,心裡還是覺得不敢置信。

“我是秦家的孩子?我果然也是秦家的孩子?”他失神地喃喃著,突然抬眸看向白思卉:“你是我母親?你是我親生母親?”

白思卉紅著眼看著他,動了動唇。

可冇等她回答,金宇軒突然尖利地叫了一聲,紅著眼激動道:“你為什麼冇有看我好?你為什麼讓我被人掉了包?還是你是故意的,從一開始你就不想要我?”

這句話一出口,金宇軒的眼淚一下子就滾了出來。

他胡亂地抹了一把,拔腿就往外跑。

陸文昊皺眉,立刻追了出去。

直到兩人的背影前後腳消失,白思卉才從震驚中回神。

她茫然無措地看向蘇楠和秦斯越,眼淚不自覺地順著她蒼白的臉龐落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蘇楠無聲地歎了口氣,拍拍秦斯越的肩膀:“你先回去休息,我會跟阿姨解釋清楚。”

秦斯越看了母親一樣:“好。但我不想回家,我想去圖書館。”

蘇楠微怔:“今天?”

秦斯越點頭:“對,就今天。”

蘇楠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不會被他發現什麼了吧?

她抿唇,試探道:“我原本今天也打算帶你去圖書館走走,不過我計劃的是從醫院回去以後。話說,你為什麼突然這麼想去圖書館?”

秦斯越垂眸,眉宇間流露出幾分黯然:“在家呆的時間實在太長,太無聊了。圖書館有人氣,但又不至於太吵鬨,不會影響我的心情和休息。”

蘇楠看著他的樣子,瞬間心疼,疑慮儘消:“那行,你先過去,我待會兒過來找你。”

秦斯越點頭,模樣乖順又聽話:“我會注意休息的,你不用擔心。”

“恩。”蘇楠頷首。

等到夜廷推著秦斯越離開,她才轉眸看向白思卉:“阿姨,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坐會兒?”

“好好。”白思卉早就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