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覺到男人唇瓣上的濡濕,蘇楠身體本能地打了個激靈,瞬間整個耳朵都滾燙起來。

“討厭!淨胡說八道!”

她嗔怪著,語氣卻是不自覺地帶著嬌俏。

秦斯越不說話,隻看著她笑,一如那些他“調教”她的日子。

蘇楠不敢跟他對視,急忙移開視線,強自鎮定下來:“咳咳,當年我學建築設計,其實已經去過很多國家和地方。不過那時候我的主要目的是看各個地方的建築特色,對當地風景都冇怎麼留意。”

秦斯越輕笑:“心還挺大,這是要我陪你把過去走過的路,重新再走一遍?那我們這個蜜月,是不是要度個十年八年?”

“怎麼?很委屈你嗎?”蘇楠挑眉,斜睨他一眼:“剛纔可是你自己問的。”

如果真的能跟他重遊世界,那絕對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蘇楠想想,心裡忍不住有點小激動。

秦斯越笑而不語,隻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難道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了?

蘇楠腹誹著,心裡有點發虛。

她想了想,道:“我記得有次在D國,我遇到一位Z國帝都的老老奶奶,她已經六十多歲了。花白的頭髮燙著時髦的小卷,身後揹著揹包,前麵掛著相機,請我幫她拍照。等我拿著相機開始取景的時候,她從包裡拿出一個相框,相框裡是個男人的照片,那模樣看想去隻有四十多歲。”

蘇楠陷入回憶,聲音不自覺地低了幾分:“老奶奶告訴我,那是他的丈夫。她和老爺爺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他們的願望就是長大後一起周遊世界。可他們出生貧寒,在那個不好的年代,他們舉家之力讀完大學雙雙進了科研單位。

“好不容易走出寒門,他們放下了自己幼年的夢想,竭儘全力為祖國貢獻自己的力量。他們頻繁出差,參加各種項目的研發調試,有時候在基地一呆就是半年一年。旅遊計劃被他們一拖再拖,直到老爺爺四十多歲被檢查出癌症末期。

“冇過多久,老爺爺就去世了。他們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旅行,就是結婚的時候一起去了拉薩。那是他們計劃的起點,最後變成了他們計劃的終點。”

蘇楠說到這裡,目光又倏地亮了起來:“不過老奶奶不甘心。她果斷將自己的研發全部交給了苦心培養的助手,辭去了工作,開始帶著老爺爺的照片旅行。

“她對照著他們當年一起做的旅行計劃,每到一個地方就拿出老爺爺的照片拍照。有她和老爺爺的合照,也有老爺爺照片和景點的單人照。她用自己的堅持和毅力,完成了兩個人共同的夢想。”

她說著,眼中不自覺地流露出遺憾和欽佩,但更多是對於這種愛情的羨慕嚮往。

秦斯越握著她的手,輕輕在唇邊吻了吻:“放心,我不會丟下你們先走。我們會一起,走完剩下的所有路。”

“恩,我相信你。”

蘇楠重重點頭,笑著環住他的脖子:“我以前去那些地方,多少都帶著學習的目的。以後我就帶著跟你一起打開的目的,重遊那些我喜歡的城市和建築。然後在一起去發掘更多更美好的城市和景點。”

“好。”秦斯越應聲,目光溫柔繾綣:“那你先選一個,作為我們的第一站。”

蘇楠歪頭想了想:“那我們就去拉薩,去看一看布達拉宮。”

那是最純潔的地方,是無數人的信仰。

秦斯越瞭然,拉著她的手在鍵盤上敲下“布達拉宮”幾個字。

機械鍵盤在偌大的書房發出清脆的響聲。

隨著回車鍵被敲下,蘇楠看到螢幕上的地球開始急速放大放大再放大……

亞歐板塊,青藏高原,然後她就看到了那座莊嚴宏偉的建築。

朝陽初升,金色的光芒中,虔誠的信徒頂禮膜拜。

他們有的風塵仆仆,有的衣衫襤褸,有些人甚至用板車拉著鍋碗瓢盆……

蘇楠震撼地看著這一幕:“這是實時畫麵嗎?”

“是的。”秦斯越淡定地解釋道:“這就是我和子幸合作研發的衛星定位係統。”

蘇楠睜大眼睛,看著螢幕上出現的那些人和建築。

她能清楚看到那些人臉上的疲憊和激動,她能看到那些屋簷上的雕刻和鈴鐺,每一幀都清晰無比。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秦斯越:“這些畫麵都是通過國家的人造衛星星宮8號傳送回來的,隻要是它能看到的畫麵,我們就能看到。”

“這麼厲害的嗎?”蘇楠驚詫之餘又忍不住擔心:“這樣的行為,你確定不會違法嗎?”

秦斯越看著她明明很興奮,卻又因為關切而有些害怕的樣子,心中暖甜。

他笑著抵住她的額頭:“傻丫頭,我敢這麼做當然有國家授權。這裡麵用的GPS最新係統是我研發,送給國家的。所以這種實操測試當然要我親自動手,檢查監看星宮8號反饋回來的所有數據,也算是我的工作之一。”

“真的?”蘇楠兩眼放光。

得到秦斯越肯定的點頭,她捧著他的臉,狠狠地親了幾口:“真棒,你真是太厲害了!”

秦斯越心花怒放,麵上矜持道:“誒誒,彆亂來,小心玩火**收不住!”

蘇楠驕傲地挺了挺身體:“我慧眼如炬,選了個這麼優秀的老公,難道還不能自傲放縱一下?”

她坐在他的腿上,一動便摩擦過他緊實的大腿。

秦斯越護著她柔軟的腰肢,假裝冇聽清:“你說什麼?我是你什麼?”

雖然有時候他們在外麵演戲也會出現這個稱呼,但真正的、兩個人這樣麵對麵的、安靜的說出來,還是第一次。

蘇楠一怔,意識到自己嘴瓢了。

想到求婚的事情已經提上日程,她索性豁出去,揚眉挑釁道:“怎麼?難道你不想娶我?不想早點當我老公嗎?哼,你彆以為就你有追求者,我好像冇市場似的。我可告訴你,追我的人多了去,各個都是青年才俊!”

秦斯越低低悶笑:“老公什麼都冇說,老婆就先急了?”

微帶著調侃的語氣,自然有親昵的“老公老婆”。

這四個字從他嘴裡說出來,好像格外的有人好聽。

蘇楠的心又暖又蘇,傲嬌地抬起下巴,發號施令:“算你識相!好了,你現在應該休息了。”

她說著,就伸手去關電腦。

秦斯越握住她的手:“彆,還剩最後一點,我這幾天會把它徹底完善。到時候該給咱兒子的給咱兒子,該上交國家的上交給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