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房。

蘇楠翻箱倒櫃,從抽屜裡抱出一個盒子,遞到秦斯越麵前:“打開它。”

秦斯越疑惑地接過,放到身前的茶幾上:“什麼東西?還挺沉。”

蘇楠淺笑:“你打開就知道啦。”

秦斯越眨眨眼:“不會是你寫給我的情書吧?”

蘇楠嗔他一眼:“想得美!”

秦斯越皺眉,抱起箱子晃了晃,聽到裡麵傳來輕微的滑動碰撞聲:“難道是碟片?我們以前以前看的那種愛情動作片?”

蘇楠:……

他倒是真敢想!

“趕緊打開吧!猜半天,看了不就知道了。”

秦斯越深看蘇楠一眼,放下盒子,緩緩掀開蓋子。

手臂長的盒子裡,整整齊齊碼放著幾本相冊,旁邊還有幾個U盤,有些帶著明顯的歲月痕跡。

相冊的封麵上,都是三個小傢夥的合照,從小到大,依序排列。

那三張大大的笑臉,就像三個逐漸升起的小太陽,溫暖治癒。

秦斯越欣喜,拿起寫著序號“①”地相冊打開。

與普通的相冊不同,這是定製相冊,左側是放照片的位置,右側是精美的留白位。

第一張照片,是三個小傢夥剛出生的樣子。

紅彤彤皺巴巴,好像帶褶的紅皮小包子,醜萌醜萌的。

右側上留白上用娟秀的鋼筆字寫著:阿越,看到了嗎?我們的寶貝兒出生了!原來小寶寶生下來這麼小,這麼小。紅紅的小臉,好像猴屁股!儘管如此,我第一眼看到他們,還是覺得他們跟你長得太像了。一點都不像我,我都忍不住吃醋了。

秦斯越泛白的指尖,一一撫過三個小傢夥稚嫩的小臉。

他翻到第二頁,同樣的位置是蘇楠給小傢夥餵奶的照片。

小傢夥閉著眼,小拳頭捏得緊緊的,吧唧著嘴渾身上下都在使勁兒。

這一次,右側的字跡明顯匆忙很多。

好疼啊!漲奶疼,餵奶也疼!他們好像不是在吃奶,是在喝我的血吃我的肉……

可即便如此,我也甘之如飴!

隻要他們需要,我願意把我的一切都給他們。

……

秦斯越一頁頁看過,眼尾泛紅,指尖輕輕顫抖。

他扣上相冊,看向蘇楠:“為什麼記錄是從孩子出生之後開始的?前麵呢?那些胎動的時候,踢腿的時候呢?”

他相信以蘇楠對三個小傢夥的疼愛,即便當時冇有拍照,也會將B超片子剪輯紀念。

他想知道分開之後,她經曆的一切,尤其是那些傷痛的過往。

他要將那麼銘記於心,將來一點一滴全都補償給她。

蘇楠眼前閃過那些飽受病痛折磨的日子。

為了保住三個小傢夥和自己的命,她不停地吃藥吃藥吃藥,身上都是鍼灸熏艾留下的痕跡。江水浸泡的寒氣深入骨髓,陰雨天氣裡總讓她痛不欲生……

可這些,她不想也告訴他。

她唇角微勾,雲淡風輕道:“那幾個月我恨你恨得不行,纔不想記錄這些給你看呢!我曾一度以後,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麵。不過幸好,老天垂憐,讓我和孩子們活下來,讓我們能夠回來找你問個清楚。”

那些痛不欲生的經曆,我們終有一天能夠笑著講出來。

蘇楠坐在旁邊的桌子上,伸手撫平秦斯越眉心的褶皺:“抱歉,那時候是我太狹隘,滿腦子都是那個人的話。還好我後來清醒了。我想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的日子恐怕會更慘。”

無權無勢,冇有任何人幫忙,加上還有個拖後腿的蘇彤,她會被蘇櫻華母女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後來,爸媽說孩子們長得很好,感受著他們在我肚子裡的胎動,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不是你,我不會擁有他們。無論如何,你都是他們的父親。”

蘇楠輕鬆道:“所以,在他們出生之後,我就開始記錄,用相冊跟你對話。”

秦斯越伸手,一把將她拉進懷裡,緊緊擁住:“抱歉!謝謝!”

抱歉他冇有照顧好她,纔會讓她受到傷害,跟她分離。

謝謝她的頑強和堅韌,保住孩子也保住自己,與他重逢。

滾燙的淚水從眼眶中溢位,秦斯越抵著蘇楠的頸窩,用力得像是要見她嵌入骨血。

她是他失而複得的寶,他在也能失去她。

蘇楠感覺到頸窩處傳來的溫熱和他劇烈的心跳,連忙掙開他的懷抱檢視:“淡定淡定,過去了,都過去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體,你彆激動,放鬆!”

她看了看他的掌心,那團如墨的黑點還保持著原狀,之前擴散的蛛網紋還是老樣子。

她略鬆口氣,俯身將耳朵貼在他胸口:“深呼吸,來跟著我,呼氣……吸氣……”

秦斯越看著她焦急的樣子,菲薄的唇角揚起,深邃的眼眸中波光瀲灩。

他乖順地跟著她的節奏,呼氣……吸氣……

蘇楠仔細地聽著,確定他的心跳徹底平複下來,才鬆口氣:“嚇死我了!爸媽說了,你不許這麼激動!”

“可爸媽也說,讓我保持心情愉悅!”秦斯越握住她的手:“楠楠,我現在的心情很好,我感覺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好過!”

他們前嫌儘釋,終於可以在一起。

他們將彼此放在心上,捧在掌心,不管是失憶仇恨還是病痛,他們都冇有放棄過彼此。

他們將彼此銘刻在心底,在腦海中、在血液裡,誰也不能阻止他們。

哪怕是中毒,哪怕是死亡!

秦斯越目光堅定,寬厚的掌心緊緊將她的小手包裹:“楠楠,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常事,意外和明天我們永遠也無法預計哪個會先來。但現在,我像你保證,我會活著,好好活著!我會跟你、跟孩子們一起去經曆、一起去成長、一起將我們錯過的日子補回來!”

蘇楠感受到他掌心炙熱的溫度,整個人好像都跟著滾燙起來。

她迎著他的視線,鄭重點頭:“會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她低頭忍住幾欲奪眶的淚,拿起匣子裡的U盤:“這些是錄音錄像,全都是孩子們從小到大的記錄,希望它們能一直讓你保持好心情。但你要答應我,不要心急,慢慢看,慢慢聽。保持心情愉悅,千萬不能影響到身體。”

“傻瓜,我現在比你更擔心會早你們離開呢!”

秦斯越拿過U盤,手指順勢捏了捏她的鼻尖:“我這執念這麼強,會不會活成老妖怪?我以前聽人說過,有的人其實已經死了,但因為怨念太強,最後變成了行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