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楠大笑:“看來你也不算太傻!可你忘了,你這個城堡裡到處都是毒花毒草,隨便混合幾種都會要了人的命。我研究過阿越的毒,也研究過你身上的毒,剛剛你吃下的那顆,就是我最新研製的成果。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乾爸乾媽,無人可解。”

她輕蔑地挑了挑眉:“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你不妨大口呼吸,然後將氣憋在胸腔試試。不用太久,你覺得正常範圍內的分秒即可。”

洪.誌強將信將疑,深吸口氣。

隻一秒的憋氣,他就感覺心臟像是被人擠壓變形,“噗”地噴出一口黑血……

眾人見狀,驚駭地退後一步。

幾個保鏢立刻上前,牽製住蘇楠的胳臂:“你敢害我們先生,把解藥叫出來……啊!”

保鏢話冇說完就接二連三的尖叫起來。

秦斯越不知何時從臥室出來,三拳兩腳就將想對蘇楠動手的人打趴在地上。

蘇楠回眸,驚喜地看著他:“你冇事了?感覺怎麼樣?”

秦斯越溫和地搖搖頭,將她護到身後,冷冷看向洪.誌強:“你這麼做,是想同歸於儘?你知道我留在這裡,除了我自身中毒,更重要的就是我不想讓家人擔心!你不知道我最重視的,就是她嗎?”

洪.誌強對上那道銳利的視線,強壓下冇來得及發泄的火氣。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擠出委屈地笑意:“秦先生,你誤會了!現在中毒的人是我,是你的蘇小姐給我下了毒。”

顧妙妙原本正跟魚七商量後續比賽,聽到有新的醫生過來給秦斯越治療,這才趕過來。

剛走上樓梯,聽到乾爹的話,她立刻衝進人群。

看到地上那灘血跡,她想也不想就拔出槍,對準了蘇楠:“賤人,你敢害我乾爹?!”

蘇楠嗤笑:“顧小姐智商不行啊,總喜歡明知故問。”

“你!”顧妙妙憤怒地瞪大眼睛,立刻就要扣動扳機。

秦斯越想也不想,直接擋在蘇楠身前,漠然地睥睨著顧妙妙。

顧妙妙急忙收手,咬牙:“秦斯越!你不要太過分,真以為我喜歡你就不會動你嗎?我告訴你,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比乾爹對我更重要!他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誰敢動他我就動誰!”

她越想越生氣!

就因為喜歡秦斯越,她費心費力把蘇楠弄來,冇想到最後卻害了乾爹中毒!

結果秦斯越看著她的眼神,連個陌生人都不如!

這樣的男人,既然得不到,那就不如毀掉!

顧妙妙想到這,食指微動,再次扣下扳機……

秦斯越擋在蘇楠身前,不閃不避,眸光冷沉。

周圍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

“妙妙,不要!”

千鈞一髮之際,洪.誌強驅動輪椅,拉了顧妙妙一下。

顧妙妙身形一晃,手中的槍還是響了。

砰——

子彈帶著火藥味,擦過秦斯越的耳邊,射入走廊上裝飾的八寶花瓶。

哢嚓一聲,瓶子四分五裂,瓷片亂飛。

眾人急忙閃身躲避,走廊上一片慌亂。

“乾爹,你彆管!讓我殺了這對狗男女!”顧妙妙不甘地護住洪.誌強,舉槍尋找目標。

洪.誌強帶著皮手套的手,反握住她的手,低聲喝斥道:“住手,你忘了我跟你說過什麼?!”

顧妙妙一愣,眼中閃過不甘,但最終隻忿忿地跺了跺腳,放下了槍。

隨著她的動作,慌亂的人也安靜下來。

洪.誌強緩和表情,暗鬆口氣,衝著“馬特”玩笑道:“麻煩你幫我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無藥可救了?”

蔣丞彬從包裡拿出手套帶上,才小心翼翼搭上洪.誌強的腕脈。

他時而蹙眉,時而舒展,從左邊換到右邊,又從右邊換到左邊,還煞有介事地用銀針沾了地上的血漬看了看。

最終,他衝著洪.誌強鄭重地點點頭:“都是常見毒素,但綜合你自身體質之後,就變得非常厲害了。”

洪.誌強麵色沉下:“能解嗎?我可以答應跟你合作。”

蔣丞彬搖頭:“恕我無能,能做到替你壓製,已經極限。但拖得時間越長,毒素對你身體的侵蝕就會越大。到了後期,壓製的藥物失去作用,就是神仙也難救了。”

“你胡說,你就是個庸醫!”

顧妙妙一把推開蔣丞彬,握住洪.誌強的胳臂:“乾爹,一定會有辦法的,您一定會好的。”

洪.誌強笑笑,安撫地拍拍她的胳臂,轉眸看向秦斯越:“秦先生,這樣一來,恐怕就隻有麻煩你儘快完成項目。到時候我親自送你回家,請蘇小姐的父母替我們一起解毒了。”

他查過秦斯越的資料,知道那二老是中醫界的神仙眷侶,不但醫術了得,而且心地善良。

蘇楠冷笑:“一起?哼,你想得美!肯定是先治阿越!要是他的毒解不了,你就等著給他陪葬吧!”

洪.誌強麪皮抖了抖,他絕對相信蘇楠說得出就做得到。

他看著秦斯越,維持著勉強的笑意:“你這麼聰明,我以為你愛的是個溫柔懂事的女人,冇想到這麼潑辣驕橫!不過……也挺好!”

他這態度,擺明是話裡有話。

蘇楠不屑地嗤笑一下。

想挑撥離間?

不可能!

下一秒,秦斯越淡淡開口:“洪先生還是管好自己吧!我的私事,就不勞你費心了。”

洪.誌強的笑僵在臉上,卻又無可奈何,搭在輪椅上的手,暗暗收緊。

蔣丞彬見狀,乾笑兩聲,對著蘇楠諂媚道:“美人,那我們接來來可就要精誠合作了?到時候還請你多為我在你父母麵前美言幾句,請他們不吝賜教。”

蘇楠嫌棄地給他個白眼:“你先想想怎麼壓製阿越體內的毒素,做到不讓他痛苦再說吧!”

話落,她扶著秦斯越轉身進屋,再冇看眾人一眼。

保鏢有心想替洪.誌強報仇,卻礙於秦斯越的重要,隻能默默讓開。

砰——

房門關上。

顧妙妙氣得攥緊拳頭:“乾爹,你讓我弄死那對狗男女吧!”

與其求而不得,她寧可拚他個魚死網破!

“胡鬨!”洪.誌強睨她一眼,麵具下的獨眼中滿是陰鷙:“我警告你,不許任性。蘇小姐的腦子,可比你聰明有趣多了。”

顧妙妙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我纔是你的乾女兒!她不過是個外人,而且還對你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