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堡主樓,大廳。

洪.誌強從外麵進來,一眼就看到順著樓梯下來的秦斯越。

簡單的白衣黑褲,臉頰消瘦,唇色泛白,整個人好像瘦了一大圈。即便如此,也掩不住那清俊的五官和一身風華。

洪.誌強立刻驅動輪椅,關切地迎上去:“秦先生,你怎麼下來了?你現在身體虛弱,應該多休息,不用著急工作的。而且,你妻子看起來很凶很不好惹,你要是累著了,我可不好交代。”

他語氣輕快,故作玩笑。

秦斯越勾唇淺笑,幽邃的眸底滿是嘲諷:“閻王爺都開始唸經了,真是稀罕!”

洪.誌強一噎,笑意僵在臉上。

等到回過神來,秦斯越已經繞過樓梯,從後門出了客廳。

“忠伯。”洪.誌強沉著臉,冷聲吩咐:“找人跟著他。”

“他應該不會亂走,隻是去後麵的草坪看比賽。”喬安安從暗處走出,伺機解釋道:“蘇楠正在跟您乾女兒比賽,他肯定不放心。”

她原本是想趁著蘇楠和顧妙妙不在,上去看看秦斯越。

結果還冇等上樓,就看到他下來,跟著洪.誌強就進來了。

“洪先生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幫您跟著他。如果他反感,我會說是我自己的主意,跟您無關。”

洪誌強想了想,點點頭:“那就辛苦喬小姐了。”

這比他安排人監視好,遠了盯不清,近了得罪人。

城堡後園,烈日灼灼。

秦斯越隨手從誌願者那拿了頂帽子戴上,很快混入外圍的觀眾席。

喬安安追著他出來,就看到他坐在台階上,凝視著賽場上的身影,俊眉微蹙。

她循著他的視線看去,就見兩個穿著同樣運動服,帶著同樣麵具的人站在場上。

一個在拉弓射箭,而另外一個站在旁邊看戲。

喬安安愣了一瞬,唇角勾起譏誚。

不用想,她也知道這肯定是顧妙妙的餿主意。

就憑著秦斯越對蘇楠的感情,彆說是帶同樣的麵具穿同樣的衣服,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能認出來。

何況,蘇楠的性格,怎麼會坐以待斃?

“Woo!”

熱烈的歡呼聲中,顧妙妙一箭正中靶心,妥妥的10環。

她回頭,挑釁地衝蘇楠挑了挑眉。

蘇楠大方地做了個鼓掌的姿勢:“不錯不錯,這麼長的時間,總算冇有白準備。我剛纔看了一圈,有競技比賽、體力比賽還有腦力比賽,但都不是我熟悉擅長的。顧小姐準備了這麼多天,花在調查我上麵的,就有一大半吧?”

這女人,是狡猾,一眼就看出來了!

顧妙妙腹誹著,麵上不屑地嗤笑道:“哼,就算冇有那些調查,你也一樣贏不了我!我可不是光頂著個大小姐的稱號,我靠的是自己一手一腳打出來的天下!

不像有些人,含著金湯勺出生,一輩子都是嬌滴滴的大小姐,難不成你還指望我在這賽場上跟你比唱歌跳舞,吟詩作對?簡直笑掉大牙!你覺得那些東西,能拿出來在這裡比試?”

蘇楠無所謂地笑笑:“既然如此,我們還是用實力說話吧!”

“當然。”顧妙妙倨傲地揚起下巴:“到你了。”

蘇楠開始以為她會一口氣連射五箭,聞言隻是微詫了一瞬,就利落地拿起來旁邊的弓箭。

她左手弓右手箭,比劃了幾下。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要射出第一箭的時候,她突然全身放鬆,跳起了舞。

那是幼兒園的啦啦操,是那次運動會上笑笑和小朋友們跳的舞,她當時跟著笑笑一起學的。

動作簡單但充滿活力,一眼就能讓人感覺到蓬勃的朝氣。

現場觀眾先是一愣,跟著就歡呼鼓掌。

幾個動作之後,不少小朋友更是直接跟著蘇楠跳了起來。

比起枯燥的比賽,他們對這個更有興趣。

顧妙妙皺眉,看著蘇楠宛如看著個傻子!

就算嗨翻全場,眾人的歡呼也不能成為比賽的結果。

跳得滿頭大汗,隻會消耗體力,最終發揮失常。

這樣想著,她譏誚地勾了勾唇,等著蘇楠累到虛脫,作繭自縛。

熱鬨的氛圍中,秦斯越微蹙的俊眉舒展,冰冷的深眸中泛起融融暖意。

喬安安此刻也認出來,跳舞的人就是蘇楠。

她看著秦斯越蒼白臉頰上寵溺的笑意,暗暗攥了攥拳頭。

她在鬨,他在笑!

這就是她終其一生最想要的愛情!

這份愛,秦斯越給了蘇楠,從此眼裡再容不下旁人!

賽場上,蘇楠手舞足蹈,目光環視全場,很快在人群中鎖定了那抹挺拔的身影。

即便隻是最簡單的黑白色,即便跟所有人一樣帶著遮陽帽,她還是一眼認出他!

四目相對,周圍的眾人喧鬨全部虛化為背景,他們眼中隻有彼此。

蘇楠虛假地搭弓射箭,衝著秦斯越的方向做了個愛心發射的動作。

秦斯越溫和淺笑,將那顆心揣進緊貼著胸口的位置,無聲地動了動唇。

蘇楠彎眸大笑,裂開一口潔白的貝齒,跳舞的動作越發活力四射。

顧妙妙看到他們甜蜜的互動,氣得咬牙切齒:“蘇楠,你跳夠了冇有?要是不敢比,我可以宣佈你認輸……”

“咻——啪!”

她話音未落,蘇楠突然一個轉身,拉弓射箭。

彷彿是眨眼之間,鋒利的箭矢就牢牢地釘在了箭靶上。

箭尾上的羽毛輕顫,穩穩的10環。

顧妙妙的聲音戛然而止,全場一瞬寂靜。

等到眾人反應過來,全都站了起來,齊刷刷地鼓掌喝彩!

明顯比剛纔顧妙妙那箭更震驚、更熱情!

“太厲害了!”

“她剛纔都冇有看箭靶吧?”

“簡直神了!”

“……”

蘇楠謙虛地衝著眾人揮手致意,轉眸看向顧妙妙,眼底多了一抹挑釁:“顧小姐,承讓了!”

顧妙妙頓時火氣:“你怎麼做到的?”

她明明應該冇有力氣,握不住弓箭纔對!

蘇楠淡淡勾唇:“你剛纔不是說跳舞能乾什麼?跳舞能幫我積蓄力量,讓我更加精準。”

顧妙妙知道這不是真話,但看蘇楠的架勢,也知道自己問不出真話。

她肯定作弊了,隻是自己現在冇有證據!

顧妙妙想了想,咬牙:“還有四箭!你不許再跳舞,我們一人一箭,限製時間。”

蘇楠把玩著手中的弓,連看都冇看她一眼,淡淡道:“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