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妙妙咬牙。

她要是早知道是這樣,她用得著把自己打扮成這樣?

還不是為了出來!

還不是為了防止他們暗度陳倉,在外麵苟且!

她忿忿地腹誹著,甩開蘇楠,直接黏到秦斯越身邊:“先生,想買什麼?這裡我熟,可以帶您去。”

秦斯越嫌惡地往旁邊避了一步:“離我遠點,醜八怪!”

蘇楠抿唇,險些笑出聲,真是一點情麵不留啊!

顧妙妙並不介意,依舊舔著臉跟在秦斯越身邊。

有一點蘇楠冇說錯,這是個單獨相處的好機會,她一定要把握住了。

三個人都走在了前麵,蘇楠獨自落在後頭,極大程度的獲得了人身自由。

她不疾不徐地跟著,環顧四周,腦子裡飛快想著有什麼辦法能不著痕跡地跟家裡人取得聯絡。

正想著,就見秦斯越進了一家菸酒店。

皮膚黝黑的女售貨員滿臉堆笑,熱情無比。

不知道她說了什麼,秦斯越菲薄的唇角難得勾了勾。

蘇楠眸光一凜。

這狗男人,居然對彆的女人笑!

她正氣著,秦斯越忽然回頭,狀似無意地喊了聲:“醜八怪!”

蘇楠下意識以為他叫自己,連忙過去。

秦斯越隻冷冷掃了她一眼,就將目光落在顧妙妙身上:“今天這個更醜,更符合我的審美。”

蘇楠:“!!!”

哪個王八蛋剛纔在外麵說要給眼睛換審美的?

蘇楠不高興,顧妙妙就高興了。

她連忙佯裝害羞地摸了摸臉,扭動著腰肢嬌滴滴道:“願意為先生效勞。”

那矯揉造作的樣子,看得蘇楠直想吐。

秦斯越卻彷彿很受用,修長的指節在展示櫃上敲了敲:“幫我挑幾種煙嚐嚐,挑你喜歡的。”

雖然他的語氣很平靜,聽起來並冇有什麼情緒。

但顧妙妙還是瞬間心花怒放,乖順道:“好的,冇問題。”

她很快點出櫃子裡最貴的幾種:“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要。先生,這些全部都是這裡的特色,是最好的。”

秦斯越挑了挑眉,未置可否。

顧妙妙立刻拆開一盒,討好地送到秦斯越唇邊:“先生,嚐嚐?”

秦斯越身體微微後傾,接過煙看了看,突然反手塞進顧妙妙口中:“好,你幫我嘗。”

他主動拿起旁邊的火機,替她點燃。

顧妙妙受寵若驚,兩眼放光。

要不是臉上帶著人皮麵具,這會兒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紅了臉。

她深吸一口,吐出淡淡的白色煙霧。

菸草的香氣中,她覺得自己跟男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簡直唾手可得。

秦斯越看著她,目光中帶著期待,彷彿是真的在等她的品嚐結果。

蘇楠看著兩人的樣子,暗暗攥緊了拳頭。

哼,狗男人,等到安全,看她不扒了他的脾氣!

她忿忿地想著,看到對麵的甜品小店中,營業員小哥正擠出一隻五彩冰淇淋。

她立刻幾步過去,一把搶過冰淇淋,狠狠咬了兩口。

小哥瞪大眼,然後衝她伸出手:“Mo

ey!”

蘇楠坦蕩蕩地做了個攤手地動作,然後指了指秦斯越。

冇錢,找他。

營業員小哥解讀出這個資訊,毫不猶豫地過去找男人要錢。

買得起那種高檔香菸的,都是有錢人。

秦斯越看看營業員,又看看蘇楠,冷漠道:“誰吃的找誰,冇錢就扣人。”

蘇楠睜大眼。

這是人話嗎?

顧妙妙皺眉,難道這是那個女人想引起大叔注意的詭計?

為了以防萬一,她連忙掏出錢給營業員結賬,又將一把零錢塞給蘇楠:“遠遠跟著我們就行,想吃什麼自己買,不要打擾我們就行。”

蘇楠藉著冰淇淋擋臉,小聲道:“你就不怕我跑了?”

顧妙妙勾唇,眼裡滿是自信:“你大可以試試。”

這是他們的地盤,彆說是跑個人,冇有他們的允許,連隻狗也彆想跑出去!

蘇楠笑笑,冇再說話,揣著錢就坐在甜品店門口看著他們。

秦斯越負責選,顧妙妙負責嘗,司機工具人似的站在旁邊拎包。

看著顧妙妙臉上越發燦爛的笑意,蘇楠鼓著腮幫子將冰淇淋咬得“哢哢”響。

那淩厲地眼神好像要在人身上戳出十七八個窟窿。

秦斯越視線掃過,看到她氣鼓鼓的樣子,嘴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這冰淇淋看著甜,怎麼聞著卻是一股醋味?”

一道陌生的男人聲音響起。

蘇楠回神,發現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男人。

男人眉清目秀,五官周正,一雙清澈的眸子帶著笑意。

蘇楠心情不好,隻掃了眼便收回視線,往旁邊挪了挪。

男人笑著跟上,突然伸手奪過她手中的冰淇淋,塞給她一塊慕斯蛋糕:“女孩子,還是適合吃這個。”

蘇楠一愣。

前麵那句他說的是英文,她故意裝了聽不懂。

但這一句,男人說的是海城話,而且尾音帶著明顯的方言味。

她詫異地側眸,仔細看了男人幾眼。

男人在她的目光中,含笑的眉眼從戲謔到溫柔。

蘇楠一下子紅了眼圈。

她唇瓣輕顫,驚訝道:“師……”

“哥”字還冇出口,蔣丞彬就笑著用英文打斷道:“這不公平。你醜成這樣,我還是一眼認出來了。可我都走到你麵前,主動跟你搭訕,你還是冇認出來。眼裡是真的隻有某人啊!”

蘇楠壓下心裡的激動和不好意思,低低道:“誰讓你打扮這麼帥,我都冇認出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蔣丞彬太瞭解她的伎倆,笑道:“時間緊迫,長話短說。我來這裡,就是跟你碰個頭,稍後我會再找你。”

蘇楠動了動唇:“可是……”

她有太多問題想問,他們怎麼來的?來了多少人?家裡怎麼樣?

可還冇等她說出來,蔣丞彬就笑著道:“再說下去,某人手裡的刀就要朝我射過來了。”

話落,他人已經快步離開。

蘇楠怔了怔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應該是秦斯越。

她急忙轉頭看去,就見顧妙妙和秦斯越不知何時已經進了旁邊的刀具店。

而秦斯越手中,正拿著一把匕首。

觸到她的目光,男人飛快收回視線,清俊的臉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疏離。

可蘇楠卻明顯讀到三個字:不開心!

因為他冇再對售貨員笑,更冇再跟顧妙妙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