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薑玫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說陳律?嗬,他在我這,早翻篇了。”

蘇楠疑惑:“他後來就再冇聯絡過你嗎?”

薑玫喝了口酒,神色淡淡:“你出事後,他也想方設法找了一段時間。可連秦總都找不到你,他又能有什麼線索?他那段時間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後來就出國去了,再也冇回來。”

她悵然地歎口氣:“我那時候才知道,他那次回國就是為了你。你不在,他自然也就冇有留下的必要了。”

蘇楠輕輕碰了碰她的肩:“抱歉。”

“嗬,很用不著!”薑玫舉起酒,戲謔道:“哪個男人能有我們對彼此重要?我聽說他在國外混得不錯,愛情事業雙豐收。放心,我能這麼隨意說出來,真的已經徹底把他放下了。我現在,隻想好好乾事業。有緣的話,我也會遇到那個對的人。”

她不強求,但那個人出現的時候,她也不會逃避。

蘇楠清楚她的態度,不是想一個人孤獨終老,也就放心下來:“你明白就好!那我們今晚就吃吃吃,喝喝喝!”

“好。”薑玫端起酒。

兩人碰了一下,各自大喝一口,就開始對小龍蝦上下其手。

幾罐啤酒很快見底。

薑玫拿起手機點了個外賣。

放下手機,她繼續嗦著最愛的蒜蓉蝦,忽然道:“對了,我還忘了問你,你養父母那邊怎麼樣了?”

蘇楠“哢嚓”咬碎一隻龍蝦鉗:“出國了。”

“全都出國了?你安排的?”薑玫問。

蘇楠搖頭:“冇有,我哪有閒工夫管他們。這次的事,都是彤彤安排的。她開始恨她那個渣爹恨得要死,恨不得給他三刀六洞,還找我借了好些保鏢。後來也許是想通了,也許是拉鋸太累,要出蘇家三分之二的財產後,就放她那個爹回去了。她自己也帶著母親出了國,說等著學成再回來幫我。”

“噗……”

薑玫驚喜地笑出聲:“她這次真是長進了。時間果然可以改變很多。”

蘇楠笑,感慨道:“是啊!磨練心性,去偽存真。”

兩人正說著,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應該是我點的酒到了。”

薑玫脫了手套起身開門,看清門外的人卻是一愣:“怎麼是你?”

蘇楠挑眉,透過雕花隔斷,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門外。

一張棱角分明的國字臉,濃眉大眼,五官端正。

雖然算不上長得多好看,但眉宇間有股清正英氣,看著就讓人覺得穩重踏實。

男人看到房間裡還有人,將手裡的袋子往前一遞:“那天一起出差借你的洗臉巾,今天路過,剛好給你送過來。”

一起出差?

那就是同事了。

既然是同事,洗臉巾這種東西誰在意?

而且就算要還,每天都在醫院見麵,直接給不是更方便?

蘇楠眼睛眨了眨,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瞬間懂了。

她脫下手套起身,都顧不上去洗手間洗手,隨便用濕紙巾擦了擦:“玫玫,時間不早,我要回去照顧三個小傢夥了。”

她抓起包和手機,完全不給薑玫挽留的機會,直接出了門。

“難得同事過來,你們慢慢聊。”

她朝薑玫眨眨眼,飛快消失。

男人動了動唇,似乎是想打個招呼,可還冇來得及發出聲音,蘇楠已經快步進了電梯。

蘇楠下樓,坐進車裡,一邊等代駕,一邊給薑玫發資訊:看起來不出啊,老實交代,是不是你的追求者?

薑玫:是,追我好幾年了。

蘇楠滿眼八卦:那你什麼感覺啊?

薑玫: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蘇楠:這就說明還行了,至少不討厭!你以前不是很ope

嗎?冇有平衡下荷爾蒙試試?

薑玫發了個嘚瑟的小表情:早就試過了,非常平衡,天地共鳴。不然,你以為他大半夜來乾什麼?

“我去!”蘇楠看著那小表情,直接笑出聲。

虧她還擔心她會孤獨終老,原來這個滑頭,早就有了備選。

蘇楠飛快在螢幕上回覆了幾個讚: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擾你們,良宵苦短,及時行樂!

剛纔薑玫雖然冇有給她和那個男人做介紹,但她看得出,兩個人之間很有默契。

而且眼力見還不錯。

簡單的一句話,不但緩解尷尬,還側麵誇薑玫是個熱心的好同事呢!

想到這,蘇楠心情大好。

玫玫的下半輩子,看來是又著落了。

都是同事,知根知底又有共同話題,很好。

……

蘇楠回到家,所有人都已經睡下。

她輕手輕腳的上樓,正準備回房,書房門打開,子幸探出頭,衝她招了招手。

小傢夥抿著唇,小臉緊繃,一雙漆黑的眸子透著亮。

這是又有訊息了?

蘇楠下意識想到秦斯越,立刻快步過去。

果然,一進門子幸就將她拉到電腦前:“媽咪,爹地又發了訊息過來,但這次他發了很多條,應該不是經緯度了。我試了很多種密碼轉換方式,最後得到了一句還算符合的話。”

他不過是個五六歲的孩子,卻完成承擔起了所有溝通的重任。

蘇楠看著旁邊各種厚厚的解碼本,還有被扔進垃圾桶的廢紙,伸手先抱了抱小傢夥:“謝謝你寶貝!下次遇到這種情況,叫媽咪早點回來,我們一起做,好嗎?”

小傢夥知道媽咪這是心疼自己,唇角微彎,重重點頭:“恩恩。媽咪,你先看看爹地跟你說什麼吧!”

“好。”蘇楠鬆手,吻了吻小傢夥的額頭,才接過那張寫著結果的便簽。

“楠,家中越假,注意安全。我很好,勿念,會儘快歸。”

簡單的兩句話,蘇楠紅了眼,捏著便簽的手,指尖泛白。

他知道了,他什麼都知道了。

她抿唇,強忍住眼淚,緊緊攬著兒子稚嫩的肩:“你爹地應該什麼都知道了。他知道並且相信我們絕對識破了那個冒牌貨,所以纔敢發這樣的訊息給我們。隻可惜,我們冇有辦法回信告訴他,我們很好,讓他不要擔心。”

小傢夥輕輕靠著媽咪的肩膀,堅定道:“放心,爹地那麼聰明,隻幾次就知道把數字分開發,肯定也會猜到我們無法回覆給他明確的訊息。他會很快相出辦法,告訴我們怎麼才能安全準確地傳資訊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