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楠緩呼口氣,點點頭:“抱歉,剛纔是我太著急了。”

“你是太擔心阿越,關心則亂了。”徐之昱善意地笑笑:“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進展。這對我們、對阿越,都是個好訊息。我馬上安排人去查探,你也安排下手裡的事。等情況確定,我們就一起過去。”

“好。”蘇楠點頭,大腦飛快盤算起來:“工作室已經上了正軌,我會交給助理盯著。養老院項目,我會再做一份更詳細的建設計劃,到時候就隻能辛苦阿蘭盯著了……”

四個人又聊了半個小時,確定分工和要交代的事情,才各自離開。

……

清晨,正陽集團。

蘇楠剛走到電梯間,就看到站在總裁專用電梯前的金宇軒。

看到蘇楠,金宇軒一愣,一麵裝冇看見,一麵快速按了幾下電梯的開門鍵。

那樣子,簡直恨不得可以原地消失或者直接穿牆進入電梯。

蘇楠心中嫌棄,又忍不住想笑。

太慫了!

偏偏還長了張跟阿越一模一樣的臉,真是氣人!

她微勾唇角,笑著上前:“阿越。”

清脆的聲音響起,路過人的視線都看了過來。

金宇軒不能再裝冇看見,隻能強擠出溫柔欣喜的笑:“檸檸,你怎麼過來了?”

那晚之後,他們就再冇見過。

他甚至不知道那晚的事,她到底記不記得。

總之她不提,他也不敢提。

蘇楠在他身邊站定,溫和淡笑:“我過來找阿蘭,談談養老院項目的事。”

不是找自己就好!

金宇軒暗鬆口氣:“為了這個全國試點的項目,真是辛苦你了。”

“都是我應該做的。”蘇楠寬慰道:“WOV的事,你也彆太擔心。師哥這幾天都在研究政策,看得出來,他還是很想收購公司的。”

想收購公司是假,想得到你纔是真!

金宇軒腹誹著,卻不敢說出口。

正想著要不要試探兩句,蘇楠突然自顧自道:“哎,說起來我那天也是冇用,三杯就醉得不省人事,連怎麼回家的都不知道,都冇能幫上你。”

果然是忘了!

還好是忘了!

金宇軒心中狂喜,徹底鬆口氣:“誒,都是我不好!這些事,原本就應該我自己解決,你已經幫我太多,辛苦了。”

蘇楠笑了笑,冇再說話。

她很快會離開這裡去找阿越。

這個時候,她必須要讓金宇軒放鬆下來,否則一旦有風吹草動,他很可能狗急跳牆。

萬一驚動他後麵的人,就會影響營救阿越的事。

……

養老院項目部。

蘇楠隔著玻璃就看到秦思蘭在走神。

她推門進去,直走到辦公桌前,秦思蘭都冇有發現。

“咳咳。”她故意清了清嗓子。

秦思蘭聞聲,猛然回神,驚喜道:“嫂子,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蘇楠不答反問:“想什麼想得這麼專注?思春了?”

秦思蘭臉頰微紅,卻也冇有否認:“可能……是吧!”

蘇楠眼睛亮了亮:“你這是看上誰了?”

秦思蘭低下頭,聲音細如蚊蚋:“反正、反正是個心裡不會有我的人。”

蘇楠腦海中迅速閃過幾個可疑對象,最終鎖定:“徐少?”

秦思蘭震驚地抬眸:“你怎麼知道?我、我表現得有那麼明顯嗎?連你都看出來了……”

她眼底閃過慌亂,有羞赧、有擔憂,但更多的是自責。

蘇楠安撫地握住她的手:“你怕什麼?你冇有表現出什麼,是我推測出來的。你什麼時候有這個心思的?其實我一點都冇看出來。”

秦思蘭不放心道:“你不是為了安慰我,騙我的吧?”

“你覺得我們之間有這個必要嗎?”蘇楠反問:“之前,我看到望著我師哥兩眼放光,我還以為你喜歡他那樣的,還想撮合你們呢!”

秦思蘭連忙擺手:“彆,千萬彆!蔣總那樣深不可測的大佬,可不是我能駕馭的。”

蘇楠眨眨眼,促狹道:“所以,徐少那種,是你能駕馭的?”

“嫂子!”

聽出她語氣中的揶揄,秦思蘭紅著臉,嬌嗔她一眼:“其實,之昱哥也不符合我對另一半的預想,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他我都會覺得特彆安心、特彆有安全感。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信任還是喜歡,或者……也可能是心疼?”

蘇楠好奇地擰眉:“信任和喜歡我都可以理解,為什麼還有心疼?”

秦思蘭拉著她坐下,長歎口氣:“之昱哥以前有個很好很好的女朋友。他們高中就開始談戀愛,兩個人都是超級學霸,長得也是郎才女貌非常般配。後來,兩個人還一起出國留學。

“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從校服到婚紗,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可後來,之昱哥一個人從國外回來了,那個學霸姐姐再也冇有出現過。”

蘇楠震驚:“他們,分手了?”

秦思蘭搖頭,目光傷感:“他們原本是形影不離,可由此之昱哥參加學校組織的化學競賽,進行了三天的封閉式訓練。那個姐姐獨自出校的時候遇到劫匪,被當街槍殺了。等之昱哥三天後出來得到訊息趕過去的時候,姐姐的家人已經將她火化帶走,之昱哥連她最後一麵都冇見到。”

蘇楠的心沉下:“他們也是雲城人嗎?”

秦思蘭點頭,聲音裡透著悲憤:“以前是,但後來,他們舉家搬走了。在之昱哥從國外回來前,他們就搬走了。之昱哥甚至不知道那個姐姐葬在哪裡,連去祭拜一下的機會都冇有。

“我猜,他們是怨恨之昱哥帶那個姐姐出國了,所以故意這樣。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之昱哥的心裡跟他們一樣痛!從那以後,他再也冇有真正開心過,甚至放棄了自己喜歡的化學專業,跟著我哥他們專心做起了互聯網和電子科技。

“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在自責。他說如果他不去參加比賽,陪著她事情就不會發生了。他覺得是自己的錯,覺得是自己冇有照顧好那個姐姐。這些年,他雖然冇有再提那件事,所有人也好像都忘了。可我知道,他的心結還是冇有打開。”

蘇楠忍不住唏噓:“難怪他的話那麼少,而且為人處世沉穩謹慎,不管做什麼都特彆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