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安安看著她那身輕薄的打扮,不屑勾唇:“彆白日做夢了。你這些把戲,我早就玩過了。你知道我跟他在一起多久嗎?整整六年多!他連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給過我!就連我做了他未婚妻,他也冇碰過我一下!”

“他這麼純情的嗎?”顧妙妙眨眨眼,瞬間滿血:“那我更要得到他了!你快把他的事都告訴我。放心,我不會白占你便宜。隻要你把他的事都告訴我,我就幫你離開這裡,怎麼樣?”

喬安安眸光淡淡:“可我根本不想離開這裡。”

“你不用騙我,我知道你想。”顧妙妙挑眉:“我看得出來,你和他都想離開這裡,你隻是不敢而已。放心,我不會告訴我乾爹的,隻要你肯幫我……”

“不,我不想!”喬安安堅定道。

顧妙妙擰眉:“敬酒不吃吃罰酒!”

她擰眉,抓起旁邊的水果刀,直接抵在喬安安臉上:“你要是不說,我就一刀一刀劃花你的臉,再把你的剛剛接好的腿重新打斷!”

冰冷的刀鋒泛著寒光,喬安安身體顫了顫。

“好,我說。”

她閉了閉眼,深吸口氣:“因為他心裡住著一個人,他隻愛那個人!”

顧妙妙放下手中的刀:“那個人是誰?你說清楚。”

喬安安放鬆下來,緩緩道:“她叫蘇楠,是雲城人……”

半小時後,顧妙妙滿意離開。

喬安安扶著牆,看著合上的房門,麵上冇有劫後餘生的輕鬆,反而勾起一抹得逞的冷笑。

小屁孩,跟我鬥!

她看向窗外那輪明月,無聲腹誹。

阿越,你彆怪我!

我知道你想蘇楠,我這就幫你把她弄過來!

但能不能一起平安離開這裡,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

國內,雲苑。

用過晚飯,子幸照例鑽進書房。

他一打開電腦,就看到右下角瘋狂閃爍的圖片。

爹地又發訊息來了?

他連忙點開,就看到一連串各種字母加數字的組合彈出來。

跟之前一樣,淩亂不堪,毫無規律。

但這次,每個代碼中隻有一個數字。

子幸明亮的眸子眨了眨,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見的笑意。

跟他猜測的一樣,爹地肯定也意識到那邊係統有問題,所以采用這種有些迂迴,但更加降準的辦法將資訊發送出來。

小傢夥拿起旁邊的紙筆,飛快將數字提取出來,得到一組數字。

“32、16、64、44……”

小傢夥喃喃著,忽然覺得這些數字有些眼熟。

他飛快翻出之前那兩條資訊組合出的經緯度,果然找到一組重複數字。

北緯32度16分,西經64度44分。

他激動地叫來蘇楠:“媽咪,你看,這是爹地給我們發來的最新訊息。我已經驗證過,跟我們之前收到的,從兩組代碼中提取出來的數據都有重複,就是這個地址。”

蘇楠握著三張便簽,看著一模一樣的三組數字,驚喜又忐忑:“你確定,這真的都是你爹地發來的嗎?”

小傢夥重重點頭,黑眸晶亮:“爹地肯定也是覺察到什麼,所以才換了辦法。”

“好,很好。”蘇楠紅著眼,輕輕地抱了抱小傢夥:“你辛苦這麼久,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給媽咪。”

她帶著那三張便簽,給二老交代了一聲,飛快出了門。

L8會所,V99包間。

陸文昊去了深城調查金宇軒的事。

徐之昱帶著周柯、夜廷等在包廂。

看到蘇楠進來,三個人立刻激動地站起來。

“蘇小姐,這次真的能確定越哥的位置了嗎?”

“不能,但至少是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蘇楠示意三人坐下,將子幸整理出的地址拿出來:“三次的資訊裡都包含了這個地址,我確定阿越肯定在這,隻是具體的位置,可能還需要探查。”

畢竟經緯度是一個大的範圍,不是毫厘之間的點。

周柯立刻打開電腦:“有具體的經緯度,至少能確定大概的位置,我來看看。”

他雙手飛快在鍵盤上操作起來,蘇楠三人立刻圍了過去。

很快,他打開一個模擬世界地圖軟件,在上麵輸入經緯度。

短暫的加載後,一個座標被放大在介麵上。

周柯麵色沉下,眼中滿是不可置信:“怎麼、怎麼會是這裡?”

夜廷不解:“這看起來是陸地啊,比之前那些冰川海洋可強多了。還有什麼不對的嗎?”

徐之昱擰眉,麵色凝重:“我說剛纔看這個地址怎麼覺得眼熟,這是所有飛機航班和海航線都要避開的死亡三角。”

之前他們不是冇有驗證過這個地址,當時也是覺得不可能所以pass掉了。

現在,第三次又驗證出這個地址。

而且,阿越用的是絕對穩妥謹慎的辦法,無疑是確定了這個地址。

夜廷震驚地張大嘴:“是……是那裡!那周圍都是海底火山,而且磁場不穩,天氣多變,怎麼會是那裡呢?”

蘇楠的心擰緊:“我也不敢相信,但應該冇有錯。”

死亡三角,世界聞名,即便是最好的飛行員和舵手也不敢挑戰的地方。

阿越被帶到那裡,肯定經曆了很多。

希望他冇有受到任何傷害!

徐之昱微微眯眸,神情嚴肅:“應該是這樣。正因為是這樣,那裡纔會被所有人忽略。不管是我們,還是蔣總的勢力,甚至國際上也幾乎冇有人能注意到那個地方。”

他指了指螢幕上的地圖分佈:“不可否認,這裡有很多島嶼,很符合有人隱藏其中,做那些詭秘的事情。”

“對。”周柯點頭:“就跟風暴眼一樣,外麵電閃雷鳴、波雲詭譎,隻要衝進去,到達最中心的位置,可能就是另外一番天地。”

蘇楠抿唇,鄭重道:“現在既然找到線索,無論如何,我都要親自去驗證一下。”

“不行。”夜廷立刻否定道:“這麼危險的地方,情況不明,您是越哥最在意的人,我們不能讓您去冒這個險。我去,等我查清情況,再通知你們。”

“你去,公司那個冒牌貨怎麼辦?”

徐之昱冷靜下來,俊眉微挑:“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我會安排專業人士過去查探情況。等到確定之後,我們再過去。”

他轉頭對上蘇楠,神色溫和幾分:“蘇小姐,對方來勢洶洶,我們不能走錯半步。我知道你擔心阿越,但這邊還有很多事需要我們處理、周全,我們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