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61章 新婚

-

噢?原來如此。喬以笙靜待他的後文。

“現在……”陸闖煞有介事地拖長音。

現在,改為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喬以笙的心裡默默地接茬,替他回答。

陸闖卻猝不及防地轉移話題,問:“喬圈圈,做好準備冇?”

啊?做好什麼準備?疑問冒出的同時,喬以笙發現,蜿蜒前伸的道路兩側植被變得低矮,不再是高大的森林,視野逐漸開闊。

映入她眼簾是的一座歐州中世紀風格的城堡,掩映於繁茂綠樹間,莊重而幽靜。

愈發令人感覺,宛若置身於仙境,或者誤入了夢幻的童話世界。

兩匹大白馬似乎都變得比先前威風凜凜。

不多時,它們帶著馬車穿行過修剪整齊的綠坪,停在噴水池前的空地上。

十位身穿製服的男女傭工整齊劃一地分成兩列排開,候於美輪美奐的複古大門處。

陸闖率先從馬車上跳下去,微微欠身,朝還在馬車上的喬以笙伸出紳士手,漆黑的眼眸注視她:“歡迎公主回家。”

笑意盈滿喬以笙的眉梢眼角。揣著好奇與期待,她將手放到他的掌心。

熨帖的溫熱即刻包裹她的手指。

喬以笙收攏五指,反握住他,穩穩地踩到地麵上。

陸闖牽著她,一起往裡頭。

喬以笙都做好了細細參觀城堡的準備,結果進入優雅奢華的大廳後,她冇仔細瞧上兩眼,陸闖就讓她先跟著女傭工去。

“一會兒彙合,喬圈圈,彆太想我了。”陸闖狡黠一笑,帶著男傭工們走向相反的方向。

喬以笙丈二和尚一般被女傭工們簇擁著,進入一個房間,摁坐在梳妝檯前。

三、五位化妝師、造型師,很快圍繞著喬以笙,展開他們的工作。

喬以笙又搞不懂陸闖在玩什麼花樣了。

今天不是給她過生日嗎?現在不是帶她來島上拆生日禮物嗎?眼下這麼大的陣仗,總不會是公主進城堡還得有公主的模樣吧?

等她的妝容畫得差不多,造型師將旁側的隔簾拉開,推出要給她換上的衣服時,喬以笙的滿腹疑問基本得到瞭解答,她整個人也怔於當場。

婚紗……

而且,是她之前在霖舟試穿過的那套婚紗……

半晌,喬以笙於恍惚間斂神,她正站在寬大的落地鏡前。

對比她上一回的試穿,婚紗又有了些修改。

精美的刺繡與提花增添了卡肩和腰部的細節,頭紗扣在她盤起的髮絲,曳地的裙尾呈現著白紗柔軟質地的細膩光澤。

喬以笙很清楚自己散發著動人的美,而她的心裡彷彿有什麼東西燎起。

房間從另一側打開它的另一扇門。

喬以笙看見了巴洛克風格的門廊下,背身而立的男人,有著挺括寬厚的肩背,結實緊緻的腿型。

聽聞動靜,陸闖轉過身來。

純白燕尾西服的修身裁剪將他的身形勾勒得愈發挺拔俊朗。

斑駁的陽光自綠葉的縫隙間泄露而下傾灑他的肩頭,他單手插在口袋裡,帶著他慣有的肆意不羈,逆著光看向她。

四目相接的刹那,喬以笙的眼眶微微發熱:“哪有你這樣給驚喜的?”

“不行啊?”陸闖走來她的跟前,瞳仁深處倒映的光芒裡搖曳著她的麵龐。

喬以笙輕聲抱怨:“我自己的婚禮,我一直被矇在鼓裏,到最後關頭才知道,一點參與感也冇有。”

“你可是新娘,有誰能比你更有參與感?”陸闖眼裡的光比此刻春日融融的陽光更為溫煦。

他抬起手,手指在她的額角留下熱燙,輕輕拂過她的頭紗:“婚禮本來就應該是我為你準備,你唯一的任務,就是享受當新孃的快樂和幸福。”

所以,婚禮,其實纔是他從前一段時間開始偷偷在琢磨的事情,纔是他送給她的,真真正正的生日禮物。

喬以笙完全明白了,心中有萬千的話,哽咽於喉間。

微風吹起陸闖額前的幾縷碎髮,他握住她的手。

喬以笙戴著手套,隔著絲質布料,他手掌的觸感雖不比平時明晰,但來自他身體的熱度仍舊通過他的手指源源不斷地傳遞過來。

她的手指摸過他的虎口,攀上他分明的骨節,一根一根地插入他粗糲的手指,逐漸扣緊。

陸闖的視線又將她此時此刻身穿婚紗的模樣逡巡一遍,斜勾的唇角彰顯著他美好的心情。

將她的手臂挽上他的臂彎,兩人手指依舊貼合交扣著,陸闖帶著喬以笙穿行藤蔓攀爬的綠意清新的長廊。

長廊的儘頭,放眼望去,成片的薰衣草花海。

和常見的紫色不同,這裡的薰衣草是藍色的。

因為浪漫的特征和美好的寓意,薰衣草常常被用在新婚典禮上。但喬以笙不清楚藍色薰衣草是否有什麼特彆。

陸闖主動為她解讀:“藍色有心心相印的意思,喬圈圈記住了。”

喬以笙問:“不記住又怎樣?”

陸闖斜睨眼:“你的表情就是認為,我不能拿你怎樣?”

喬以笙:“難道我的‘認為’不是事實嗎?”

“……”

她也是很佩服自己和陸闖了,這種情況下還能邊走邊展開毫無營養的對話。

沿著花瓣鋪就的地毯,他們走過一道道花門。

空氣中是日曬的青草香結合薰衣草花香,徜徉悠揚歡暢的交響樂聲。

跨過最後一道花門時,“砰砰砰”,綵帶、禮花噴射向半空。

和佈滿鮮花、氣球的儀式現場,以及負責現場演奏的管絃樂隊,一同跳入喬以笙的眼睛裡,還有一張張熟悉的麵龐。

杜晚卿、戴非與、歐鷗、李芊芊、mia、莫立風、阿苓、大炮。

賓客並不多。

不和其他人比,隻和他們訂婚時的規模相比,可以說是很少了。

但,個個都是她的親友。

帶著最真心的笑容和最誠摯的祝福盛裝出席,見證她和陸闖的儀式。

完全契合喬以笙曾經想象中的婚禮。

無論是陸闖猜中了她的心思,還是陸闖恰好與她不謀而合,都再次驗證了她和陸闖之間的默契。

喬以笙的胸腔又脹脹的,流淌著某種溫暖的情愫。

清風將陸闖的低聲詢問送入她的耳膜:“滿意嗎?喜歡嗎?”

喬以笙轉頭,與他充盈著自信的眸子對上。

他的語調亦自信——未及她給出反饋,陸闖便徑自又道:“一定百分百滿意,百分百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