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48章 溫度

-

是的吧,他說過,那個時候她太困了,半醒半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他的聲音還傳進了她的耳朵裡,字眼是清楚的,但她的狀態是飄忽的,感覺像做夢產生的幻聽,所以醒來後還問他一嘴,跟他確認,結果他否認了。

不過即便他冇講後麵這句話,喬以笙也很確定自己跟他探討過情感和靈感的關係。

她心裡也暗搓搓地思慮過,千千萬萬的情感之中,“Mo”迄今為止的作品裡,似乎還冇有過“愛情”。

那麼莫立風口中所謂的將“Mo”填補完整,會是填補這一塊嗎?

這個念頭令喬以笙大為震驚:莫立風談戀愛了?談戀愛支撐了他的靈感?所以“Mo”出來了,要有新作品了?

她的內心活動一時之間冇控製住表現在了臉上,引發了莫立風的探究:“怎麼了?”

“冇有,”喬以笙收斂心緒,繼續自己剛剛冇講完的話,“師兄,‘Mo’現在要出新作品,不就代表已經度過瓶頸期了嗎?所以,又哪來的江郎才儘?”

莫立風未加言語。

他白皙細長的手指捏在玻璃杯上,杯子裡有冰塊的緣故,杯壁覆著了朦朦朧朧的一層薄薄水霧,襯托得他的手指愈發好看。

服務員開始來給他們送餐。

喬以笙提醒莫立風可以開始吃了。

莫立風這時又說:“出新作品,代表不了什麼,你還冇見過它是什麼樣的。”

“不管它是什麼樣的,隻要是師兄你用心設計的,就一定是好作品。”喬以笙笑笑,主動舉起她的杯子,伸過去輕輕碰了碰莫立風的杯子,“你可是莫立風,你可是我師兄啊。”

她原本想說,“你可是‘Mo’啊”,鑒於他好像還是不喜歡“Mo”的身份,而且他也明確表達是“Mo”的最後一件作品,她便省略了。

莫立風疑似笑了一下。

喬以笙又一次震驚。畢竟莫立風的笑,實屬少見。

可眨眼的功夫,坐在她對坐裡的人仍舊是慣常的冰山撲克臉,喬以笙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了。

“嗯。”莫立風用一個如同機器人固定程式發出的單子音節來迴應她前麵的話。

然後喝了一口被她碰過杯的他的飲料——這個小舉動,喬以笙琢磨出味兒,不僅是他在迴應她的碰杯,也是在迴應她對他的力挺。

翹起唇,喬以笙也呡了兩口自己的杯子。

等主菜上桌,喬以笙換了酒杯,兩隻手合併抓著,鄭重地向莫立風舉過去:“師兄,任何方式表達我對你的感謝,都太輕太輕了。思來想去,也隻能簡單地請你吃這一頓飯。”

“但這頓飯並不是全部。”

“我們師兄妹以後一定還會一直保持聯絡的,對吧?”

“你現在在我心中的位置和我的表哥的是一樣的——不對,你比我表哥的位置要再高一點。”

“反正就是,我以後肯定還有地方會麻煩到你,你以後就跟我慢慢討,我也會在能還你的地方還你的。”

“記得有空多來霖舟,探訪黃教授或者度假都可以。我舅媽做的醬也永遠有師兄你的一份。這次我就給漂洋過海帶了兩罐來,在酒店呢,一會兒回去我就給你。”

喬以笙之前其實打過腹稿的,但現在全忘光了,變成臨場發揮,想到什麼說什麼,樸素得她都感覺誠意不夠。

所以手裡的酒,她原本隻打算意思意思,現在改變主意,一口氣全喝光。當然,敢全喝光,也是因為杯子比較小。

莫立風安靜地注視她額一飲而儘,烏黑短髮下的三白眼添兩分幽邃,眼瞳中渾然天成的清霜,隱約因為倒映的城市燈火而多出一絲溫度。

在她放下酒杯時,莫立風淺淡地點點頭,表達對她的迴應,惜字如金地什麼話也冇講,隨即也換了他手邊的酒杯。

但他是一口一口慢慢喝的。

一經對比,喬以笙自覺顯得她方纔如大黃牛飲水,她心裡不免又怪起陸闖。

和陸闖生活得久了,她的方方麵麵都要被陸闖給入侵了,潛移默化間陸闖影響她的又何止一些言行舉止?

……而既然想到陸闖,喬以笙不由抬頭看一眼夜空。

陸闖現在應該還在飛機上。她冇記錯的話,他改簽的航班,要明天上午才能落地。

視線不經意轉到阿苓和大炮那邊,喬以笙纔看到,阿苓和大炮桌麵上的餐食特彆地怪異。

“什麼呀那是?”喬以笙盯著剛給阿苓和大炮送上桌的兩碗不知道什麼湯,上麵漂浮著黑黑的像是蟲卵的東西。

她的密集恐懼症快被嚇出來了。

服務員自然冇聽懂喬以笙的發問,也忽視了喬以笙的發問。

莫立風替喬以笙解答:“墨西哥菜。得病的玉米產的菌做的。成為墨西哥的黑鬆露。”

喬以笙:“……”她很懷疑阿苓點菜的時候可能隻看明白了“黑鬆露”的英文。

她想告訴阿苓,換點樣子看起來正常的菜,彆吃了。大炮的臉色很差,快吐了的樣子。

結果冇等喬以笙開口,阿苓滿麵好奇地就用碗裡的小湯勺舀起來,送進嘴裡品嚐,並且緊接著就入口第二勺、第三勺……

三兩下就喝光了。

好像那碗湯的味道特彆好。

……是不是特彆好,喬以笙根本不敢從阿苓的反應直接判斷,畢竟阿苓對於食物隻區分能不能吃,不區分好不好吃。

大炮則在阿苓喝完湯之後,也端起了碗。

喬以笙瞧出他的遲疑了,很快便見大炮兩眼一閉,灌進嘴裡,一滴不剩地也喝光了。

喬以笙:“……”

九點鐘左右,用餐結束,一行四人乘電梯從屋頂餐廳下樓。

酒勁有一點點上來了,喬以笙的腦袋些許暈,扶著阿苓的手臂。

莫立風瞥她一眼。

喬以笙注意到了,主動說:“冇事的師兄,我的酒量是不太好。”

因為莫立風也喝了酒冇法開車,他把車鑰匙給了大炮,大炮去取車。

喬以笙由阿苓陪著,和莫立風一起等大炮開車過來。

莫立風指了指不遠處的便利店:“給你買點解酒藥。”

喬以笙怎麼可能麻煩他,連忙道:“阿苓去就可以了。”

阿苓一走,喬以笙的身體冇了支點,稍微晃了晃。

莫立風朝她伸手。

卻有另一道人影飛速奔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