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26章 甲方

-

陸闖說:【就是想當你的甲方爸爸,當一個不懂你設計理唸的甲方爸爸,讓你這個乙方因為對牛彈琴而天天受氣,回家找你老公說理求安慰】

喬以笙氣笑了,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他小心眼地記仇到現在?

不過說真的,喬以笙到現在也不樂意陸闖當她的甲方:【不好意思噢,不會給你氣我的機會,這個項目薛工大概率不接】

陸闖:【嘖,有錢不掙?】

喬以笙解釋,薛素今年手裡的項目已經很多了,暫時接不過來,如果陸闖同意的話,所長會勻給其他兩個設計組。

再者,這種多功能體驗館的建築類型,不在薛素擅長的範圍內。

喬以笙也是好意為陸闖考慮:【陸大老闆,彆感情用事,你就算找其他建築所合作,你老婆也不會介意的,她又不是小氣的人】

她覺得自己猜到陸闖的心思了。

綜合考量,留白並不是此次體驗館項目的最佳選擇,陸大老闆底下的員工必然做過方案給他看。

他就是以這種方式把選擇權給到她手裡,如果她喜歡或者願意做這個項目,他就肥水不流外人田,即便留白不是最佳選擇,他也無所謂。如果她不喜歡或者不願意做這個項目,他就再去挑其他建築所,也就不用特地跟她解釋,為什麼這個項目不找留白。

陸闖還是多問了兩句:【確定不挑戰挑戰?喬圈圈,機會擺在你的麵前,你頂頭上司不做,你就跟著不做了?】

喬以笙笑:【男人,你心裡的小九九我已經摸透了】

陸闖不滿:【嘖,講清楚,摸透我什麼小九九?】

喬以笙打趣:【一心考慮你老婆的小九九】

陸闖被她順了毛,誇讚道:【喬圈圈,你對你老公越來越瞭解了】

喬以笙收起玩笑,認真回答他前麵的問題:【挑戰在我的理解裡,是自己加把勁,跳起來能夠得到。但也要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裡,如果跳起來也夠不著,冇有那金剛鑽就不去勉強攬瓷器活,量力而行,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甲方負責】

【該抓住的機會我會抓住的,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磨練。謝謝你】

結束了認真之後,喬以笙又在末尾故意補了句:【下次有其他合適的機會再合作吧,陸大老闆】

陸闖:【喬圈圈,這麼喜歡喊‘陸大老闆’,今晚讓你喊個夠】

喬以笙:“……”

陸闖冇有嚇唬她,當天夜裡,他們就是把工作中冇能達成的甲方與乙方的關係,補在了床笫之間實現。

產生瞭如下的對話——

喬以笙:“……陸大老闆,還不滿意嗎?”

陸闖:“什麼態度?嗯?才改兩版就受不了了?”

喬以笙:“聽起來您好像不是不滿意我提交的圖紙,而是不滿意我這個設計師?”

陸闖:“嗯?從哪裡感覺到我不滿意你的?你可是我費儘心思花大價錢專門請來的,怎麼可能不滿意?我就是想從各方麵考察,喬工你的業務能力究竟到達哪個層麵的水平。”

喬以笙:“陸大老闆高看我了,我隻是初出茅廬籍籍無名的小建築師,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陸闖:“我現在不是就帶著你在學?圖紙都是改出來的。”

喬以笙:“我可以退還定金,請您另請高明。”

陸闖:“太遲了,喬工,現在不是你說不乾就能不乾的。”

喬以笙:“那陸大老闆說吧,第三版還有哪裡需要修改的地方?”

陸闖:“慢慢磨,喬工,我有的是時間陪你慢慢改出來,改到我滿意為止。”

喬以笙:“辛苦陸大老闆了,還來親自跟我對接工作。”

陸闖:“畢竟是喬工你,除了我,還有會能和你對接?”

喬以笙:“……陸大老闆,時間不早了,要不今晚還是先改到這裡為止?”

陸闖:“喬工,你在求我嗎?”

喬以笙:“……”

陸闖似笑非笑:“求我的話,喬工是不是應該放軟聲音,放軟態度?”

“……”她現在還不夠軟嗎?尤其和他的硬對比之下。她在目前的實際工作裡,哪有遇到過比陸闖更難纏的甲方?

喬以笙蓄著水光的眸子帶著她自己都看不見的嬌媚瞋他一眼:“陸大老闆,資本家的剝削可彆太過分。”

“不剝削的資本家,怎麼能當得好老闆?”陸闖調笑,然後口吻跟哄小孩似的,“乖,喬工,身為乙方,應該全心全力地滿足甲方提出的任何要求。”

喬以笙想說,這個“任何要求”裡,可不包括賣命。眼前閃過白光的時候,她的腦海維持了幾秒鐘的空白,她真覺得自己可能死過去上天堂了。

而在“死”之前,喬以笙記起的是,以前歐鷗曾提到過一個詞,叫做電動馬達。

之後喬以笙是因為陸闖在她耳邊講的話回神的。

更準確點形容,可不是“講話”那麼簡單,而是警告:“喬圈圈,‘大老闆’這個後綴隻能屬於我,以後對你工作上真正的甲方,不許帶上類似的稱呼。”

喬以笙剛剛冇死成,現在又要被他無語死。要她不斷稱呼他陸大老闆的是陸闖,現在完事後反悔和不高興的也是陸闖。男人可真是善變。

永遠喜歡亂吃飛醋,平白無故給他自己添堵。

喬以笙吐槽:“你怎麼不乾脆把‘甲方爸爸’也給壟斷了?”

陸闖還在用紙巾幫她擦著,聞言道:“我有說不壟斷嗎?你隻是快一步搶了我的話。”

他伏上來,啄了啄她的嘴唇:“你工作上的甲方,就純粹是甲方。你的‘甲方爸爸’‘金主爸爸’,隻有我,所有類似亂七八糟的稱呼,隻能用在我身上。”

喬以笙故意埋汰他:“你也就隻能用這種自我安慰的方式假裝和我爸爸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了。”

陸闖的眸子微微眯起,眯出危險的氣息:“喬圈圈,我不信這麼久了你還不長記性,還不知道這種時候應該跟我多講點好聽的話。”

當然長記性,她就是一時忘形,忍不住懟他唄。喬以笙能屈能伸地圈住他的脖子:“陸大老闆您說什麼就是什麼,隻有您纔是我的甲方爸爸、金主爸爸,其他人冇資格享受和您一樣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