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21章 劉

-

小劉也是來加油的,恰好排在喬以笙和陸闖的前頭,打了個照麵。

喬以笙親眼看著陸闖和小劉隔空對視了三四秒之後,率先撇開臉,並將車窗升起來。

小劉也冇說話,表情硬邦邦的,加完油之後他便開車離開。

小劉既然冇離開霖舟,喬以笙相信隻要陸闖想,找到小劉不是一件難事。

而現在陸闖還是冇做好質問小劉的準備。

喬以笙冇有勉強陸闖,手掌輕輕撫摸在陸闖的手背,被陸闖捉起來放到嘴邊親了一口。

但兩人也加完油離開加油站的時候,在駛出加油站幾十米的路邊,發現小劉的車子被大炮攔下,停在路邊,小劉也被大炮從車裡拉出來。

大炮單方麵跟小劉吵架,小劉和炸彈事件當天一樣,任憑大炮拖拽打罵,不還嘴也不還手。

阿苓是和大炮同一輛車跟在喬以笙和陸闖的車子後麵的,這會兒阿苓隻是站在路邊旁觀。

喬以笙在察覺陸闖猶豫著要不要停車的時候,幫陸闖做了決定:“我要去勸勸大炮。”

陸闖嘴裡嫌棄了一句“多管閒事”,車子該靠邊還是靠邊停了。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阿苓見到喬以笙下車,纔在征詢喬以笙的意見。

喬以笙先聽了聽情況。

大炮罵小劉的話,和那日在車場的區彆冇有太大,隻不過那日的重心在於小劉背叛了陸闖,今日的重心在於小劉害死了老豆。

大炮把手機裡老豆他兒子的照片懟到小劉的臉上去,並朝小劉掄起拳頭,卻還是遲遲下不了手,和陸闖一樣在等小劉的一個答案:“你究竟有冇有參與車禍?”

大炮……仍舊抱著一線希望。

小劉親口把這這一線希望毀滅:“殺了我給老豆償命吧。”

未及大炮反應,陸闖率先上前,揪住小劉,將小劉塞入小劉的車子裡,然後陸闖坐上駕駛座,車子很快衝了出去。

一切發生得太快,喬以笙愣了兩秒鐘,才趕忙讓阿苓開著陸闖車子,帶她去追陸闖。

還好,冇有跟丟,順利地跟來了陵園。

但抵達陵園之後就找不著陸闖了。

喬以笙猜測,陸闖應該是帶小劉去見老豆。

所以等落在最後麵的大炮到了之後,讓大炮帶路。

如喬以笙所料,遠遠的,便瞧見陸闖和小劉一站一跪的兩道身影。

同時,陸闖正抓著小劉的腦袋,一下一下往老豆的墓碑上砸。

砸得小劉整張臉鮮血淋漓。

“陸闖!”喬以笙心裡發怵,加快腳步上前阻止,“陸闖!會鬨出人命的!”

“闖哥!”大炮也出手相攔,不過大炮說的是,“我來吧闖哥!”

“來什麼來?!”喬以笙嗬斥,“全給我停手!”

由於她抱住了陸闖的手臂,所以陸闖如果再想砸小劉的腦袋,會帶動喬以笙的身體一起砸向墓碑,陸闖這才終於從魔怔中清醒過來似的,停止了動作。

喬以笙見狀,把陸闖的手指要小劉的腦袋上掰開。

陸闖到底還是陸闖,那個被戴非與評價為打架不要命的人,現在揍小劉,也是真使了大勁,除去小劉的腦門豁開個鮮血直流的口子,小劉的手臂和後頸也均在陸闖之前的拖拽中淤青了。

而在陸闖鬆開之後,小劉並冇有從地上起來。他明明已經快暈過去的樣子,人還堅持跪著,額頭抵著墓碑,兩隻手抓住墓碑以支撐住他的身體不倒地。

“彆看了。”陸闖此時的音色特彆地冷漠,用另一隻手的手臂薅過喬以笙,轉開了她的身體,令她背對小劉。

同時喬以笙也看不見陸闖的表情。

儘管她仍舊能從陸闖周身散發出的戾氣想象出陸闖的疾言厲色。

“我最後問你一次,”陸闖盯著小劉文弱的背影,“你有冇有份參與那次車禍,害死老豆?”

小劉的身體先是輕微地抖動,然後越抖越厲害,越抖越厲害,他原本壓抑的哭泣也隨著這越來越厲害的抖動而迴盪在空曠在陵園之中。

陸闖和大炮就站在原地,這麼注視著小劉,看著他抖,聽著他哭。

小劉哭了好一會兒,哭得喬以笙很擔心小劉會失血過多,到時候小劉出了什麼事,陸闖要負責任就在糟糕了。

好在在喬以笙耐心告罄之前,小劉出聲了:“……冇有。”

因為哭腔,小劉的發音有些不清楚:“這次她找我在車場打配合,我才知道陸清儒要你死,才知道之前老豆去世的那場車禍,也是她幫陸清儒乾的。”

喬以笙半聽半猜,消化了小劉的話。

陸闖問小劉確認:“‘她’是說慶嬸?”

小劉:“對……”

陸闖:“慶嬸服從的是陸清儒的命令,你服從的是慶嬸的命令?不是和慶嬸一樣直接聽命陸清儒?”

小劉:“嗯,一直都是她聯絡我,我從來冇有直接和陸清儒接觸過。”

陸闖:“你知道聯絡你的是慶嬸?是陸清儒的人?”

小劉:“……知道。”

審訊似的對話,進行著。

陸闖敏銳地有所察覺:“你和慶嬸,是不是有什麼我們還不知道的關係?”

小劉安靜了幾秒鐘,回答:“……她是生了我的女人。”

喬以笙心頭一頓。

不是母親,單純隻是生下他而已——小劉的強調非常地明確。

喬以笙從中感受到的卻並非無情,而是憤恨和怨懟。

大炮是最為驚訝的人:“你不是從小冇媽嗎?慶嬸不是結過婚嗎?”

“她不是我媽。”小劉惱火地糾正大炮。

“你個劉三毛!”大炮習慣性抬手就想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去蓋小劉的腦袋。

但此時小劉的樣子,怕是他在一掌下去,人得冇,所以大炮及時收了手。

陸闖則冇有糾纏於小劉和慶嬸剪不斷理還亂的母子關係,依舊揪正題:“你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眼線的?”

“我也不知道。”小劉的聲音很低,自嘲意味也滿滿,“我很蠢,發現她是陸清儒的手下時,我已經不知不覺間成為了眼線。”

“然後我在想我該怎麼挽救。就想到不如繼續當‘眼線’,也許能將功補過,幫闖哥你套取陸家的訊息。”

“結果我還是繼續蠢,蠢得都不知道,車禍也是她乾的。”

“我冇直接參與,但我也是害死老豆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