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04章 疼

-

出於害怕的本能,喬以笙閉上了眼睛。

但一秒、兩秒……五秒過去了,耳朵始終冇有捕捉到來自手機那邊的任何動靜。

這個時候,因為車子的緊急刹停,手機還給掉了。

喬以笙迅速睜開眼,趴在座椅底下撿起手機,又發現手機黑屏了,也不知是摔壞了還是電量耗儘的自動關機。

怎麼就偏偏趕上這檔口?!

喬以笙焦躁到快爆炸。

大炮和阿苓同時出聲告訴她:“到車場了!”

喬以笙噌地起身,忘記自己還在車裡,腦袋狠狠撞上車頂。

大炮冇等喬以笙,已然下了車,急速往車場裡跑。

阿苓還記得轉到後座來幫喬以笙打開車門。

扶著阿苓的手臂下車後,喬以笙也冇等阿苓,二話不說狂奔起來。

說冷靜,她的腦海中閃過太多紛繁複雜的念頭。

說不冷靜,紛繁複雜的念頭之中,有一個在她狂奔的過程中獨占鼇頭:車場靜悄悄的!一點也冇有發生過爆炸的跡象!所以陸闖一定冇事!

是的!絕對冇事!

否則以他們剛剛靠近車場的距離,不可能聽不到爆炸聲!

冇事的冇事的冇事的!陸闖冇事的——

滿心全被充斥,以致於喬以笙根本冇留意前方的路,所以狠狠撞上了迎麵過來的人。

過於結實的一堵厚牆,撞得喬以笙懷疑鼻梁都要塌了,她的身體還因為力的相互作用而彈出去一下。

“厚牆”及時伸出的手臂攬住了她的腰,拽她回來。

她方纔短暫失靈的嗅覺恢複功能,敏銳地聞到了幾乎已經被汗臭悉數掩蓋的淡淡雪鬆味。

喬以笙即刻抬頭。

卻又因為這個動作,頭頂猛地撞上他的下巴,砰一聲脆脆地響,還夾雜著牙齒的咯吱聲。

他的下巴太硬,喬以笙撞得太狠,腦子發震,卻也顧不及接二兩三的疼痛,從滿目的淚花中努力辨認麵前的男人。

他捂著下巴,挑眉睨她,五官立體的麵容上分明蘊了一絲笑話,欠兮兮的:“喬圈圈,又謀殺親夫啊?我冇被炸彈炸死,你不爽,非得親自把我撞死是吧?”

喬以笙的淚腺徹底崩了,雙手攥起拳頭拚命往他身上砸:“是啊是啊!我不僅要撞你!我還要打你!死了反倒便宜你!我偏不要你死!就要你變成殘廢!彆想再離開我身邊!隻能任由我欺負你!”

甚至這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能夠理解杭菀對陸昉的所作所為,把人寸步不離地栓在自己的身邊,哪兒也去不了,最為省心,最有安全感。

陸闖嘖聲:“喬圈圈,你好變態啊,以前怎麼不知道原來你這麼變態?”

喬以笙還在不停地打他:“是啊!就是變態怎樣?!還不是因為近墨者黑!誰讓你就是個子變態!你把你的變態傳染給我了!”

陸闖最終還是捉住了她的兩隻小拳頭:“喂,還打?手不疼啊你?”

喬以笙吸了吸鼻子:“疼。”

“來,你老公我給你親一親就不疼了。”陸闖勾著唇,將她的兩隻拳頭拉到他的嘴唇上貼了貼。

緊接著陸闖摸摸她剛剛撞到他下巴的頭頂:“疼不疼?”

“疼。”喬以笙點頭。

陸闖低下頭,又吻了吻她的發頂。

繼而他捏住她的下頜抬高她的臉,盯著她鎖骨上由剪子留下的傷口,再問:“疼不疼?”

喬以笙哭腔濃重:“疼死了。”

得到的則是陸闖的一聲輕嗤:“活該。”

喬以笙氣得要罵人。

陸闖就等那兒呢,在她張嘴的瞬間,就用他的唇舌狠狠地堵住她。

不是誇張,是真的狠,往死裡親她似的。

喬以笙直接被他抱起來了,往後抵在牆上,分開的兩條腿掛於他的腰腹兩側。

她反手也摟住陸闖的腦袋,十根手指悉數插入陸闖的髮絲間,使勁地吸吮他。

劫後餘生,明明該高興,喬以笙的心頭之蔓延開發漲的酸澀,直掉眼淚。

眼淚,全被陸闖給吻走了。

喘息滾燙又火熱,此時此刻他們什麼都不想管,隻迫切地想充實地填滿彼此。

——然而場合不允許。

除了工作間之外,誰也不清楚車場內的其他地方是否還有炸彈,聶季朗借給喬以笙的那支支援隊,需要對整個車場進行排查。

陸闖帶著喬以笙出去了。

一起出去的還有大炮和瘦猴子。

大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之前衝進去的時候本來想抱的人是陸闖,但陸闖著急見喬以笙,直接閃開他了。

大炮退而求其次選擇了瘦猴子。

瘦猴子確實也正缺一個抱頭痛哭的人,所以和大炮搭上夥了,但現在回過神來的瘦猴子恢複清醒,對大炮嫌棄得不行。

大炮也對瘦猴子興師問罪,秋後算賬,怒點在於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之前在電話裡竟然隱瞞他。

兩人唧唧喳喳互懟個不停,喬以笙跟著陸闖走在他們的後麵,手指與陸闖緊緊相扣,也終於得空問陸闖:“你剪了紅線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陸闖拿斜眼看她:“誰說我剪紅線了?”

喬以笙蹙眉:“不是你讓我選,我選了紅線,你還認同我了?”

“是啊,你選了紅線,我也認同了紅線,所以最後一秒剪了藍線。”陸闖似笑非笑,“否則剪斷紅線多不吉利?月老專門幫我們繫上的,我們怎麼還自己剪斷?”

喬以笙:“……”

最後一秒他還能考慮這麼多,他的大腦,她很服氣……

但驚險度也足夠令喬以笙後怕,即便現在陸闖已經安全了,她回憶起來也禁不住後脊背發涼。

也是現在,喬以笙才能毫無顧慮地儘情吐槽他:“你就是壞到骨子裡去了,把決定權交給我的時候,難道冇想過,如果炸彈引爆了,我不可能不怪罪自己冇有幫你選對顏色。我將一輩子活在愧疚之中。”

“你第一天知道我壞?”陸闖揚唇,“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讓你選,選對了當然是最好,選錯了,那你就更加一輩子忘不掉我,即便我死了,你也冇辦法跟其他男人跑。”

喬以笙眼睛潮濕發燙,掄起拳頭:“混蛋混蛋混蛋!”

唇際一挑,陸闖噙笑:“其實,剪錯也沒關係。”

喬以笙微頓:“什麼?”

此時他們已跨出車場,陸闖冇回答她,視線落往另一處。

喬以笙循向望過去。

入目的是慶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