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602章 十

-

這之後便是漫長的等待,喬以笙已經無計可施了,除了抓著手機隨時留意電話和訊息,就是眼神毫無焦點地盯著窗外急速飛掠的風景。

說實話,因為慶嬸拖延了她太長的時間,喬以笙根本不指望自己能在剩餘的倒計時之內趕到車場。

這會兒喬以笙又後悔冇讓慶嬸和她同車了。她把慶嬸的電腦也帶著了,如果慶嬸現在在車裡,她還能求求慶嬸,讓她再看一看陸闖。

又或者……她根本就不應該在明知時間不夠的情況下,還浪費在路途中奔波,等在原地,還有希望通過攝像頭和陸闖見上麵。

見不上陸闖、瞭解不到破譯程式的進度,喬以笙非常地不安。

在倒計時顯示二十五分鐘的時候,喬以笙先等來了Mia的電話。

Mia和莫立風在五分鐘前已抵達車場附近,現在他們通過莫立風的無人機拍到了一些照片,傳送過來給喬以笙。

喬以笙結束通話,立即點開照片。

能拍到的僅僅是車場外部的情況,可作用也非常大,至少可以一覽無遺車場周圍冇有埋伏其他人。

喬以笙還看到了兩輛車。

一輛屬於陸闖,另一輛她也非常熟悉,畢竟曾經有段時間她每天坐著上下班,就是小劉的車。

所以小劉確實被陸闖叫過來車場了——正忖著,映入喬以笙眼簾的下一張照片,就有些太對勁。

怕自己認錯,喬以笙將照片遞給對一群人更為熟悉的大炮:“這是不是小劉?”

照片右下角很細微的,一道彎腰進去捲簾門的背影,不留意完全會忽略。

大炮其實一眼就認出來了,但他還是放大了照片、更為仔細地多觀察了兩眼,才麵露遲疑地點頭:“是,是三毛……”

喬以笙微微抿唇,腦子裡一瞬間閃過千萬個念頭。

因為不久前喬以笙剛剛跟他討論過眼線的問題,大炮猜出喬以笙此刻的所思所想,忙不迭為小劉辯解:“嫂子你先彆胡亂疑心,小劉出現在車場很正常,不代表他背叛了闖哥。”

喬以笙的嗓音不帶任何情緒:“那你現在再給他打電話試試。”

大炮說:“他現在人在車場肯定冇信號,闖哥和瘦猴子不也冇信號?整個車場都冇信號!”

喬以笙拋出問題:“他冇發現陸闖的車嗎?他冇發現車場不對勁嗎?他為什麼冇有主動聯絡你?”

大炮繼續替小劉解釋,不免激動起來:“三毛他剛到!他一看就是剛到車場!等會兒!我們等他一會兒!他現在進去了就會發現車場的不對!然後就會聯絡我們的!會的!”

“噢?”喬以笙不客氣地再問,“既然他現在是剛到車場,說明之前你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不在車場,那麼為什麼你怎麼打不通他的電話?不是又前後矛盾了?”

“他……他……他可能……”大炮再次試圖為小劉辯白,可磕磕巴巴地吐出幾個字之後,他啞口無言,根本找不出理由。

在喬以笙的逼視之下,大炮逐漸生出滿麵的愧色,不可思議地低聲問:“可是怎麼會……他為什麼要這樣……他怎麼可以這樣……”

大炮轉過頭去,驀然一拳頭砸上中控台。

飛速開車中的阿苓瞥一眼大炮,提醒大炮:“給我看著點路。”

阿苓一點也不熟悉現在形勢的這條捷徑,導航根本起不到作用,一直都是大炮告訴她該怎麼開。

大炮從頹然中回過神,兩隻手用力地拍打他自己的臉,讓他自己清醒。

拍得啪啪脆響,跟甩他自己巴掌似的。

連續七八下之後,大炮向阿苓提出:“剩下的路由我來開。”

阿苓一點也冇浪費時間,立馬停車,速戰速決地和大炮交換了位置。

“嫂子坐穩了!接下去的路很顛簸!”車子重新啟動之際,大炮特地提了個醒。

喬以笙抓住車內的把手,在接下去的五分鐘裡跟著大炮穿行過密密匝匝叢生的雜草。

趟小溪期間,車窗玻璃被飛濺的水花糊得看不清楚外麵。

然後曲曲繞繞,開的是人家村子裡的土路,散養在路邊的雞鴨鵝被大炮橫衝直撞的車子嚇得亂飛亂叫。

聶季朗終於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喬以笙手機冇抓穩,掉到了座椅底下。她索性屈腿坐下去,還比坐在座椅裡更紮實,趕在掛斷前接了起來。

“你要的人已經幫你抽調過去了。阿德以前的戰友在附近的軍事基地裡,可以幫忙。打過招呼了,不會驚動警方。”

“謝謝!謝謝小叔叔!”喬以笙嘴皮子抖得都不利索了。

“先彆著急謝。”聶季朗話鋒一轉,“時間剩不多了,不一定救得上。人現在在車場外頭了,會跟你聯絡,該怎麼辦你自己做決定。”

掛下聶季朗的電話,喬以笙就看見前麵副駕裡的阿苓轉過來問她:“大小姐,要不要讓他們先進去?”

喬以笙看了一眼時間,隻剩最後十分鐘了,她不敢再等了,當機立斷:“進!把小劉的照片發給他們!製服住小劉應該就冇問題了!”

一個慶嬸,一個小劉,兩個人全都控製在手裡,應該就冇人能再立即引爆炸彈了——這是一個賭注,喬以笙下在了小劉一個人身上,堵就是小劉,而且除了小劉之外冇有其他人了。

她的雙手死死地緊握,指尖摳進自己掌心的皮肉裡,能做的又隻剩下等待了-

工作間裡,眼看著倒計時進入個位數,瘦猴子連呼吸都不敢太重。

鍵盤聲,隻有急速又清脆的鍵盤聲充斥在空氣裡,挑動著他繃緊的神經。

瘦猴子想告訴陸闖,他終於衝出去了,能和外界取得聯絡了。

但這種緊張的氣氛之下,瘦猴子深知他出聲反而是打擾陸闖。

他看著陸闖,看著陸闖雙眸一瞬不眨緊盯著螢幕,漆黑的眼瞳深處彷彿都倒映出密密麻麻的代碼,看著陸闖的兩隻手不停歇地敲擊著,看著陸闖後背的衣服被汗洇濕,看著仍舊有豆大的汗珠子接連從陸闖的額頭沿著他的臉頰往下巴流淌,最後不堪重負滴落在計算機檯麵上。

突然間,陸闖暫停了下來,他原本緊緊抿成一條直線的嘴唇微微嚅動,似乎在自言自語地小聲說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