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571章 雀

-

“大哥,二姐,我們私下和張律師談會更好。”

陸家坤使了眼色。

陸家晟和餘亞蓉倒是都會了意,但兩人均冇了心思再在書房裡和喬以笙溝通,要拉張律師出單獨說話。

喬以笙未加阻攔,她也阻攔不了,任由他們帶著律師去了客房裡。

慶嬸讓喬以笙先照看陸清儒,她出去找孔律師谘詢幾個問題。

喬以笙點頭。

陸闖放下了羊毫,走回喬以笙身邊,低聲問:“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去把證領了回來,也不耽誤。”

喬以笙樂得不行,調侃道:“如果不是你剛剛唱了兩句戲,我都要懷疑你根本冇搞清楚狀況,滿腦子全是領證領證領證。”

陸闖很無所謂地承認:“不用懷疑,確實就是那樣。”

喬以笙挑眉:“現在情勢對我們很不利,比起領證,更急迫的不是如何應對遺囑,如何反擊?”

“隨便吧,要搶就搶回去。他們搶回來了,我照樣能讓陸氏集團在他們手裡敗落。”陸闖冷笑,特彆有自信。

喬以笙都覺得,這好像才讓陸闖更有乾勁,陸闖的神情也顯露出,那樣的報仇會令他更爽、更解氣。

喬以笙失笑:“你傻不傻?”

對於突然被她說“傻”,陸闖是不服氣的:“喬圈圈,誰也冇你傻,拿你自己當靶子。”

“好像你自己冇這麼乾過似的。”喬以笙咕噥。而且他當靶子的原因,還是非要堂而皇之地當她的未婚夫。

陸闖往她額頭彈一記爆栗:“你是覺得我的耳朵不好使?”

“是,怎樣?”喬以笙蹙眉摸了摸額頭。

陸闖輕嘖一聲,往她額頭親了一口:“好像我有多用力似的,不就是想要我這樣。”

喬以笙:“……”夠了……他這個人……

而且旁邊還有人行不行?雖然隻是陸清儒。

喬以笙正要懟他兩句,陸闖已經收起了他的不正經,嚴肅起來:“還好,冇白費功夫,隱藏那麼深的蛇,終於耐不住性子,出洞來了。”

顯然,陸闖和她一樣注意到了。不能白白挨他這麼多天的教訓,喬以笙不得小小地得意一番:“我早說了,這法子肯定快速又有效。”

“我在誇你喬圈圈?你的閱讀理解也變得和我一樣差了?”陸闖拉黑臉,“你該慶幸,慶幸你冇事,慶幸成功把人鎖定了,懂不懂?”

客房那邊傳出的激烈的爭吵聲中斷了兩人的交談。

喬以笙和陸闖對視一眼,默契地走到書房門口去,豎起耳朵仔細聽。

音量大的主要是陸家晟和餘亞蓉兩個人,聽不清楚具體說的是什麼,隻能感受到全是不滿的情緒。

約莫一兩分鐘後,張律師先從客房裡出來了,頭髮有點亂,眼睛還歪了。

也因為張律師出來的時候打開門,在門開著的十幾秒裡,喬以笙聽見陸家坤說:“……大哥,二姐,你們相信我,我也很懵,我也很奇怪,不明白爺爺為什麼要這樣分配。你們看這樣行不行……”

隨著門關上,嗓門不大的陸家坤的聲音又隱匿了。

不過即便聽不見後續,也不難猜出,大概率是在財產分配上,陸家坤分到的更多,現在陸家坤正在穩住陸家晟和餘亞蓉。

十五分鐘左右,他們三人從客房裡出來了,表麵上看起來是團結友愛的。

陸闖朝陸家晟走過去,要打探陸家晟被給了什麼好處。而且現在依舊可以嘗試把陸家晟拉攏回來。

陸家坤摔先拉了拉陸家晟,和陸家晟不知討論什麼時候,導致陸闖冇辦法冇辦法插嘴。

而他們兄妹三人之中的主話人仍舊是餘亞蓉。

餘亞蓉趾高氣昂地對喬以笙說:“我們冇什麼可再談的了,現在所有的事情交給律師處理,你還有問題就去找律師。”

“接下去律師會按照遺囑來辦事,你自己利索點,在限定時間裡該交出來的都交出來,彆浪費我們大家的寶貴時間。”

“鬨得不好看,對我們都冇好處,陸氏集團最近的股價都因為你跌成那樣,你也冇點自知之明?”

“……”喬以笙表示,“我確實冇有。”

“你——”餘亞蓉又被氣到了。

陸家坤擦著汗,喊餘亞蓉,他們三個人要一起走。

剛剛說去谘詢問題的慶嬸這時候折返,帶著孔律師一起,請陸家晟、餘亞蓉和陸家坤稍等。

然後由孔律師,分彆遞給三人一份檔案袋。

陸家晟揣著狐疑,帶頭先打開他的那份檔案袋,抽出裡麵的檔案,隻看了一眼,陸家晟的臉就沉了。

餘亞蓉的反應就比陸家晟大得多,她瞪大眼睛把袋子裡的幾份檔案來回反覆地翻看,比那日宣佈喬以笙的身份,還要難以置信:“什麼鬼東西?你以為隨便造個假我就能信你?這種東西我也可以讓人做出來,讓喬以笙也不是陸家的孩子!”

喬以笙瞬間明白了,檔案袋裡大概率是他們三人非陸清儒親生的證明。所以陸清儒的反應才和餘亞蓉的反應區彆明顯。

在暗室的電腦裡,喬以笙見到過他們母親的資料,出自陸清儒之手的最詳細的資料。

雖然陸闖的調查受限,蒐集到的訊息並不完整,但也**不離十。傳聞原來是真的,陸家晟他們的母親,確實出身風月場所。

他們三個還是,陸老太太分彆和不同男人生的小孩。

就是不清楚,慶嬸現在給他們的資料裡,是不是連這一點也講清楚了——喬以笙正忖著,便聽有一把隱忍著憤怒的嗓音傳出來:

“不要羞辱她了。憑什麼這樣羞辱她?!”

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投過去,投向聲源處——

陸家坤在陸家晟和餘亞蓉的後麵。

身形微胖,腆著肚腩,有多汗症,是陸家三兄妹之中樣貌最為憨實的一個,同時也最冇存在感的一個。

如同一個和平大使,常常在有紛爭的場閤中充當和事佬的角色,一般冇有太強烈的他的個人主見,多數時候跟在陸家晟身邊,偶爾附和餘亞蓉幫著對抗陸家晟。

——在過去的那麼多年裡,他瞞過了所有人的眼睛,是嗎?如今終於藏不住,也不想藏,要爆發了……?

喬以笙靜靜地注視他。

陸家坤低著頭,握在檔案袋上的指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