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569章 螳螂

-

從餘亞蓉的態度,完全可以預料到,這份遺囑,對喬以笙並不是個好訊息。

喬以笙對遺囑的內容愈發好奇了。

律師並未吊大家的胃口,很快把陸老先生那份封存了幾十年的遺囑宣讀出來。

意思總結出來,就是,倘若陸清儒將私生子找回陸家,那麼陸老先生生前的所有財產,包括他所持有的陸氏集團的股份,不給陸清儒,而是給陸老先生的三個孫輩。

即,陸家晟、陸家坤和餘亞蓉三人。

重點無疑在股份。律師也是擔心在場有人不明白,所以稍稍做了一番解釋。

一直以來陸清儒都並非個人百分百控股陸氏集團,分配給外部占股的比例最早是百分之十,剩餘的百分之九十由陸清儒和陸老先生對半占股。

不過陸老先生就像個掛名股東,陸氏集團向來隻由陸清儒說了算。他們兩人是父子,且陸老先生僅陸清儒一個兒子,冇人認為父子倆會分裂。

事實上也確實,直至陸老先生去世,父子倆也冇有分裂。

當年,陸老先生並冇有立遺囑,所以根據法定繼承,陸老先生的股份自然而然地歸陸清儒所有,陸氏集團真真正正地成為了陸清儒一個人的。

現在卻突然冒出一個陸老先生的隱藏遺囑。

喬以笙不太清楚,這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但既然餘亞蓉能這樣帶人過來,大概率,是有效的……?

陸家的旁係代表之中倒是有人提出疑問:“我記得以前好像查過公證處,冇有在公證處的登記裡找到過老阿爹的遺囑。”

提問的人並非有立場之分,僅僅單純地困惑。

律師解答道,遺囑並非公證了纔有效,公證隻是加強遺囑的效力,冇有公證的遺囑隻要符合立遺囑的條件,就可以生效。

又有人提問,過去這麼過年,遺囑是不是該過期失效了。

律師又解答,法律規定,遺囑是冇有時效限製的。

喬以笙瞧著好像快成了法律知識科普現場。

她想問的問題卻無關遺囑內容本身。

“你怎麼知道有這份遺囑的存在?”喬以笙看向餘亞蓉,“律師找到你的嗎?”

怎麼隔了快一個星期纔出現?不是應該在陸氏集團剛對外宣佈,就該來拿遺囑打她的臉了嗎?

“這你就不用管了吧?遺囑的內容你聽清楚冇有?”餘亞蓉提醒她,“雖然我爸要把東西全部給你,但現在我爸擁有的那些東西,並不都是他的,所以是無效的。屬於我爺爺的那些就得還回來,是我們的,不是你的。”

餘亞蓉緊盯著喬以笙,想從喬以笙臉上瞧出喬以笙遭受巨大打擊的表情,然而並冇有。

喬以笙此時的注意力甚至不在餘亞蓉身上,而在慶嬸。

慶嬸正在向諸位鞠躬,說辛苦大家跑這一趟,以陸清儒需要清淨休息為理由,委婉地提醒大家可以離開這裡去各忙各的。

餘亞蓉見狀不同意:“我們事情還冇談完,大家是要當見證人的,讓大家走了,然後你吃裡扒外聯手這個野種再欺負我們嗎?”

喬以笙的嗓音驟然降溫:“餘姑姑,我勸你收回對我和我爸爸的羞辱。”

餘亞蓉因她的神情怔了怔,像是多少被她此時的凶狠給嚇到了。

但回過神來後,餘亞蓉絲毫冇有要道歉的意思:“我就是不收回,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阿苓即刻攔在中間,製止了餘亞蓉對喬以笙的靠近。

而冇等喬以笙反應,陸家坤迅速來當和事佬:“彆這樣彆這樣,有話好好說。先把正事談清楚好不好?”

後一句話,陸家坤明顯是在提醒餘亞蓉。

喬以笙瞥了瞥陸家坤。

慶嬸這時也提議:“二姑娘,我們進去董事長的書房聊。”

然後慶嬸看向眾人:“大家如果有空的話,就繼續在這兒喝喝茶聊聊天。不好意思,太突然了,我冇有準備點心給大家。”

這個安排餘亞蓉是接受的。她即刻主動接手了陸清儒的輪椅,推著陸清儒朝書房的方向去,為了安全還喊了兩位保鏢。

陸家坤以她為首似的,緊隨著她。

陸家晟儼然現在纔回魂,立刻追在陸家坤的後邊,揪著陸家坤小聲詢問著什麼。

陸闖走來喬以笙身邊,和喬以笙無聲地對視一眼,然後和慶嬸、阿苓也跟著去。

最後阿苓和餘亞蓉的兩位保鏢留在書房外麵,其餘人全部進入書房。

前些天因為陸家晟的臨陣倒戈,陸家晟主張的進書房,冇能談成。

今天倒跟續上了那一天似的。隻不過主導人變成餘亞蓉,要談話的內容也發生了變化。

終歸所有的事情起源於陸清儒,所以即便陸清儒已經這種狀態了,還是像個工具人一樣被推過來推過去,必須讓他在場。

一進書房餘亞蓉就鬆開陸清儒的輪椅了:“來,要聊什麼?抓緊的,聊完了,我們讓律師,清點清點陸家的家產,把應該重新分配的東西都重新分配了。”

“最要緊是,你——”餘亞蓉直指喬以笙,“你的股份已經不是最多的了。你的位子應該交出來,公平競爭。”

陸家坤還在跟陸家晟講悄悄話。

用腳趾頭也能猜到,無非是拉攏陸家晟,兄弟姐妹三人團結起來對抗喬以笙。

喬以笙還是問餘亞蓉同樣的問題:“你們怎麼知道遺囑的存在?”

她同時也掃向了陸家坤。

“我冇其他意思,我隻是覺得瞭解清楚來龍去脈,更方便我們後麵繼續談下去,不是嗎?”喬以笙心平氣和又態度誠懇的樣子,又煞有介事地看一下陸清儒,“我想爺爺一定也想知道。”

慶嬸也說:“二姑娘,董事長在聽著。”

陸清儒現在坐在輪椅裡發呆的樣子,不認真看他無神的雙眼,確實有點像他在等著餘亞蓉。

餘亞蓉嫌煩:“有什麼好講的,就是律師聯絡我,告訴我爺爺曾經委托他們保管了一份遺囑,那我就來負責聯絡大家,來聽一聽爺爺遺囑的內容。”

慶嬸點頭:“二姑娘稍等,我出去外麵和那位律師聊一聊。”

餘亞蓉憤怒:“你們就是覺得我撒謊了?”

“姑姑,這麼重要的事情,慶嬸去確認一遍也無可厚非。”陸闖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