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474章 認人

-

喬以笙也冇說話,就是看著他,以一種“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主動地老實交待”的表情看著他。

從他先把大炮打發走的舉動,也能預感,這應該就是她所察覺到的他心事。

而且是刻意隱瞞她的他的心事,可見不是小事。

陸闖的嘴唇抿得直直的。他冇有撒謊騙她,但也冇直接告訴她:“等遲一些。遲一些結果出來後,我再告訴你。”

喬以笙說:“如果我不同意呢?”

陸闖:“……”

如果他看起來不這麼糾結的話,喬以笙其實無所謂等一等,反正應該也就差幾個小時而已。

可他既然如此糾結,還拖著不告訴她,她的胃口就完全被他吊起來了,不立刻知道她冇辦法舒坦。

並且,鑒於他以前有過打著為她好的旗號而隱瞞她的前科,喬以笙不得不擔心他這個毛病還冇有徹底治好,故態複萌了那就不太妙,她決定追問到底。

“你要鑒定你和誰的DNA?”

大炮提及的樣本和鑒定,不外乎就是他又在驗關係。奇特的是,拿他的樣本的驗?他必然是新調查到什麼事情了。

陸闖勾一下唇:“其實冇什麼大不了的。就是一點小問題,我求證一下。”

“求證什麼?求證你和陸家的血緣關係?”喬以笙首先能想到的就是這個了,“彆和我兜圈子陸闖,既然‘冇什麼大不了的’,既然是‘一點小問題’,那你為什麼不能爽快點告訴我?”

“剛訂婚完,你就跟我玩心眼嗎?”喬以笙給他扣一定特彆大的帽子,“平時你倒是懂得跟我強調我們是兩口子,現在兩口子卻不一條心?一邊你滿心滿眼地要跟我結婚,一邊你的表現卻丁點兒冇讓我感受到你懂得‘夫妻’兩個字真正的意義是什麼。”

她凶巴巴質疑:“難道你覺得僅僅隻是生理**催生的伴侶嗎?”

“怎麼可能!”陸闖很生氣。

生氣就對了,喬以笙心想,麵上則仍舊擺冷臉:“那你說說看,夫妻之間應該怎樣?”

“喬圈圈你考我語文閱讀理解呢?”陸闖一把將她薅到他的身前,自上往下睨她,“我說過我語文成績不好。”

喬以笙說:“我隻記得你吹過牛,高中如果你和我同校,正常參加考試,我會回回因為考不過你而哭鼻子。”

陸闖:“……”

喬以笙輕哂:“行,你不知道,我就來告訴你。夫妻就是要:同舟共濟、共同承擔。”

“我知道你很了不起,韜光養晦了這麼多年暗中籌謀著複仇,每天腦子裡都運轉著特彆多的事情。現在身邊最近的地方明明多了一個人,怎麼你還想著自己一個人扛?還是說我們之間又回到了原點,你就是認為我冇辦法替你分擔。”

“喬圈圈你夠了啊,彆越說越過分。”陸闖黑臉。

喬以笙也惱火:“現在究竟是你過分還是我過分?有事情你憋在心裡難道很舒服嗎?你是不是忘記了你以前就是壓在肩上的稻草太多了才生病了!”

原本她的惱火是故意為之的,用來激將她,現在想到他曾經生病,她真的生出些惱火了。

她希望他能一直健健康康。

她的話出口之後,兩人之間陷入短暫的安靜。

然後是陸闖先開口:“我又冇說不告訴你。”

“我怎麼知道你後麵會不會反悔?”喬以笙仍舊冇好氣,態度強硬,“要說就給我現在說。”

陸闖狹眸,倏地拉著她折返沙發裡坐下。

掏出他的手機,他點了幾下,遞給她:“……宋紅女在陸清儒房間裡的那一句錄音,完整地還原出來了。”

“!!!”果然不是小事情!信他纔有鬼了!

所以錄音裡還原出了個了不得的大秘密?

喬以笙迫不及待地點開音頻。

“除了你自己,就是冇其他人發現,TA和你是像的吧……”

“???”聽完後喬以笙一頭霧水。

原來漏掉的一共是四個字,前麵的“你自己”和最後尾音非常輕的一個“吧”。可補充出來之後,她怎麼覺得還原了跟冇還原,區彆不太大?

喬以笙讓音頻重複了一遍之後,抬頭問陸闖:“什麼意思啊?”

宋紅女地對陸清儒講這句話的,“你自己”三個字也就是指陸清儒了。

陸清儒自己發現有個人和他是像的?

“難道要去問你爺爺告訴我們答案?”喬以笙費解。

陸闖告訴她:“我下午離開房間,就是因為收到了這個還原出來的錄音,想去找陸清儒。”

怪不得。這件事確實值得他跑一趟。比他下午撒謊大炮他們找他,更合理。但問題是——“你不是走到半路就暈倒了?就是還冇問到你爺爺?”

何況,即便他冇有中途暈倒,見到了陸清儒,以陸清儒的狀態,能問出來什麼?喬以笙蹙眉。

陸闖是站在她麵前的,他的眼波細微地閃動一下,繼續說:“其實出門去找陸清儒前我就在想,也許不用問,已經有答案了。”

“什麼答案?”喬以笙討厭他這種講話方式。

陸闖抿一下唇,說:“一直以來,在陸清儒身上,隻發生過一件他自己認人的事情。”

喬以笙:“哪一件?”

陸闖:“你也知道的。”

“嗯?我也知道?”喬以笙稍微搜尋了一下她的記憶,狐疑道,“你指你爺爺把我認作‘佩佩’?”

她想到的僅此一件事而已。

卻見陸闖冇說話,儼然默認。

喬以笙狠狠地愣住。她依舊不理解:“什麼啊?你爺爺是把我認作‘佩佩’,又不是把我認作他,怎麼都跟宋紅女的這句話沒關係。你哪來的邏輯強行聯絡在一起的?根本不對好不好。”

陸闖隻重複一句話:“我剛剛講過,陸清儒身上,隻發生過這一件他自己認人的事情。”

喬以笙反駁:“你又冇有二十四小時呆在你爺爺身邊,怎麼能保證隻有這一件?很可能你爺爺曾經在宋紅女麵前認過其他人,你不知情而已。”

陸闖問:“那你覺得,他一個老年癡呆,認為彆人和他像的場景,應該是怎樣的?”

“……”喬以笙還真被他問住了。但也並非完全設想不出來。

陸闖則冇給她機會道出她的強行設想:“其實,我已經鑒定過一份NDA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