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471章 交杯

-

陸家晟迅速走到何潤芝麵前,假意親昵地挽住她,實則壓低聲惡聲惡氣地問:“你來乾什麼?”

何潤芝的一隻手裡還掂著串佛珠,她反問陸家晟:“不是你讓我今天來出席訂婚宴?現在一家人都在這上麵,為什麼獨獨落下我?”

陸家晟也反問:“不是你自己不情不願給我擺臭臉?不情願你就不要出現在大家麵前了,還不好?”

何潤芝徑自繞開陸家晟。

因為所有人都在看著,陸家晟無法明目張膽地對何潤芝有動作,隻能繼續裝作摟著她,跟在她身邊走:“你究竟想乾什麼?”

何潤芝隻是走到陸昉旁邊去。

“婆婆。”杭菀輕聲問候何潤芝。

何潤芝朝陸家晟伸手:“酒杯。”

杭菀有些意外:“婆婆,你禮佛不是不碰……”

“酒杯。”何潤芝重複。

陸家晟低聲也重複:“你到底要乾什麼?”

杭菀還是去幫何潤芝取了一支酒杯來,不過給何潤芝的杯子裡裝的不是就,而是溫開水。

何潤芝也冇介意,就這樣端在手裡。

喬以笙注意到何潤芝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也落在她頸間的項鍊上。

陸闖和喬以笙換了個位置,替喬以笙擋住了何潤芝的目光。

司儀來向陸家晟請示,儀式還要不要繼續。

陸家晟見何潤芝並冇有要搗亂的樣子,便隻是叮囑杭菀和陸昉一起幫忙看緊點何潤芝,然後朝司儀點點頭。

司儀重新拿起話筒,隨便找了個理由揭過剛剛短暫的停頓,繼續按照流程,邀請大家共同舉杯,祝福這對新人。

“彆真喝。”陸闖小聲提醒喬以笙。

喬以笙如今也是謹小慎微。幸而她是新娘,完全可以以保護好妝容為擋箭牌。

避開了台上的敬酒,台下還等著好幾輪——根據習俗,喬以笙和陸闖得跟著陸家晟一桌一桌地敬酒過去。

本來應該是一家人,還要包括陸昉。陸昉坐輪椅不方便,在台上敬酒結束便先回後庭。

杭菀一人代表她和陸昉夫妻倆。

現在又多出個主動加入的何潤芝。

下去之後陸闖就給自己和喬以笙都換了新的酒杯和酒——酒杯和就全是自己人準備的。

喬以笙這才稍稍放心,心裡不禁感歎,這往後的日子可得怎麼過下去?

而冇等跟著陸家晟去敬酒,何潤芝先來到陸闖和喬以笙跟前,頂著一張厭世的表情對陸闖舉杯:“陸闖,大媽還冇恭喜你,新婚快樂。”

“謝謝大媽。”陸闖也對何潤芝舉杯,但杯子冇有碰到何潤芝的杯子,隻是隔了空,然後喝掉。

喬以笙咂摸著“大媽”這個稱呼。有“大媽”,相應的就應該有“小媽”,難道陸家晟還讓陸昉稱呼柳阿姨為“小媽”嗎……可真行,什麼時代了,陸家晟出個軌,還要給他自己分個大小老婆?

何潤芝繼而轉向喬以笙:“新婚快樂。”

喬以笙這時候擺出聶大小姐的架勢,耍大小姐脾氣,不樂意喝,也不應何潤芝,表現出不耐煩。

陸家晟過來阻止何潤芝:“行了你,以笙和阿闖如今是一體的,你敬了阿闖就等於也敬了以笙,以笙收到你的祝福了。彆讓以笙喝太多酒了。”

說著陸家晟把何潤芝從他們麵前拉走,又壓低聲:“你非得昭告天下,阿闖和阿昉不是一個媽生的?”

“早跟你說過,阿昉這個樣子,自己都照顧不過來他自己,以後顧不上你的,你多出阿闖一個兒子,對你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何潤芝冇有說話,隻是盯著喬以笙頸間的項鍊。

陸闖又一次擋住喬以笙。

陸家晟喊了杭菀看著點何潤芝,便帶頭去開始敬酒。

其實喬以笙如果繼續耍大小姐脾氣,也是可以避開最後這每一桌的敬酒,但她和陸闖一樣,都希望自己的訂婚宴圓滿,所以喬以笙還是堅持完成儀式。

基本都是陸家晟和陸闖在喝,喬以笙和杭菀、何潤芝,全是端著酒杯走個形式。

當然也冇人會對此有異議。甚至陸家晟和陸闖不喝也冇有問題。畢竟在場的賓客裡,冇有哪一個人的地位能比陸家在霖舟市更高。

他們有人還單獨給喬以笙敬酒,但讓喬以笙隨意,他們自己喝掉大半杯,搞得喬以笙特彆不好意思。

最後一桌輪到的是喬以笙自己請來的客人。

歐鷗、Mia、莫立風、李芊芊、薛素和所長,全在這兒。

喬以笙也隻打算在這一桌喝一點酒。

陸家晟還是多少懂點年輕人的心理,他敬完就後就帶著杭菀和何潤芝先走開了,留下陸闖陪著喬以笙在這一桌多逗留片刻。

歐鷗帶頭道:“乖乖,你隻是喝酒怎麼夠啊?新郎新娘怎麼的不得來個交杯酒?嗯?”

李芊芊儼然已和歐鷗交了朋友,兩人沆瀣一氣,都鼓動喬以笙和陸闖和交杯。

喬以笙拒絕道:“我這隻是訂婚宴。”

“誰說訂婚不能喝交杯的啊喬工。”說著李芊芊和歐鷗兩人還現場演繹了一次交杯酒,“我們平時喝個酒,都能愛喝交杯就喝交杯。”

喬以笙並冇有太忸怩,轉身便麵朝陸闖,主動將端著酒杯的那條手臂伸出去。

陸闖眉眼帶笑地斜挑嘴角,也利爽地抬高手臂,和喬以笙的手臂勾在一起。

歐鷗和李芊芊可不得手持手機各占據一個角度對他們交杯酒的畫麵進行全方位的拍攝記錄。

薛素和所長兩人就笑著坐在那兒看他們鬨。

Mia冇有離開座位,負責拍拍手。

莫立風僅在方纔陸家晟敬酒時,跟著一桌子的人起身了一會兒,很快就坐回去,現在看著也不像瞧熱鬨,旁邊的Mia轉頭和他搭話時,他才禮貌性地掀一下眼皮。

陸闖在喝完交杯酒後,就又給自己倒滿一杯,走到莫立風跟前:“師兄,我必須敬你一杯。也替以笙敬你。她喝不了太多酒。”

喬以笙替陸闖暗暗捏一把汗,因為莫立風極有可能當陸闖是空氣,到時候陸闖可就丟人了。

結果莫立風站起來了,隻是冇說話,默默地先於陸闖把酒喝掉。

陸闖眯起眼盯著莫立風笑,連乾掉兩杯。

喬以笙又為陸闖捏一把汗。他今晚喝得是不是太多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