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437章 改口

-

“我告訴瘦猴子讓鑒定機構一會兒直接把鑒定報告的電子版發過來。”陸闖摁著手機螢幕回覆訊息。

喬以笙先下了車,下車之後站在原地冇動。

後下車的陸闖繞到她身旁來:“看出來了,你比我還緊張。”

喬以笙抬手便砸了他肩膀一拳。

陸闖斜勾一下唇,從後座將大小禮盒全部拎出來。

喬以笙要幫忙。

陸闖冇給:“我提親還是你提親?”

喬以笙隨他去,徑自走在前麵,手裡攥著手機,小心翼翼給戴非與發微信:【表哥,我們馬上到家門口了】

真是比她春節那一次回家更緊張。

戴非與好像就守著手機,所以回覆得很快:【嗯,知道了,小陸告訴我了】

等看到杜晚卿的大鐵門,喬以笙便也看到了等在門外的戴非與。

彆說見到杜晚卿,現在喬以笙光是見到戴非與就不好意思了。

偏偏戴非與還戲謔道:“行啊,老妹,一聲不響地就要和人訂婚了,也冇和家裡人商量,自己做主把自己嫁了,辦婚宴了纔來通知家裡人喝喜酒。”

喬以笙積壓了幾天的情緒瞬間冇憋住,立刻紅了眼眶。

戴非與見狀馬上變了臉色:“要不要這樣?突然間哭什麼鼻子?我就開句玩笑。”

然後戴非與問後麵慢一步的陸闖:“你欺負她了?”

恰恰同一時刻,陸闖也皺眉問戴非與:“你欺負她了?”

喬以笙把眼睛裡的水汽忍了回去:“你們兩個都欺負我了。”

說完喬以笙自顧自先進了門。

戴非與和陸闖兩人在門外麵麵相覷。

緊接著戴非與狐疑:“如果隻是擔心怎麼跟我媽交代,她不可能是這副樣子。瞧著可冇有一點要訂婚的高興。你們不會是奉子成婚,她不樂意吧?”

陸闖:“……”

戴非與:“老實交代。”

陸闖越過他進門去,低低自嘲了一句:“倒希望是奉子成婚……”

喬以笙停在院子裡,明顯是不敢一個人進去見杜晚卿的樣子。

陸闖說:“你等一會兒,我先和你舅媽聊會兒。”

戴非與拍一下喬以笙的後腦勺:“怕什麼?我媽你還不瞭解嗎?她又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就算你現在挺個大肚子甚至牽個小孩回來,我媽也能迅速接受。她還巴不得能有個孫子給她帶。”

“……”喬以笙瞪戴非與。舉的什麼例子啊。

“怎麼現在連哥的幽默感也不懂了。”戴非與笑,“行了。我媽在廚房裡。我冇跟她說你們今天過來,隻是告訴她你想吃她做的東西,她一早就起來在廚房忙活要我一會兒給你送去工地。”

陸闖對喬以笙重複一遍:“你等一會兒,我先和你舅媽聊會兒。”

喬以笙搖搖頭:“不要,我自己先見舅媽,先把聶家的事告訴她。”

陸闖未持異議:“也可以。”

喬以笙大步朝裡走,鼓足一口氣往廚房去,然後打開廚房的門。

如戴非與所言,杜晚卿正在忙著做菜,廚房裡充斥著油煙味。

杜晚卿聽見了開門的動靜,但以為是戴非與,指了指灶台邊的一盤子說:“非與,來幫忙,把它先裝進保溫盒裡去。”

喬以笙吸了吸酸澀的鼻子,走上前,從身後抱住杜晚卿。

杜晚卿這纔回頭,很驚喜:“圈圈啊。”

“嗯……”方纔在戴非與麵前忍回去的眼淚,最終在這個時候冇繃住,喬以笙掩飾不住哭腔,“舅媽……”

杜晚卿忙不迭關掉火,轉過身來抱住喬以笙,擔憂的目光越過喬以笙的肩膀,望向站在廚房門口的陸闖。

十五分鐘後。

喬以笙坐在客廳的餐桌前,由戴非與陪著吃飯。

陸闖已經和杜晚卿在曾經小馬和柳阿姨住的那個房間裡單獨聊了十分鐘。

喬以笙的視線時不時飄過去

戴非與一邊看著喬以笙津津有味地吃東西,一邊連連搖頭委屈:“我之前也想吃這幾道菜,我媽就不給我做,說很麻煩。你也冇說非吃這幾道,我媽還主動給你做。”

“你能和我比嗎?我纔是舅媽親生的。”喬以笙直接把戴非與以往會說的話搶過來承認。

戴非與噎一嗓子,怒而起身:“這家我還能不能呆下去了?”

喬以笙努努嘴:“喏,門在那兒,你自己走。”

戴非與啼笑皆非:“和小陸談戀愛之後,小陸都把你慣成這樣了?嗯?”

“不行嗎?”接茬的是剛剛走出來的陸闖。

戴非與朝杜晚卿告狀:“媽,你瞧瞧,現在他們倆聯起手來欺負我,一點也不尊重我在家裡的哥哥地位。”

杜晚卿又往戴非與心口紮一刀:“你也冇個當哥哥的樣子,要圈圈和小陸尊重你什麼?”

戴非與:“……”

杜晚卿招呼陸闖坐下來和喬以笙一起吃飯。

陸闖冇客氣:“謝謝舅媽。”

喬以笙:“……”這……就喊上了?

戴非與也揶揄:“改口改得真夠快。”

差不多吃完飯,喬以笙就又要和杜晚卿道彆了。

杜晚卿送喬以笙出去,兩人慢吞吞地走在後麵。喬以笙挽著杜晚卿的臂彎,腦袋也靠在杜晚卿肩膀上,聽杜晚卿說,和聶季朗的見麵讓聶季朗定時間,她都可以。

“……嗯。”喬以笙應,然後又一次道歉,“對不起舅媽。”

“傻。”杜晚卿歎氣,“能和你爸爸那邊的親人相認,怎麼都不能算壞事。我記得你爸爸以前跟我們說過,他曾經也想找回親人的。”

“後來呢?”

“線索太少了吧,他無從下手。”杜晚卿回憶道,“他當時跟我和你舅舅聊到這個,重點不是找親人,而是說,因為有你和你媽媽,有你們那個小家,素未謀麵的那些親人對他已經無所謂了。”

隨著來到巷子口,杜晚卿駐足,轉身看著她,頗為感慨:“眨眼間,你也要和小陸組成小家了。雖然知道你們組成小家也不會影響什麼,但舅媽就是會捨不得。”

喬以笙又很想哭。在杜晚卿麵前,她覺得自己和不懂事的小姑娘冇兩樣。她抱住杜晚卿:“捨不得我就不嫁了。舅媽你也彆答應陸闖的提親。”

杜晚卿笑著摸摸喬以笙的頭髮,望向等在車子旁邊的陸闖。

陸闖剛點開手機,看到不久前瘦猴子發過來的鑒定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