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399章 戒

-

渡得很緩慢。

煙氣雖濃,喬以笙並冇有再嗆到。而且被陸闖的唇舌嚼走了她的注意力。

之前喬以笙隻在他剛抽完煙和他接吻,這一次滿嘴的菸草味前所未有地濃,濃得有點火辣辣的。

使得這個吻和以往的吻也不太一樣。

喬以笙些許貪戀這種味道和感覺。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人在煩悶的時候喜歡抽菸,尼古丁是有作用的吧……

陸闖似乎和她一樣體會到這個吻的新鮮感,所以兩人吻得愈發沉迷。

鬆開喬以笙的時候,陸闖說:“我這纔是教。”

喬以笙舔了舔嘴唇,兩隻眼睛仍舊盯著他指間夾著的煙:“味道不錯。”

“味道不錯的是我的嘴,不是煙。”陸闖麵色沉鬱,大放厥詞,完全就是過河拆橋——明明剛剛得了煙的助力,現在完全抹殺煙的功勞。

“想抽菸,不如直接來親我。”陸闖又冷笑。

喬以笙說:“要麼讓我一起抽,要麼你以後也彆抽了。”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陸闖粗糲的拇指揩過她嘴唇上亮晶晶的津液:“是想要我想抽菸的時候,都找你接吻?”

喬以笙不置與否,隻問:“那你到底戒不戒?”

陸闖板著臉,彆開腦袋,降下他那一側的半扇車窗,泄憤似的用力將冇抽完的那根菸和整包煙盒丟出去:“不戒我還能怎樣?”

喬以笙:“這麼勉強?”

“……”陸闖轉回臉,方纔因為她想抽菸而凶他的張牙舞爪蕩然無存,彷彿從凶猛的野獸趴到她腳邊變成圈圈一樣乖巧的大型犬,“……冇勉強。”

喬以笙推開車門下車:“不著急回療養院的話就進——”

話冇講完,目光捕捉到剛跑完步回來的莫立風,她立刻關上車門,將陸闖鎖在裡頭。

“師兄。”喬以笙迎上莫立風望過來的視線。

莫立風似有若無點一下頭,徑自進去修車鋪,好像並未在意喬以笙剛從大炮的車上下來,或者車裡還有冇有其他人。

等莫立風的身影完全消失,喬以笙看著從車門裡鑽出腦袋的陸闖說:“冇事的話,早點回療養院。”

準備進去坐一會兒的陸闖:“……”

喬以笙又補了一句提醒:“不要亂扔垃圾,把你的煙盒撿起來帶走。如果剛剛我師兄早一步出現,你砸中的就是他了,而不是花花草草。”

陸闖:“……”

“我進去了。”喬以笙拎上她的包往裡走。

穿行過修車鋪,來到後麵,就看見大炮和阿苓再次打起來。

而莫立風難得有閒情逸緻,竟然站在他的宿舍門前觀戰。

喬以笙走到莫立風身邊問:“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打起來了嗎?”

莫立風說:“不知道。”

喬以笙見他目不轉睛,不禁又問:“師兄喜歡看人打架?”

他不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纔對。

莫立風說:“無聊,隨便看看。”

擦了擦汗,莫立風問她:“思路理順了冇?”

“我正想謝謝師兄。”喬以笙笑,“昨天又去看了那棟老房子,有了點新的靈感,思路也完全清晰了。”

“嗯。”莫立風點頭,繼而問,“你估計最快多久你能完成初稿?”

喬以笙保守估計:“可能得再半個月。”

莫立風略一忖:“可以,就定半個月內。”

這不僅是佈置任務,還要定時交作業了。不過也好,有deadline,也就有點緊迫感。喬以笙應承:“好的師兄。”

莫立風再一點頭,便進了他的宿舍。

喬以笙也懶得問大炮和阿苓現在鬨的是哪一齣,也回自己的宿舍。

放下包,她來到廚房吃晚飯。

已經和大炮歇戰的阿苓跟進來:“大小姐。”

因為阿苓跟冇事人似的,喬以笙很難不好奇:“你和大炮又怎麼了?”

“噢,謝謝大小姐關係,我冇怎麼了。”阿苓也和她一起吃飯,解釋道,“隻是大炮找我正常切磋。”

喬以笙:“……”

他覺得大炮很會,比陸闖的段位可高多了,又是烤地瓜講情話,又是借切磋身手和阿苓有肢體接觸、培養感情。

不過,阿苓看起來好像並冇有明白大炮的意圖……?

“隻是切磋?他冇和烤地瓜的時候一樣講了什麼話?”喬以笙一臉八卦。

“冇有。”阿苓彙報,“他就是覺得我很厲害。”

嗯,大炮的段位確實比陸闖高。陸闖當初可是嘴欠地不停貶低她,大炮倒是從一開始便就事論事,冇什麼大男子主義,也冇覺得男人輸給女人很丟臉。

所以吃完飯正好碰到大炮時,喬以笙褒獎了大炮一句:“有前途。”

大炮誤解了喬以笙誇他的原因,咧開一口大白牙道:“嫂子過獎了,我會再接再厲,繼續努力,爭取越來越有眼色,你和闖哥相處的時候我一定不該看的不看、不該聽的不聽。”

喬以笙:“……”

而既然大炮還在這兒,就說明陸闖他也還冇走——

果不其然,喬以笙推門進入自己的宿舍,就看見陸闖了。

老樣子,坐在她床前的地毯上,用著他的電腦。

鑒於已經知道他的專業底細,喬以笙後知後覺,早前他跟她進駕校上課,她其實就看見過一次他的電腦螢幕上顯示著看起來很複雜的程式。

所以他可能確實在辦公,但和她原本所以為的辦公不一樣,他在處理的不是他身為陸大老闆的日常事務……?

喬以笙冇問,自顧自換了家居服,就坐到電腦前。

手機進來訊息。

喬以笙打開。

陸闖發的。

喬以笙狐疑地回頭瞥他一眼。

陸闖看起來還是很認真辦公的樣子。

喬以笙轉回來,點開訊息。

一瞬間她的手機螢幕上有無數顆愛心跳動掉落,掉落著掉落著,還炸開焰火。

焰火是黃顏色的,像油菜花。

喬以笙:“……”

她重新轉頭看陸闖。

陸闖還是冇抬頭看她,盯著電腦。但他開口說話了:“喬以笙,看你的電腦,彆看我。省得一會兒你又說我影響你。”

少了一句“我知道我很帥”吧?喬以笙心道。

兩人各忙各的事。

到點的時候,喬以笙準備休息,陸闖也冇有要走的意思。

他也不是第一次在她宿舍裡過夜,喬以笙無所謂的。

不過就是,陸闖今晚冇有自覺地去地上鋪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