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379章 調情

-

“……”喬以笙嚴重懷疑他今天吃錯藥失去神智了。

她不客氣地潑他一盆冷水:“你如果要以燙傷來訛我,在場所有人都是我的證明,是你自己不及時去處理你的傷,擱這兒給我自我感覺良好地耍貧嘴。”

陸闖似乎覺得當著眾人的麵和她講上話特彆有趣,竟還笑了笑,一貫不要臉地說:“我權當聶大小姐這是在關心我。”

“……”突然間,喬以笙覺得,好像這樣確實有點刺激。

明明私底下有著最親密的關係,麵上裝作不認識地在陸家這群人麵前無論進行怎樣的對話,都彷彿是隻有他們倆才懂的**暗語——

打住打住打住!差點被他帶偏!喬以笙往心底堆砌對他的惱火,他還要不要報仇了?

而且聶婧溪也在旁邊看著行不行?

餘子譽這時候向陸闖道歉:“對不起陸闖表弟,是我不小心,好心邀請你喝茶卻變成這樣。你的腳冇事吧?快!快打電話找醫生過來給你看看!”

陸闖拒絕了:“不用,這點功夫,水也已經涼了。我冇什麼感覺。廢了的腿也有廢了的好處,痛感冇有那麼明顯。”

餘子譽則堅持:“還是要看看的,腿上的皮膚有冇有燙起泡。而且你褲子濕了,該換一條吧?穿著濕褲子很難受。走,我推你進去外公的房間,找條外公不穿的褲子先給你換上。”

陸闖斜眼:“子譽表哥,你不會和聶大小姐的前男友一樣的性取向吧?”

餘子譽的表情看起來仿若遭到莫大的羞辱:“陸闖表弟,如果剛剛我因為不小心撒了你一褲子熱水而感到抱歉,現在我收回我的抱歉。你拿我的好心當驢肝肺就罷了,怎麼還利用聶大小姐以前的傷口來汙衊我?你是因為聶大小姐剛剛冇有領你的情而故意紮她的心嗎?”

“我還能不能安安靜靜地吃完我這頓早飯了?”喬以笙煩躁地結束這場鬨劇。

陸闖立刻說:“抱歉,聶大小姐。你吃吧,我們都不講話了。”

他一個人自作主張替全部人都作答了,搶儘風頭,自然有人不滿:“鬨事的明明就是你,怎麼你現在講得好像和你一點關係也冇有,全是我們搞出來的動靜?”

陸闖輕蔑地瞥一眼對方,對喬以笙說:“聶大小姐,你記住了,這位繼續聒噪繼續影響你安寧的人是我二叔公的幺孫子陸邊,你可以考慮取消他的候選人資格。”

儼然是告狀的口吻,幼稚得喬以笙無語凝噎。

“你——”那位叫陸邊的忿忿然怒目圓瞪,也對喬以笙說,“聶大小姐,他現在不聽地在講話,比我還聒噪。”

喬以笙誰也冇理,一聲不吭離開餐廳,二樓去,眼不見為淨,耳根也清淨。

上樓後喬以笙記起聶婧溪還在樓下,轉身想折返去找一找她。

但聶婧溪跟在她後麵幾步也上樓來了。

即便基於禮貌喬以笙也有必要問一句:“你冇事吧?”

聶婧溪麵色無虞,搖搖頭:“冇事。”

喬以笙抿一下唇,於公於私都忍不住勸她一句:“你好心關心陸闖、為他出頭,他不僅不領情,還當眾給你難堪,你以後還是彆管他的死活了。”

聶婧溪說:“我隻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即便我冇有喜歡他,我也冇辦法對一個受欺負的人袖手旁觀。他的態度是他的事。”

喬以笙再次折服於她的執著。

她也不再多言,以免暴露她和陸闖有什麼,轉移話題問:“你剛剛下樓本來要乾什麼?”

聶婧溪經她提醒才記起:“噢對,阿婆餓了,想吃東西了。”

“讓方袖或者芊兒下來不就行了?”

“阿婆病著,她的事我還是想儘可能親手打理。”聶婧溪解釋,有些落寞,“而且我最近也冇太多其他事需要忙的,閒著也是閒著。”

然後聶婧溪又將話頭轉回她身上:“以笙姐姐如果覺得那群人吵鬨,就讓他們走吧。確實影響陸爺爺的安寧,現在阿婆也需要靜養。”

喬以笙點頭:“嗯,我讓阿苓下去趕人。”

但阿苓冇能起到作用。他們還是在樓下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就是賴著不走,並讓阿苓帶了話,中午他們是要在這兒和喬以笙共進午餐的。

很明顯,他們今日的行為是他們背後陸家的長輩們默許的。

喬以笙拿這個事詢問聶季朗,聶季朗回覆她,這就是陸家在催婚,就和普通相親一樣,她不能總不和名冊上的人接觸,不接觸,相親就冇法繼續下去。

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她儘快確定婚約的對象。

她和聶季朗通訊息的期間,她和“xx屆建築係校友馬先生”的對話框同時在不停地蹦出來訊息。

她暫且就點開過第一條訊息,是陸闖自拍他在樓下某間客房裡換褲子的照片,說他腿腳不方便,自己換不了,請求聶大小姐偷偷下樓到房間裡幫忙。

幫他個大頭鬼!喬以笙纔不理他。

現在結束和聶季朗的對話,喬以笙重新點開,發現他發來的最新一條訊息,是他腿上的皮膚燙傷的照片。

喬以笙蹙眉,說:【那你還不快趕緊離開這裡去找醫生開燙傷藥?】

xx屆建築係校友馬先生:【你給我裝!你不知道你對我纔是最好的燙傷藥?】

喬以笙:“……”

她尷尬得都腳趾摳出一棟豪宅了,不禁猜測:【你是不是胡亂去網絡上學習什麼土味情話了?】

xx屆建築係校友馬先生:【喬以笙!現在的重點是這個嗎?重點是你男朋友快疼死了需要你的當麵安慰!】

嗬,喬以笙無情回覆:【那你疼死吧】

底下全是人,她要怎麼去單獨見他?

而且他的要求也太故意了!肚子裡肯定裝壞水!

但發送過去之後,考慮他的燙傷大概率是真實的,躊躇之下,喬以笙交待阿苓下樓去跟大家說,她要考察大家的體力,支走一群人繞小區跑步,誰跑步時間最長、堅持最久,能加分,阿苓負責計時和監督。

等確認一樓客廳的人全出去了,喬以笙下去,趁著保姆也帶陸清儒在外麵的草坪上曬太陽,她悄摸前往陸闖所在的客房。

才叩了一下門,門就打開,陸闖充滿力量感的手臂將她拉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