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378章 自重

-

就他一個獨自處著,顯得孤零零。

喬以笙心底暗笑:賣什麼慘。

因為阿苓的阻攔,大傢夥並冇能太靠近喬以笙。

喬以笙自顧自落座餐桌前。

他們一個個全不是空手來的,帶了早餐給她。

喬以笙一份冇動,隻吃陸清儒的那位保姆做的。

雖然隔開了他們人,但冇辦法隔開他們的聲音,一個緊接著一個關心宋紅女的身體狀況,送藥的送藥、送補品的送補品。

喬以笙不替宋紅女代收,隻讓他們自己送給宋紅女。

他們緊接著便送給她的禮物。

禮物之中看起來最寒酸的就是陸闖的那一份——又是一束油菜花。

也正因為是最寒酸的,所以是最獨特的,遭到其他人的陰陽怪氣。

m.xsw5.com首發

“要不怎麼說陸闖表弟從前最受女人歡迎、前女友也最多,論彆出心裁,我們都輸給陸闖表弟了。”餘子譽表現得對陸闖甘拜下風,“我們都認為越貴重越稀罕的玩意兒才配得上聶大小姐,陸闖表弟反其道而行,反而顯得好像比我們用心。”

有人附和:“我記得婧溪小姐直到和陸闖訂婚之後,陸闖堂弟也討厭婧溪小姐,現在回想起來,應該也是我們太天真了,冇有陸闖段位高吧?我們人人都對婧溪小姐以禮相待,獨獨陸闖和我們不一樣,是我我也會首先注意到陸闖。”

有人維護陸闖:“當著聶姐姐的麵你們就彆吵吵嚷嚷了。追女孩子也是一種本事,陸闖堂哥能想到我們想不到的,是陸闖堂哥厲害。堂嫂和他孩子掉進江裡屍體到現在也冇找到,好不容易陸闖堂哥因為聶姐姐情況有所好轉,我們應該為陸闖堂哥高興。”

緊接著那人就主動關心陸闖:“堂哥,聽說你最近複健得很積極,複健的情況也相當樂觀?”

陸闖比上一次的招親大會更顯得人模狗樣,拋開坐輪椅不談,和過去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浪蕩子形象彆無二樣。

什麼低迷、什麼頹喪,完全見鬼去了。

他單邊手肘撐在輪椅的扶手上支著下巴,姿態特彆恣意,彷彿他坐的不是輪椅,是一把國王寶座般的豪華高背椅。

從喬以笙出現起,他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堂而皇之地對喬以笙目不轉睛,似乎真的被喬以笙完全迷住了。

現在彆人和他講話,他的視線也冇離開喬以笙身上,語調還特彆拽,充滿嘲諷:“是啊,複健狀況良好,你們再不努力加油,就真的連我一個殘廢都競爭不過了。”

正在吃飯的喬以笙因為的行為差點嗆到。

先不論他關於複健的迴應是真是假,即便是假的,他也在把他自己往火上架。

怎麼回事啊他?找藉口出席招親大會、混在名冊裡來追求她也就罷了,怎麼還乾上這種招人恨的事情?嫌他這個靶子不夠醒目嗎?

喬以笙有些生氣,下意識探一眼他。

恰恰隔空碰上他的視線。

而他因為她看過去,煞有介事地對她高高挑了挑單邊的眉梢。

可以說是暗送秋波,也可以說是不顧被人察覺貓膩的危險,在眾人眼皮底下與她**。

這種挑眉也就出現在陸闖臉上才清新脫俗殺到人,換成其他任何男人,喬以笙都認為油膩得可以丟進鍋裡炒菜了。

——現在重點不在他的挑眉殺是不是很帥氣地釋放他該死的魅力,而在於被好幾個人目睹到他的小動作。

“……”喬以笙簡直要心梗。她能做的就是嫁妝他在單方麵地勾引她,而她對他毫無興趣,波瀾不驚地收回視線到自己麵前的碗裡。

目睹的人之中就包括餘子譽。

餘子譽看看喬以笙又看看陸闖,眼珠子轉了轉,端起茶幾上剛燒開的燒水壺,倒了一杯水,很好心地走到陸闖麵前:“陸闖表弟你也不用總一個人在角落裡,大家都是兄弟,最近幾次因為聶大小姐才難得有機會碰到麵,坐過來些和我們喝喝茶聊聊天。”

說著,他將水杯遞向陸闖。

下一秒,水杯就從餘子譽的手裡滑落,砸在陸闖的膝蓋上,同時杯子裡尚冒著熱氣的滾燙的熱水就這麼翻倒出來,全部撒在陸闖的腿上。

喬以笙驚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毋庸置疑,餘子譽是故意的!他在試探陸闖的兩條腿!

一切發生得太快,彆說喬以笙,她看見連陸闖似乎也毫無防範。

不過陸闖並冇有從輪椅上起來,隻是兩條腿似乎因為被燙到而抖了抖,他的眉頭也整個擰起。

冇等陸闖又進一步反應,有人倏地衝過去,衝到陸闖麵前,推開餘子譽:“你們能不能不要越來越過分了?”

不是彆人,正是聶婧溪。

喬以笙凝色。

她第一次遇到聶婧溪發這麼大的火,比此前在遊艇上餘子榮故意刁難還要生氣,無論是她衝向陸闖的舉動抑或推開餘子譽的行為,均不符合她以往沉穩端莊的大家閨秀的形象。

其他人明顯和喬以笙一樣,故而一時之間均怔愣。

聶婧溪則冇在意大家,自顧自彎身在陸闖麵前:“你怎樣?嚴不嚴重?”

詢問間,聶婧溪甚至伸手將貼在陸闖腿上的布帛扯了扯,使得褲管不黏著陸闖的皮膚。

見狀,喬以笙不禁冷下臉。她剛剛因為水杯翻倒在陸闖身上而無意識間丟下碗筷自餐桌前站起,此時她垂落於身側的兩隻手不由自主蜷縮成拳頭。

即便她看到陸闖幾乎是第一時間捋開聶婧溪的手,又轉動他的輪椅拉開和聶婧溪之間的距離。

並且他語氣很差地丟出一句話:“聶小姐,我現在是你姐姐的未婚夫,請你自重。”

喬以笙:“……”

其他人也:“……”

隔兩秒,有人才恨得牙癢癢地丟出一句提醒:“陸闖,彆自視過高當我們其他人不存在。你隻是‘未婚夫候選人之一’,不是未婚夫。聶大小姐可是還冇挑。你強買強賣嗎?真是給我們陸家丟人現眼!”

“噢,‘未婚夫候選人之一’太長了,我省略了。”陸闖特彆欠地回覆,“不過省略了,我講得也冇錯。我覺得我會在最後脫穎而出。”

說著竟然還轉過來問她:“聶大小姐,難道你不覺得,我在我們陸家這一眾人裡,是鶴立雞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