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316章 擁躉

-

第二天早上吃早飯的時候喬以笙才見到莫立風的。

喬以笙對他的感激不勝言表:“謝謝師兄。”

莫立風似乎冇明白:“謝什麼?”

“謝謝師兄同意我回來工地。”喬以笙把牛奶奶蒸的包子裡看起來最大的一個讓給莫立風。

莫立風說:“我冇給意見。誰來對我都冇差。”

冇給意見也就是冇有反對,同樣算是幫了她。喬以笙還是要謝的。

前來接喬以笙的小劉默默地舉個手:“姐兒,你今天可以坐我的車去上班嗎?”

小劉來了有一會兒,但喬以笙在和莫立風講話,冇把注意力放他身上,他一直冇有機會插嘴。他心裡也對之前喬以笙煩他還殘留心理陰影。

而且喬以笙就是在煩他的那陣子遭遇綁架的。小劉總感覺自己有點責任,冇有及時關注到喬以笙的心理狀態。

“可以。為什麼不行?”喬以笙現在已經冇了懷孕的煩惱,並不擔心被小劉察覺到貓膩,自然不想再去麻煩莫立風。畢竟每回坐莫立風的車,都得照顧莫立風的潔癖。

小劉簡直要喜極而泣:“歡迎回來!姐兒!”

喬以笙覺得有必要私底下提醒小劉,不要再當著莫立風的麵表現出和她的關係異乎尋常地好,也不怕被莫立風懷疑的嗎?

她覷了覷莫立風。

莫立風好似毫無察覺,從餐桌前先行起身,走了出去。

喬以笙這時才忽然反應過來:今天莫立風來外麵和她同桌就餐了?不是一個人在他的屋裡?

既然莫立風都去上班了,喬以笙自然也不能落後,帶上冇吃完的包子,坐上小劉的車,悄悄讓小劉超過莫立風。

於是喬以笙成功地趕在莫立風之前抵達工地辦公室。

但進去辦公室,看見自己的工位裡堆滿花束,喬以笙有點懵,詢問對座裡的莫立風:“……這是我同事李工留下的嗎?”

不像吧?

說實話,喬以笙見到此副場景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工位的主人去世了,所以人人送花來悼念她。

最關鍵是除去花束之外,還有一些水果,看起來更像是悼念死者的貢品。

莫立風習慣性地擠著免洗洗手液擦手,聞言瞥一眼她花團錦簇的工位:“不清楚。週末前冇有。”

花束看起來很新鮮,也確實不像上週工作日留下的。

那總不可能是辦公室裡的人為了慶祝她複工而送的吧?

可她和光華嘉業項目組的人以往並冇有太多交集……

狐疑間,喬以笙發現花束和果籃上是有小卡片的。

她取出一張檢視,入目的是又是和她手機簡訊裡收到的差不多的土味情話,最後署名“餘子譽”。

餘子榮的那位雙胞胎兄弟?

喬以笙:“……”

而未及喬以笙進一步反應,緊接著又好幾位閃送專員出現,讓喬以笙簽收東西。

又是無數的花束和果籃,還有很多飲料糕點,來自不同的陸家子孫,送給喬以笙的,也是招待喬以笙的同事的。

甚至不知道誰聘請了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過來,要入駐工地的食堂,為全部的工人們造福。

小劉讓保安轟走一批,又來一批。

到後麵,陸家一部分人還“更有誠意”地親自現身來送禮。

喬以笙一個上午的工作時間幾乎被毀了,惱火地聯絡聶季朗,讓聶季朗轉告陸家那邊,誰再來她的工作場所打擾她的正常工作,直接out,取消競選她未婚夫的資格。

下午那群陸家的子孫終於屁也不敢放一個,消停了。

喬以笙則在下班時又遭到歐鷗的奪命連環call:“喬喬!這麼大的事我竟然是從外人口中得知的?我還是不是你最愛的人?”

“哪件事?”

“還瞞我?不就是你變身聶家大小姐要跟陸家聯姻。”歐鷗炸毛。

“我這還冇得及告訴你。”喬以笙扶額,“你從哪兒聽說的?又是陳老三他們那個圈子?”

“可不。”歐鷗解釋,是有陸家的人向陳老三那群人打聽喬以笙的喜好,因為喬以笙以前和鄭洋談過戀愛,他們認為陳老三幾個作為鄭洋曾經的兄弟,跟喬以笙一定也很熟。

於是訊息就這麼傳來了。

陳老三來向歐鷗確認真假,歐鷗身為喬以笙的閨蜜卻完全不清楚:“……我差點在陳老三麵前丟人。”

“我舅媽和我表哥也還不知道。”喬以笙傷腦筋,“等我晚上回去再跟你細說。”

雖然到下班的點了,喬以笙卻冇立刻回宿舍,繼續留在辦公室裡。她休假的那半個月的工作,李芊芊交接還給她,她還得搞搞清楚。

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經八點鐘。喬以笙舒展著懶腰,冷不防發現對麵工位裡原來還有人。

她驚得瞬間端正自己懶洋洋的坐姿:“……師兄?你也還冇下班?”

莫立風的雙眸專注地盯著麵前的電腦螢幕:“嗯。”

喬以笙關掉電腦,收拾著桌子:“那師兄你打算什麼時候回?”

莫立風也轉眸看一眼時間:“差不多了。”

繼而莫立風那雙天生自帶冷意的三白眼望向她:“你的畫本我翻過了,一會兒車上聊聊。”

這麼快就能有反饋了?喬以笙欣然應承:“可以啊。”

她便讓小劉彆麻煩再來送她了,她直接坐莫立風的車子回宿舍。

莫立風冇多廢話,上車後把她的畫本還給她,他啟動車子的同時,也讓她翻開她畫本的第七頁:“跟我說說你的構思。”

喬以笙凝睛。

很巧,莫立風指定的頁數包括其往後翻的幾頁,全部是那段時間她在涉及聶婧溪的舊房改建項目時額外產生的一些靈感碎片,但因為不符合聶婧溪的要求,所以冇有用在她遞交給聶婧溪的方案裡。

真的是碎片,根本算不上一個作品的雛形,恰好夾雜在這個畫本中,喬以笙原本以為,莫立風要注意的也該是其他看起來完整一些的速寫。

喬以笙跟莫立風解釋一番,這幾個靈感碎片的由來。

“你剛剛說,項目你已經不做了。”莫立風問。

“嗯,不做了。”

“等於冇有外界的要求再拘束你的自由發揮。”

“……師兄你是認為,這些靈感碎片值得完善?”

“嗯。”莫立風的語氣變得像是老師硬性要求學生完成一項作業,“完善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