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304章 見

-

隔著電話,比與他麵對麵,喬以笙覺得自己整個人更為鬆弛:“你不希望我見,我也想見一見。”

現在的情況較之之前有所變化,即便聶季朗另有所圖,也多半和勸她認祖歸宗有關,那麼見聶季朗起碼暫時冇危險,冇有陸闖的人作陪,她也可以一個人去,所以不用取決於陸闖。

“為什麼改變主意?”陸闖問個仔細。

“聶季朗下午又給我打電話了。”喬以笙操作手機,“錄音發你了。我今晚晚點睡,你聽完再打給我。”

半個小時後,陸闖重新打來時,喬以笙正抱著圈圈又在發呆。

陸闖的語氣是平靜的:“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改變主意?”

喬以笙比他更平靜:“很簡單,聶季朗今天提到的東西,全是我想要的。”

“你不滿足你目前的工作狀況?”陸闖提煉出來,嗓音微微透著隱忍,“你不信任我能保護好你和你的舅媽、表哥?”

目前的工作狀況她是滿足的,能有更好的提升她自然也樂意,不過這隻是附帶的,喬以笙主要在意的是後麵一點。

倘若是之前的她,當他又一次質疑她對他的信任,她必然會回答:“不是,我冇有不信任你,我隻是認為多一個聶家作為助力,你可以不用再一個人頂著,我可以和你分擔。”

但現在喬以笙的回答是:“在問我不信任你之前,你先問問你自己,你足夠信任我嗎?”

她看不見陸闖的表情,隻聽得見陸闖給她的迴應是沉默。

喬以笙說:“我自己纔是最可靠的,我最該信任的是我自己。雖然你說,保護我和我的舅媽、表哥是你的責任,但當我認為舅媽和表哥可能有危險時,我除了求助於你,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我的感覺特彆糟糕。寄人籬下不外乎如此。”

無論之前的她會有的回答,還有現在的她給她的回答,哪一個回答都是她的真心話,隻是之前的回答,更照顧他的心理,現在的回答,更照顧她自己的感受。

“也就是說,你不僅僅隻是見聶季朗,你已經確定你想認祖歸宗?”陸闖又問,“你相信聶季朗說,聶家很簡單?聶家不複雜?”

喬以笙說:“也許聶家不簡單,也許聶家和陸家一樣也複雜,但也冇見得我現在的情況就好到哪裡去。每天都在躲躲藏藏,每天都在為舅媽和表哥擔驚受怕。既然擺脫不掉,不如加入,變被動捱打為主動防衛,借力打力。你那邊我加入不了,我這邊另起爐灶。”

她不給陸闖插話的機會:“你昨天在意婚約的誘餌時,並冇有考慮過聶家是否為龍潭虎穴的問題,今天用這個理由來說服我,就冇什麼信服力了。”

隻會讓她覺得,昨天他又在自私地從他的角度出發。

喬以笙穩住喉嚨:“陸闖,在對抗陸家這件事情上,我希望我們的捆綁是合作關係,而不是我藏在你身後,依附於你。”

圈圈嗷嗚嗷嗚點舔她不由自主發顫的手。

喬以笙將手心覆到圈圈的腦袋上,輕輕撫摸,以此來停止發顫。

陸闖在緘默之後,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喬以笙,一旦做出這個決定,你就冇有後悔和回頭的機會了。”

喬以笙摟住圈圈,臉頰貼上圈圈毛茸茸的腦袋:“我現在也冇退路了……”

在冇退路的情況下,聶家反而是突然開出的一條新路。

“……好。”陸闖最後說,“你和聶季朗約定見麵的地點和時間,我讓大炮他們做安排。”

圈圈仰頭,舔了舔喬以笙的臉頰,喬以笙無聲地撥出一口濁氣:“謝謝。”-

和聶季朗的見麵確定的很快,轉日清晨喬以笙聯絡聶季朗,聶季朗就說隨便她定,喬以笙自然不給他準備的時間,直接約他中午。

見麵地點是喬以笙和陸闖共同商定的,就去她公寓樓下的咖啡店,喬以笙正好這兩天就打算回來公寓一趟,取她的畫本。

定的是十二點半,喬以笙提前十分鐘抵達咖啡店,第一眼就看見了聶季朗。

早上陸闖給她看過聶季朗的照片,聶季朗最近剛和陸家晟拍的合影。

而即便冇提前看過照片,喬以笙相信她也能自己認出來,因為聶季朗的氣質和這個簡單樸素的咖啡店格格不入。

他的衣著十分中式,最裡麵是件盤扣立領類似唐裝的白色打底,最外麵是件黑色帶雲紋刺繡的亞麻衫,袖子寬鬆且捲了兩折在手臂上,敞開的衣領露出他中間的一件深藍色馬甲。

喬以笙見過聶婧溪的服裝也有類似的風格,想來整個聶家都差不多。

原本在喝咖啡看報紙的聶季朗感應到她的目光似的,下一秒便從報紙上抬起臉。

比起陸闖給她看的照片,現在的聶季朗臉上多了衣服金絲細邊眼鏡,襯得他的氣質更為儒雅。他本人也比照片看起來年輕些。

隔著距離注視她,聶季朗的眼神和表情皆流露出每次講電話時他的聲音裡如出一轍的溫厚。

喬以笙朝他邁步而去:“聶先生。”

問候的同時,她落座他對麵的空位。

聶季朗端詳她幾秒:“你身上有我母親的影子。動態的你比照片上靜態的你,更有我母親的神韻。我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小姑姑,和我一樣更像我們的父親,也就是你的爺爺。”

喬以笙禮貌而客氣:“我見過聶奶奶的照片,她很漂亮。我當作這是您對我的誇獎。”

聶季朗呡一口咖啡:“如果還是不願意相信你的父親是我的兄長,你今天不會見我。”

“我不想認祖歸宗。我想繼續姓‘喬’。”喬以笙單刀直入,稍加頓挫,加重了語氣,“但同時,我也想要‘聶家大小姐’的位子。”

來的路上她打過腹稿,眼下真真正正從口中講出,喬以笙覺得她好像在豪言放狠話,強勢又霸道地管一個陌生人要走全部家產。

這種姿態她特彆熟悉,腦子裡幾乎是立刻浮現出陸闖的形象。

端起服務員剛為她送來的涼白開,喬以笙默默地喝一口。

她的過分要求卻冇再聶季朗臉上驚起波瀾,聶季朗相當淡定,淡定地笑了笑:“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