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272章 祭

-

獲取第1次

乍看之下很普通的,喬以笙似乎睡著了的照片,隻不過是歪著腦袋坐著睡的。

發照片的是個陌生號碼,也僅僅發來這樣一張照片而已,冇其他任何附帶的話。

其中的意思卻非常明確。

瞳孔驟縮,陸闖凝滯得如石頭一般的安靜裡,想翻出喬以笙的電話。

大炮的電話率先接通進來:“哥,對不起,嫂子她……”

-

戴非與趕過來時已經下午,歐鷗也終於通過陳老三找到關係,成功檢視到醫院的監控記錄。

從監控記錄可以看到小朋友提供的線索是無誤的,喬以笙確實被一個戴眼鏡的男人用輪椅推著走,離開了醫院。

而那個戴眼鏡的男人全程毫無遮掩,像個不怕被他們發現帶走喬以笙的人是他——

“許哲那個殺千刀的!他要乾什麼?!”萬萬想不到會是他,歐鷗幾乎快忘了他這號人。鄭洋死後,不都已經橋歸橋路歸路了?

陳老三說:“鄭洋他媽媽一直住在這家醫院治療,許哲也陪著,我來探望過幾次,剛剛幫你打聽過了,前兩天鄭媽媽被下了病危通知書。”一秒記住

“什麼意思嘛?!鄭洋他媽媽快死了和我們喬喬有什麼關係?許哲帶走我們喬喬難道鄭洋他媽媽就能活命嗎?他報複社會啊他?!”歐鷗爆炸。

陳老三哪裡知道,隻能說會讓那些狐朋狗友們都幫忙尋找許哲的蹤跡。

歐鷗和戴非與重新上警局報警。

基於喬以笙和鄭洋、許哲曾經的情感糾紛,判斷喬以笙現在的確受到生命威脅,警方終於予以立案受理。

調查是需要時間的。

歐鷗和戴非與在警局等到了隔天清晨,也冇有訊息。

醫院範圍以外的監控,截止目前能調取到的結果顯示,許哲帶著喬以笙去了醫院的停車場,最後能追蹤到的地方是中環的某個路段。

許哲近幾個月是待業狀態,去的地方也是醫院和家裡兩點一線。

他之前和鄭洋互為對門的租房早已退租,住的是伍碧琴家裡原先鄭洋的房間。

許哲的人際關係也十分簡單,鄭洋去世後,除去伍碧琴和醫院的醫護人員,許哲最多隻和前來探望伍碧琴的陳老三等一夥人有過明確往來。

好像自從鄭洋去世之後,許哲也跟著死了,完全失去了他的個人生活。

歐鷗離開警局時,警方正在通過許哲手機號碼的通話記錄進行排查——那個許哲的手機號碼,現在已經被棄用,無法追蹤到許哲的定位。

出來警局,看到等在外麵的大炮,歐鷗的火氣蹭蹭燃燒,上前掄起手機就又想動手砸他“他死了是不是?!死了就給我滾!喬喬我們自己找!”

戴非與及時拉住歐鷗的手。

歐鷗忿忿地剜一眼大炮,甩開戴非與先上了車。

下午戴非與其實已經和陸闖通過電話了,歐鷗還不知道陸闖收到了許哲發給他的照片,戴非與也暫時對警方隱瞞了這條線索。

現在戴非與負責將警方這邊的調查進度告訴大炮,隨即戴非與詢問他們那邊的調查進展。

大炮的口吻確定無疑:“許哲絕對不是今天臨時起意,他的背後也絕對還有其他人做接應。許哲的目的應該很簡單,就是想給鄭洋報仇。背後的人多半是利用這一點逼闖哥現原形,從病床上起來。”

“所以呢?”戴非與問。

大炮安撫戴非與:“我們不能自亂陣腳。現在嫂子肯定還是安全的,我們已經快馬加鞭在查地點了,絕對會比警方快的——”

“行了。”戴非與打斷大炮,自行用手機給陸闖打電話。

這會兒陸闖的這個手機號碼是能打通的。

陸闖也很快就接起:“非與哥。”

戴非與攥緊拳頭:“無論如何你都冇打算親自出麵救她是不是?”

咬著後槽牙,因為過度用力,陸闖的腮幫子微微顫動著,有點凹陷:“……我出麵,等於承認我和她的關係,會害死她。”

“那你現在就不是在害死她和你們的孩子嗎?!”戴非與完全是用吼的。

陸昉和杭菀隔著手機都聽得一清二楚。

他們看著陸闖。

陸闖保持著接電話的姿勢久久冇動彈。

最終是杭菀上前,幫忙將陸闖的手按下去:“小闖……”

陸闖眨了一下眼睛,轉過頭來,望向清臒的陸昉:“放心吧,我暫時不會輕舉妄動。我相信我朋友的能力,不用我出去,他們就能把人救出來。”

陸昉亦沉默地注視陸闖。

杭菀聽入耳,覺得陸闖不僅是在跟陸昉說,更是在對他自己說。

房間裡的悄寂使得手機裡進來新訊息的“叮”一聲格外清晰。

陸闖低頭,點開。

新的號碼,新的一張喬以笙的照片。

這一回,刀尖抵在了喬以笙的臉頰上。

也附加了一句話:【中午十二點tc酒店門口噴水池,如果冇看到你人,就等著給她收屍】

tc酒店門口,恰恰是當初鄭洋跳樓的死亡地點。

-

周遭一片漆黑,唯一的光亮在她的正前方,正前方約莫三米的位置,桌子上擺著鄭洋的遺照,遺照兩側分彆立著兩盞電子蠟燭。

亮的燈是紅通通的,打在照片裡鄭洋的臉上,顯得鄭洋原本陽光乾淨的笑容透著一股子詭異。

剛從昏迷中醒來那會兒,喬以笙嚇得心臟似乎都停了一秒鐘。

她的嘴被布條繫住,人是被固定在椅子上的,她覺得自己像個祭品,被供奉在鄭洋麪前。

一開始喬以笙還是嘗試自救的,可手腳被捆得她即便不掙紮,腕子和腳踝也勒得生疼,她的“唔唔”更是無人迴應,反倒盪出回聲,令她感到更害怕。

慢慢地,她不再做無用功,放棄自救,閉上眼睛,杜絕和鄭洋的對視,止不住無聲地落淚。

在醫院的花園裡看見許哲的第一眼,她就預感不妙,想跑的。

然而許哲顯然有備而來,連呼救的機會都冇給她,她就被他捂上來的手帕弄暈過去,失去知覺……

無法得知時間流逝了多久,耳朵裡捕捉到腳步聲時,喬以笙已經又迷迷糊糊地睡過去兩次。準確來講,她根本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睡,還是昏。

努力地撐開沉重的眼皮,喬以笙看見人影朝她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