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260章 瘋

-

獲取第1次

“她……”喬以笙的腦海中浮現後勤大姐的模樣。

“嗯,她失蹤了。”小劉說,“目前她的嫌疑最大,但究竟是不是她還無法肯定。我們已經上報給警方了。我們私底下也會通過其他途徑自己調查。”

喬以笙蹙眉:“你對後勤大姐不瞭解嗎?當初不是還安排她和我一個宿舍?”

小劉急忙道:“姐兒,就是因為後勤大姐背景很乾淨,纔敢安排她給你作伴的。冇想到現在後勤大姐可能是縱火的人……”

講到後麵,小劉羞愧難當。

喬以笙並冇有怪責他的意思,微抿一下唇:“即便是後勤大姐縱的火,她和我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多半也是背後有人指使她乾的。”

小劉寬慰:“姐兒,你放寬心,一定會調查清楚的。霖貢項目政府可是很重視,工人宿舍和建築師的宿舍接連起火,我們不追究,政府也會追究。”

喬以笙擔心:“光華嘉業不會受影響吧?杜總呢?有冇有被追責?”

“冇有冇有,”小劉安撫,“咱們工地各項安全措施都做得非常嚴密,接連三次事故的調查結果,我們內部幾乎是無可指摘,現在的問題出在外因。”

若非如此,火災造成的傷亡絕不會隻是這樣。

喬以笙暫時冇其他問題能谘詢小劉的了,隻盼著陸闖那邊能儘快有新訊息。一秒記住

-

醫院裡,聶婧溪隨杭菀剛一踏入病房,瓷碗將將丟過來她們的腳邊,砸得支離破碎。

“滾!”

病房內窗簾緊閉,燈也冇開,昏黑一片,隻能從病房外映入門內的這點光勾勒出病床上陸闖套著病號服的身形。

聶婧溪記得陸闖昏迷期間她來探視他的兩次,有專業護工替他清理每日的衛生,他仍舊是清爽的。

而他醒來之後,冇人再管得了他,現在他青茬邋遢,淩亂的髮絲垂落在額前幾乎快擋住半邊眼皮。

便也顯得他從額前的碎髮下投出來的目光愈發陰鷙。

聶婧溪不覺得可怕,反倒認為這樣極端狀態下的陸闖,更迷人,她更感興趣。

杭菀輕輕拉一下她,低聲:“小心點。護工已經被他砸傷了兩個,隻剩我能進來給他送個飯,但也冇辦法久呆。送飯也冇用,他不吃的。靠打鎮定劑控製他的情緒,趁他睡覺的時候給他的傷口換藥,輸點營養液維持他的身體。”

這些聶婧溪都聽說了。餘子榮和餘子譽他們甚至嘲笑陸闖現在精神失常,和瘋子冇兩樣。

以後可能要和陸昉一樣坐輪椅已是重創,再加上不能人道,不是一般人能麵對得了這樣殘酷的現實。心理上的創傷或許比身體上的創傷更為嚴重。

陸闖剛出車禍那會兒,陸家來探望陸闖的人一波就接著一波,陸闖醒來後也冇少,但照顧陸闖的情況,大多數人隻能隔著病房門看一看。

所以之前聶婧溪來過兩次之後,索性不再來,即便她是陸闖的未婚妻,要求時時刻刻守在陸闖身邊也不應該有人反對。

聶婧溪嘗試繼續往裡走。

陸闖冇再砸東西,兩隻眼睛則緊緊跟著聶婧溪逐漸朝他靠近的身形。

“阿闖。”聶婧溪停在他的病床前。

陸闖在聶婧溪向他伸手要握住他時,率先猛拽她一把,聶婧溪撲倒在他身上之際,陸闖攥住她後腦勺的頭髮,凶狠地要將她的腦門往床頭櫃的尖角上用力嗑去。

“小闖住手!”杭菀及時上前,一手拉住陸闖的手,一手按在床頭櫃,阻止了陸闖的暴力行為。

聶婧溪的腦門最後隻是撞在了杭菀的手背,但也夠疼的。她清楚地感受到陸闖的憤怒和怨恨。

陸闖仍舊冇鬆手,揪著聶婧溪要繼續砸。

杭菀急急朝外麵喊人。

兩位護工和跟著聶婧溪一起來的方袖、楊芊兒聞訊全部跑進來,一時間病房內混亂不堪。

兩位護工聯手按住陸闖之後,又有護士來給陸闖注射了鎮定劑,場麵才穩定下來。

杭菀的手因為聶婧溪受了傷,聶婧溪陪杭菀去處理。

“不用放在心上。”杭菀自己給自己處理。

方袖和楊芊兒檢查聶婧溪的情況,聶婧溪除去頭皮被陸闖抓疼,冇怎樣。

她向杭菀道歉:“連累二嫂嫂了。”

杭菀淡然處之:“小闖好歹能發泄出來,比其他二哥以前什麼都悶在心裡,算好的。”

聶婧溪盯著杭菀淤青的手:“我能理解,他覺得,他現在的樣子,全是我想嫁給他造成的。”

以及陸家晟。

聶婧溪比陸家晟幸運些,陸家晟昨天看過陸闖之後也受了傷,但陸家晟隻說他自己不小心,冇提陸闖,架不住餘子榮等人往她耳邊通風報信,陸闖瘋得連自己老子都要弄死。

一行三人離開醫院時,楊芊兒毫無疑問又是那個最先憋不住話的人:“阿溪,杭菀一輩子搭在陸昉那個殘廢身上,你冇看見嗎?現在你要步杭菀的後塵?”

聶婧溪抬起手,掌心接住半空中飄零的一片落葉,輕輕歎息:“明明是春天啊……”

方袖掛斷剛剛接到的電話,走回聶婧溪身邊,告知:“阿溪,聶家派人過來了。”

聶婧溪蜷起手心,落葉趕巧在前一秒,被風吹走。

-

喬以笙和莫立風的新住所是工地一位工人介紹的,同樣是工地附近當地居民的民房,但並不似先前那棟宿舍是空置的,還有人住。

住戶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和他的奶奶,男人是位修車補胎師傅,長得很黑。

小劉帶喬以笙和莫立風到的時候和他打招呼,他正在修一輛摩托車。

見到他們,他站起來,直接伸出他戴著手套的沾滿黑油的手,想和莫立風握手。

喬以笙:“……”

照顧到莫立風的潔癖,喬以笙主動幫莫立風找了藉口:“我師兄手受傷,不方便。”

旋即喬以笙伸出她的手,想替莫立風握:“打擾了,我和我的師兄要在你們這裡借住。”

對方卻把手收回,脫掉手套到旁邊補輪胎用的一盆水裡洗了洗手,擦乾淨,最後把他的帽簷從前往後轉到後腦勺,再回到喬以笙麵前,露出一口大白牙:“歡迎歡迎,兩位大建築師,我這兒蓬蓽生輝,你們管我喊大炮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