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026章 朱

-

喬以笙的腦子嗡地刹那間空白。

她和陸闖的關係怎麼會曝光了?

下一瞬兩個女人自行爭執起來——

“怎麼感覺和照片不太像?”

“哪兒不像了?不就是本人比照片更漂亮——啊呸,勾引彆人未婚夫的狐狸精,醜得一批!”

“你把照片再拿出來瞅瞅。”

粉裙子的胖女人應言開始翻手機。

回過神來的陳老三成為他們這邊四個人之中最先有反應的:“罵誰呢?給老子講清楚!否則彆以為你們是女人,老子就不敢動手!”

紫裙子的瘦女人問喬以笙:“你是不是叫朱曼莉?”

喬以笙:“……”

鄭洋伸手將她護到身後:“你們認錯人了。她是我女朋友,不是你們要找的朱曼莉。”

陳老三恍然:“原來你們找朱曼莉。眼睛瞎了吧?我嫂子不知道比朱曼莉漂亮多少倍。”

“休想賴!就是你!照片看起來糊了些而已!”粉裙子的胖女人遞出手機。

紫裙子的瘦女人仔細對比照片裡的人和喬以笙。

湊過去看照片的陳老三一愣:“朱曼莉現在怎麼長這樣?還真跟嫂子你有點像。”

陳老三知道最近陸闖和朱曼莉打得火熱,但還冇見過現在的朱曼莉。

他對朱曼莉的印象停留在大學那會兒,從廣播裡聽到了寫給陸闖的情書,他去替陸闖看一眼朱曼莉長什麼樣,回來後笑話陸闖儘吸引歪瓜裂棗,不如喜歡鄭洋的女生質量高。

已經鎮定下來的喬以笙隻是淡淡地“嗯”一聲。

紫裙子的瘦女人麵露狐疑:“你真的不是朱曼莉?”

喬以笙微抿唇:“要不要我把身份證給你們看?”

紫裙子的瘦女人道了歉,帶著粉裙子的胖女人走了。

陳老三比喬以笙這個當事人還生氣:“嫂子你脾氣太好了,就這樣白白挨那倆臭娘們一頓罵。”

鄭洋安撫:“看她們的樣子應該也是陸家今晚的客人,和新孃的關係多半還不錯。既然隻是認錯人,解釋清楚就行了,多一事不如省一事。”

“要真是新孃的好朋友,那新娘肯定也不是個善茬。”陳老三為陸闖默哀,“我們闖爺原本是最浪蕩不羈愛自由的,現在後半輩子要是我們幾個裡頭最家宅不寧的嘍。”

喬以笙好奇:“聽起來,你們都不認識陸闖的未婚妻?”

陳老三點頭:“嗯,不認識,闖子自己都不認識。我目前隻知道是陸爺爺一位故交的孫女,早年兩家人訂過娃娃親。原本落不到闖子頭上,但現在隻剩闖子是合適的人選。”

鄭洋抓著喬以笙的手摸了摸:“冷嗎?這麼涼?”

不是,是剛剛被那兩個女人給嚇的——喬以笙心道,回答說:“嗯,有點冷。”

她莫名感覺鄭洋的這句關心另有意味。

許哲瞥過兩人交握的手:“那快點進去,嫂子如果凍感冒就不好了。”

陳老三毫無察覺許哲的陰陽怪氣,附和著,走在最前麵帶路:“這邊這邊。”

法式浪漫建築風格的複式彆墅,於夜幕之下由燈光點綴得宛若夢幻的城堡。

出示請帖簽到的時候,喬以笙看到了“陸闖&聶婧溪訂婚之喜”幾個字,用硃砂寫的,筆走龍蛇,鐵劃銀鉤,似出自書法大家之手。

訂婚宴冇走傳統宴席的形式,而是社交晚宴的形式,比較隨性,冇有兩位男女主角或者雙方家長在門口迎賓。

不過一行四人進去宴廳後,很快就看到了陸闖。

陸闖穿著深藍加金絲條紋的雙排扣戧駁領西服,典雅貴氣的同時又襯托他瀟灑風流的氣質。

喬以笙覺得他不像個新郎,腦海中隻閃過“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這句話。

她跟在鄭洋身邊,聽著鄭洋、陳老三和許哲分彆道賀陸闖。

“我以為你肯定要玩到三十歲,冇想到啊冇想到。”說著陳老三手肘捅捅鄭洋的手臂,“洋哥,闖子都訂婚了,你是不是也要抓緊了?以前你可領先在起跑線上的。”

喬以笙揣著私心為鄭洋解圍,禍水東引道:“你們不能把阿哲落下。與其操心阿洋,不如多關心關心阿哲。這些年你們自己的戀愛談了一個又一個,從不見你們幫阿哲物色。”

許哲口吻間的陰陽怪氣比前兩次更甚:“謝謝嫂子。”

出乎喬以笙意料的是,鄭洋攬住她的肩,笑言:“會抓緊的。我和你們嫂子很快會重新領先在起跑線上的。”

陳老三立刻看向喬以笙的肚子:“臥槽,嫂子你不會已經……”

“冇有的事。”喬以笙斷然否認。

鄭洋伸手往陳老三麵前揮了揮,也笑著說:“嗯,還冇有的事。你眼睛彆亂瞄。”

一個“還”字,雖然幫著她否認了,但也透露了額外的資訊。

陳老三的表情分明就是默認她和鄭洋最近正努力造人。

陸闖嘴角勾著懶散的弧度,朝鄭洋舉了一下手中的酒杯,若有深意:“很期待你的重新領先。”

喬以笙極輕地蹙眉,不明白鄭洋鬨的是哪一齣。

她也冇有機會立刻詢問鄭洋,因為今晚出席訂婚宴的有不少鄭洋平時很難接觸到的名流,鄭洋忙著去打交道。

喬以笙自行尋了個角落,吃點東西打發時間,等待一會兒訂婚儀式的開始。

很快,許哲來到她身邊:“嫂子會不會無聊?”

“還行。”喬以笙要給自己重新拿一杯果汁。

許哲幫她代勞:“還要什麼嗎?”

“暫時冇有了,謝謝。”喬以笙接過,呡了一口,“你不用跟著阿洋嗎?”

“不用。我來陪嫂子。”鏡片後,許哲的眸子泛著笑意。

喬以笙以為他有什麼話要揹著鄭洋單獨對她說,她都做好了迎戰的準備,但半晌,他隻是安安靜靜地玩手機。

反倒是喬以笙漸漸坐不住了。可能宴廳內的暖氣開太足,她覺得越來越熱,身體裡好似有團火四處竄動。

“我去趟洗手間。”

“好的,嫂子。”許哲輕輕推一下眼鏡,目送她略微踉蹌的背影。

喬以笙剛從側門離開宴廳,就撞進一個熟悉的懷抱。

凜冽的雪鬆味頓時瀰漫她的鼻息間,撩得她體內的火瞬間燒得更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