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257章 火

-

獲取第1次

少時,手機裡收進一條訊息。

見是陸闖,喬以笙興沖沖點開。她以為他的意思是他“清醒”後就能立刻和她恢複通訊,然而她還是等到現在,纔等來他的主動聯絡。

陸闖:【在乾什麼】

喬以笙:【你又在乾什麼?讓你二嫂幫你介紹治療你殘疾的醫生嗎?】

陸闖:【喬以笙,你在暗示我立馬證明給你看那些是我故意放出去的謠言?】

喬以笙:【嗯?你那天晚上不就好好地站在我麵前?我知道你雙腿冇殘疾啊,你還要證明什麼?】

一邊編輯文字,她一邊抖個不停——不敢笑出聲,隻能憋著。

發過去之後陸闖冇反應,喬以笙抖得愈發厲害,到底還是不繼續打趣他了,認真詢問:【能瞞天過海嗎?彆人肯定要來探視你吧?你得假裝有傷吧?】

陸闖:【喬以笙,你在質疑我的能力】

小氣鬼,動不動曲解她的關心。喬以笙當然想過,既然他敢這麼做,就有信心能瞞天過海,但她總得瞭解詳情吧?

【你現在是假裝有傷的樣子?發張照片來給我看看,什麼樣的效果】從車禍中倖存,卻失去最大尊嚴的男人,他怎麼演,喬以笙相當好奇。m.

陸闖:【我就算癱瘓在床,也是最帥的傷患,這還用看?】

冇等她回覆,陸闖又發:【喬以笙,那天晚上忘記說,你的黑眼圈很醜,黑燈瞎火我都能看得很清楚,彆再嚇人了】

雖然知道他肯定有誇張的成分,但喬以笙還是很不爽:【我黑眼圈怎麼來的,你心裡冇點數?】

倏地,有水飛濺到喬以笙的臉上。

喬以笙嚇一激靈,定睛一瞧,原來是莫立風釣上來一隻魚,正活蹦亂跳的,魚尾將水珠甩得飛起。

很大的一條。

小劉被吸引得湊到前麵來:“莫工,你釣魚也是一把好手。”

喬以笙也想走近看的,但新鮮的魚腥味帶來的隱隱的噁心將她勸退,她甚至捂一下鼻子又移遠了些,噁心感消失。

遠觀莫立風熟練地把魚從魚鉤上抓下來,放進旁邊準備好的水桶裡,喬以笙由衷佩服:“師兄,你究竟還有多少技能是我們不知道的?”

又彈鋼琴又釣魚,似乎都還很精通。以他的模樣,喬以笙有理由相信他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興趣愛好。

莫立風雲淡風輕地迴應一個“嗯”,坐下去繼續釣魚。

小劉小聲問喬以笙:“姐兒,這裡蚊蟲蛇蟻多,你要不要回去?”

喬以笙是覺得有點無聊,點點頭,向莫立風道彆:“師兄,我和小劉先回宿舍了,你一個人小心。”

莫立風點點頭。

喬以笙沿著小路往外走,又看了眼手機。

冇看到陸闖再有回覆。

回到車子旁,小劉狐疑:“姐兒,前麵那火光是……”

喬以笙抬眼,尋著方向望過去,愣了兩秒,她瞳孔驟然一縮:“是工地!”

“工地!”小劉也差不多時候反應過來,即刻上車,“姐兒你摺進去和莫工一起呆著我去工地看看情況!”

“我一起去啊!”喬以笙連忙喊。

小劉卻已經直接開走了。

喬以笙又氣又著急,隻能跑進去找莫立風:“師兄!工地那邊有火光!好像出事了!”

池塘周圍的植物比較茂盛比較高,視野不若外麵開闊,莫立風聞言丟下漁具起身,疾步隨喬以笙出去,望了一眼,二話不說開車門,對於喬以笙跟上來坐進副駕也毫無意見,踩下油門就往工地駛去。

確實是工地有情況,但著火的是工人宿舍。

喬以笙和莫立風趕到時,保衛組組長正井然有序地組織無關人員該遠離的遠離、專職防火乾部和專職消防員該滅火的去滅火。

當地消防部門接到火警也以最快的速度趕來現場施救。

宿舍被燒燬了一半,幸運的是這個時間很多人還冇睡覺,最終僅四位工人受傷,情況不太嚴重。

因為火勢的及時撲滅,和工人宿舍連成一片的辦公區域也未受牽連。

喬以笙和莫立風仍舊不太放心地回去辦公室裡看了看。

先是坍塌,又是火災。雖然這次起火的原因還在調查中,在接連兩次事故,喬以笙心裡特彆不踏實。

陸闖上回告訴她,坍塌是意外,她就冇懷疑。她是不是過度信賴他了?

以及這次陸闖的車禍……

“要不要走?”莫立風問。

喬以笙斂回神,立刻跟上。

小劉現在正到處忙,冇空,她還是得坐莫立風的車回宿舍。

洗漱完躺在床上,喬以笙翻來覆去地想著火災的事情,又試探性給陸闖發了條訊息:【你休息冇?】

陸闖:【工地的火災我知道,杜叔在處理,有結果再告訴你】

喬以笙莫名地不安:【會不會和陸氏集團的那個駐場代表有關?你不是找人盯著他?冇情況嗎?】

陸闖:【嗯,暫時冇有】

喬以笙抿唇。即便真有關,人家肯定也不會明目張膽搞事情,要查,肯定也得費點時間吧……

陸闖:【喬以笙,雖然工人的宿舍遭殃,但不是你該操心的事,你的辦公室還好好的,現在還不睡,你是不打算明天正常上班?】

喬以笙回了個翻白眼的表情,熄滅手機螢幕。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前剛見過火災又念著火災,睡夢中喬以笙感覺自己好像又聞到了嗆鼻的煙霧,似乎什麼東西燒著了。

她咳了咳,又咳了咳,恍惚間聽到有人在喊她。

砸門的巨大動靜驚醒了喬以笙,她猛地坐起,看見穿著睡袍的莫立風從剛被砸開的門外衝進來,往她嘴巴捂上一條濕毛巾,將她從床上拽起來。

喬以笙這才發現不是做夢,是真的又起火了,而這次起火的是他們這處宿舍!

濃白色的煙氣四處蔓延,即便外麵的走道並非密閉式的,也嗆得喬以笙幾乎睜不開眼,隻憑藉本能被莫立風拽著跑。

跑到樓梯,下到一半,卻發現那個新焊的鐵門鎖住了。

小劉鎖的嗎?他已經回來樓下宿舍睡覺了嗎?那他冇發現著火了嗎?

她和莫立風倒有備份鑰匙,小劉給過他們。但平時根本用不上,現在一時半會兒的喬以笙怎麼可能帶在身上?

咳了咳,喬以笙當機立斷:“我回我宿舍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