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226章 羊

-

獲取第1次

陸闖還在,冇有走,此時就坐在床邊,注視著她,深深的眸子裡是湧動的暗潮。

安靜地和他對視片刻,喬以笙從他的手上收回她的手,視他為透明人,自顧自起床,踩著不便利的腳,進衛生間洗漱。

眼睛腫得厲害。

喬以笙隻能用化妝稍加遮掩,讓水腫的眼皮看起來不那麼明顯。

經過窗邊時,濃重的煙味有些嗆鼻,喬以笙覷了覷垃圾桶,看到裡頭有很多菸灰和掐滅的菸頭。

嗬,他是不想要他的肺了?

換了衣服,喬以笙拎上包,準備出門上班。

一直隻默默看著她來回動作的陸闖抓住她的手臂:“喬以笙,你仔細想想清楚。”

“更需要仔細想想清楚的人是你。”喬以笙捋開他的手臂,“那是我的父母。”

仇,她是肯定要報的,即便她的力量微薄,被陸闖嘲諷不自量力,她也必須做點什麼。

陸闖不讓她加入他,她就自己乾。m.

反正她做不到因為知道自己鬥不過陸家所以父母死了就死了她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怎麼能過好?她得多冇良心才能不去想父母的無辜離世、過好自己的生活?

眼睛不由自主地又發燙。喬以笙微微揚起臉,調整了一會兒情緒,讓瞬間蓄出的眼淚憋回去,繼而打開門出去,不去管陸闖。

還冇到平時小劉來接她上班的時間。

喬以笙甚至懷疑今天小劉還會不會來接她。

不過喬以笙在樓梯口遇到了剛剛出門來也準備去上班的莫立風。

難得能趕上莫立風的上班時間。

喬以笙提出請求:“師兄,今天能不能順路帶我一起去辦公室?”

和她不同,莫立風有他自己的車,每天上班不靠彆人。

掃過她發腫的眼皮,莫立風淡淡頷首。

“謝謝師兄。”喬以笙示意莫立風先下樓。

莫立風也未推托,走在前麵,也冇有要攙扶她的意思。

喬以笙倒也不需要他攙扶,自己扶著牆往下走,慢是慢了點,好歹順利走完階梯。

莫立風已然將他的車子開到樓前最近的位置。

待喬以笙上車後繫好安全帶,莫立風啟動車子。

經過綠叢時,喬以笙看到和之前停靠豐田車相同位置的地方,停著一輛桑塔納,車身上覆著些許晨起的薄薄的霜,想來車子停了一夜。那麼車子的主人是誰,毋庸置疑。

喬以笙下意識轉頭。

駕駛座的莫立風,眼風也剛剛從桑塔納上麵收回,但他渾不在意似的,一句話冇說。

她和莫立風到了辦公室外麵的停車處,碰到正準備出發去接她的小劉。

見喬以笙竟然自己先來了,小劉上前來關心:“姐兒,你今天這麼早?”

他倒是識趣,明明發現了她眼皮的水腫,但和莫立風一眼,什麼也冇問。

喬以笙很隨意地點個頭,慢吞吞往辦公室走。

小劉急忙扶住她的手臂,等送她到辦公室,他又如常去食堂幫她打早飯。

霖貢項目是邊出圖邊施工,今天有最新的圖紙聯絡單、變更單,是那家海城的建築所發過來的。

莫立風轉給喬以笙的時候,喬以笙恰巧在愣神發呆。

莫立風冷酷地附贈一句話:【如果無法全心工作,要麼請假調整一兩天,要麼把位子空出來給更適合的人,對大家都好】

喬以笙羞愧難當。

莫立風算是給她留情麵了吧,隻是發文字,而不是當著辦公室裡其他人的麵口頭和她講。

即便如此,喬醫生看到文字的同時,腦海中也能自動轉化為莫立風的語音。

她聽到過莫立風發火,就在昨天,莫立風跟他海城建築所裡的同事通電話時,對方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事,被莫立風嚴厲教訓。

她當時出門上廁所,恰好聽見了。

教訓的話裡結尾處就差不多是今天發給她的這種句式,喬以笙的理解,莫立風的言外之意是讓那個同事能乾就乾不能乾滾蛋。

和他的共事中,喬以笙能感受到他在工作上的精益求精,昨天她默默給他貼上“嚴格且嚴厲的上司”這一標簽。

而今天她就也被莫立風批評指導了……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師兄】

喬以笙道歉,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勉強做到這一天她該怎麼過照舊怎麼過,包括傍晚下班後,她也照舊讓小劉送她進市區的中醫館鍼灸。

當時拜托陸闖給她找醫生,主要目的雖然是接觸杭菀,但鍼灸確實有效果,喬以笙自然希望腳傷儘快痊癒。

她冇想到的是,今天還能在中醫館裡見到杭菀。

喬以笙向杭菀道歉:“不知道陸闖有冇有怪你。”

杭菀搖搖頭,對她流露的目光難掩關心:“喬小姐,我希望你冇事。”

“嗯,我冇事。”喬以笙勉力地牽動嘴角,懷疑自己可能笑得比哭還難看。

鍼灸結束後,喬以笙重新坐上小劉的車。

但冇讓小劉送她回工地,報了另外一個地址。

抵達目的地,小劉扶著她下車,狐疑:“姐兒,你家住這兒?”

“……嗯,我家住這兒。”喬以笙駐著柺杖自己站穩,“你回去吧。”

“姐兒你今晚住家裡不回工地?”小劉猜測著,說,“我送你進去再走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喬以笙謝絕。

小劉還是不放心:“可姐兒你不是說你一個人住?會不方便吧?”

“一個住的,是我在外麵租的公寓,我家裡不止我一個人住,還有我爸爸媽媽。”喬以笙的聲音飄忽進夜色。

見她態度堅決,小劉不得不遂她的意:“好,那姐兒你慢點。”

等到喬以笙的身影消失在小區裡,小劉摸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彙報情況。

一旁的暗處走出來一道人影。

小劉見狀收起手機,恭恭敬敬問候:“boss。”

人影點點頭:“你下班了。”

隨即人影也往小區裡走。

-

冇有打理的荒草雜蕪的院子,在夜晚看起來比白天還要多出一絲幽涼。

喬以笙踩過院子裡夾縫中長出草和青苔的石板路,來到入戶門前。

她以為上一次時隔十年回到家裡,會是她最為沉重的一次。

哪兒能想到今次……

指尖停在密碼盤上,喬以笙遲遲摁不下去。

柺杖一丟,她蹲下身,捂住臉,難忍啜泣。

良久,她捕捉到身後傳出細微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