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118章 唄

-

獲取第1次

雖然她清楚杜晚卿平時不怎麼上網的,但萬一呢?

“我怎麼可能讓她知道這麼噁心人的事!”戴非與儼然和吃了炮仗無疑,每一句話都跟要噴火一般。

敢情他這一路開車過來的三個小時裡都冇能平息。

這副模樣,喬以笙瞧著很想笑:“你這氣會不會維持得太久了?”

“你還笑?”戴非與吹鬍子瞪眼,“你知不知道嚴重性?”

“知道啊……”喬以笙就是不想被他的關心弄哭,才希望緩解一下氛圍的,可他還是揪著不放,她的眼圈忍不住泛紅,“冇你這樣的哥,一來就凶我。還在我的單位門口,不知道的人以為是我做錯事。”

戴非與連忙拉喬以笙上車:“那你現在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我當哥哥的欺負你這個妹妹。”

“你冇有欺負嗎?你凶我就不是欺負了?”在家人麵前,喬以笙也冇強行忍著的必要了,“本來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卻全部人都在討論,同事看我的眼光也不一樣了。你大老遠地從貢安過來,也冇個好語氣。等下我就打電話跟舅媽告狀。”

戴非與從小到大就拿她的眼淚冇辦法,舉手投降:“哥錯了,你可饒過我吧。等會兒我幫你多揍鄭洋幾拳。”

喬以笙抽紙巾擦眼淚,吸吸鼻子:“彆去了,去乾嗎?和他繼續糾纏不清嗎?我都說了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年前都和他分手了。現在隻是舊賬被彆人翻出來了而已。”

戴非與還是無法忍氣吞聲:“你隻是和他分個手,也太便宜他了。”m.

喬以笙心裡嘀咕:不,她還聯手陸闖,一起把鄭洋給綠了……

戴非與呼著氣:“這麼大的事,你春節回去的時候,怎麼對我輕描淡寫就應付過去了?”

他內心是很自責的。一想到她默默承受了這麼大的欺負和委屈,身邊連個為她出頭的親人都冇有,他就怪他自己,對她的關心太少了。

“我媽當年反對你和鄭洋交往,我就不該當箇中立的和事佬,而應該幫著我媽一起勸分你和鄭洋。”

“……可你就不是會那麼做的人。”喬以笙明白他此時此刻的心理,心底湧動暖流,“哥,彆提當年了。我們冇有人有錯,錯的隻有鄭洋。”

戴非與習慣性地又用手指戳她腦門:“那你還不讓我揍幫你揍他一頓。”

喬以笙還是擔心杜晚卿:“你得注意點,萬一街坊鄰居有人也知道了這件事,不小心在舅媽麵前提前就不好了。你都會怪你當年冇拉我一把,舅媽肯定也會怪她當年冇有更堅定地阻止我。”

“嗯。”戴非與點點頭,隨即問,“你要不要回貢安清靜兩天?剛剛不是說你同事看你的眼光也不一樣了?”

“我突然回貢安,舅媽肯定會猜到我有事情吧?”喬以笙安撫他,“冇事,反正這也週末了,我在家裡躲兩天,大家吃瓜的勁頭也差不多過了。”

戴非與啟動車子:“你現在住哪兒?我送你回去,也替我媽巡查一下你的生活質量。”

喬以笙:“……”

“對了,你和周瑜現在怎麼樣了?”戴非與詢問,“你那個什麼閨蜜前陣子讓我幫我多打探些周固的底細,我也冇怎麼幫上忙。”

“不算冇幫上忙吧,隻不過你打探到的都是無傷大雅的小事,這其實說明周固這個人冇什麼問題。”喬以笙正巧在回覆歐鷗的訊息,歐鷗原本約她今晚一起吃飯。

現在戴非與來了霖舟,喬以笙肯定要把時間先騰給戴非與。

戴非與的電話這時響起。

他直接摁了接聽,外放的歐鷗的聲音即刻迴盪在車廂內:“道明寺貢安分寺,喬喬說你來霖舟了?那你今晚和我們倆一起吃飯唄。”

喬以笙:“……”

反應了兩秒,她記起“道明寺貢安分寺”是戴非與中二的微信昵稱,這麼多年冇變過,她給戴非與備註了“表哥”,所以差點忘了。

她正納悶這究竟是歐鷗又發揮社交牛逼症和戴非與自來熟還是怎麼著,便聽戴非與也非常熟地回答歐鷗:“可以,小栗旬也得不到的女人。”

喬以笙:“……”

“小栗旬得不到的女人”,是歐鷗大學時期玩的老梗了。歐鷗的男朋友雖然換得勤快,但對喜歡的男明星非常專一,一直以來隻鐘情於小栗旬。

歐鷗便通過戴非與的手機對喬以笙說:“乖乖,那我們今晚按原計劃見。”

“噢,好。”

喬以笙應完,等戴非與掛斷電話,她探究:“你和歐鷗怎麼這麼熟了?”

“很奇怪嗎?”戴非與反問,“不是你把她的微信推給我?她挺能說的,聊周瑜的過程中就和她聊開了。”

喬以笙:“……”那是不是也聊得太開了……?

戴非與忽地想到什麼:“對了,我記得你這個閨蜜。以前和你本科時一個宿舍的女孩子吧?睡你下鋪好像。”

喬以笙咋舌:“你怎麼會知道?”

戴非與說:“你上大一,剛去學校,我和我媽一起送你的,我當時幫你搬行李箱進過一趟你宿舍,你忘了?”

噢,對,是有這碼子事。喬以笙是第二個到宿舍的,一進去就見到歐鷗,歐鷗不僅成為她第一個見到麵的舍友,也成了她第一個見到麵的那一屆建築係的同班同學。

“那我家鷗鷗給你留下的記憶是不是太深刻些,這麼多年了你竟然還記得?”喬以笙調侃。

戴非與從方向盤上騰出一隻手敲她的腦門:“又這麼跟我說話?你就冇當我是你哥對吧?”

喬以笙笑了笑,倒是覺得氣氛終於完全恢複了輕鬆愉悅。

很快抵達小區,喬以笙帶戴非與上樓。

戴非與當真帶著領導視察的架勢,一路挑剔她這邊的環境。

“小區太舊了。”

“安保很懶散。”

“電梯都冇有。”

“靠近馬路?那不是很吵?”

“……”喬以笙捂住半邊耳朵,另一隻手摸鑰匙開門,“你說你怎麼跟唐三藏唸經似的。”

一打開門,看到鞋櫃前脫著的某雙眼熟的男士馬丁靴,喬以笙先是一愣,繼而神經一緊,暗道不好。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陸闖會挑這種時間點來她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