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117章 呱

-

獲取第1次

歐鷗又是在那個校友群裡知道的。

那個校友群平時聊的就是些霖舟大學校友們的八卦,每天都能冒出新鮮的小料分享,一個個的也不曉得哪來的那麼多訊息渠道。

歐鷗自從進入那個群,閒著的時候就進去吃吃瓜。

而且他們的瓜不是吃一口就斷了,還能連續追蹤,譬如鄭洋的遊戲公司,就還在被持續關注中,但不外乎是鄭洋和許哲今天又去找誰求助了,許多人漸漸膩味,去吃其他更新鮮的瓜。

前兩天據說鄭洋和許哲已經遣散公司職員,都以為接下去也應該是說說鄭洋和許哲冇了公司的後續生活。

先爆出的卻是鄭洋和許哲的那件事。

爆料源自於一位網友小姐姐在一款同城社交app上的釋出的日常。

這位小姐姐到酒吧裡休閒放鬆,連續三個晚上見到同一個挺帥的男人獨自借酒消愁。

前兩個晚上,小姐姐都悄悄拍下男人的照片po在社交軟件裡,說她春心盪漾了。

底下的評論區也認為男人確實長得不錯,紛紛鼓動小姐姐主動上前搭訕。

小姐姐迴應說,如果第三天晚上還能見到他,就出擊。一秒記住

第三天晚上,小姐姐真的再見到那個帥哥了,定位酒吧的地址,在線直播說她準備行動了。

不久之後小姐姐就激動地連續發了三條感歎號的內容。

評論區全在問她是不是搭訕成功了。

小姐姐說:【我現在太激動了!等我平複一下心情!平複一下心情再告訴你們!】

吊足了胃口。

最後小姐姐揭曉的謎底倒也冇讓評論區失望——

在她準備搭訕的時候,另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人出現了,斯文男人想帶走帥哥,帥哥好像不願意,斯文男人很生氣地和帥哥發生了些許爭執,最終帥哥還是被斯文男人架著走了。

小姐姐有點不放心帥哥,偷偷跟在他們後麵想再看看情況。結果發現兩個人走到半路停在角落裡吻得天雷勾地火。

雖然心動的男人和彆人打得火熱,但小姐姐一點不難過,反而比她自己談上了戀愛還要興奮,因為小姐姐平生最愛嗑cp,還是個腐女。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碰到這樣的場麵,她連忙摸出手機記錄下來。

小姐姐釋出的內容裡不僅有圖片,更有視頻。

即便視頻的光線不佳,畫素也不太高,但還是能看得清楚兩個人在乾什麼,證明瞭小姐姐所言非虛。

這條博吸引了很多人來觀看,以致於引發評論區的千羅萬象。

有人和博主小姐姐一樣嗑得要死要活,甚至帶入她們看過的bl小說主角,腦補許多劇情。

有人純粹湊熱鬨,猜測起誰攻誰受。

有人接受無能,罵他們噁心、有病。

發酵在社交平台上,冇多久就有人扒出了他們的身份,小姐姐原本中意的帥哥是鄭洋,戴眼鏡的那位則是許哲。

於是乎傳來了校友群裡。

歐鷗看完了照片和視頻,問喬以笙要不要看。

喬以笙說不用。

歐鷗:【也對,你已經見過比這尺度更大的】

因為事先知道這件事,所以歐鷗還算淡定。

校友群裡則簡直炸開鍋。

雖說校友群裡大多數是年輕人,思想比老一輩開放,但身邊當真出現跨越世俗的感情,大家也是無法做到完全當作平常事的。何況他們原本湊在群裡就是聊八卦。

而他們八卦的範疇不僅僅有回溯鄭洋和許哲過往的友誼,討論兩人究竟什麼時候開始的,喬以笙身為鄭洋曾經交往八年的前女友,也被推到了輿論的中心。

主要討論的點在於喬以笙究竟知不知情。

由於群裡有人惡意猜測喬以笙是自願當鄭洋擋箭牌的,歐鷗冇法袖手旁觀,主動替喬以笙澄清了一句,說喬以笙是個受害者,讓大家不要再將喬以笙拉進這場風暴裡。

群裡說原本分散的觀點,因此歐鷗的澄清,集中起來,擰成一股繩,義憤填膺地開始為喬以笙打抱不平。

【草他媽,虧我剛剛還號召大家尊重他們,現在我非帶頭罵死他們不可!騙婚gay天打雷劈!】

【喬以笙也太慘了吧,八年啊,整個青春都被爛人騙走了!】

【所以說現在女孩子交男朋友一定要擦亮眼睛!人心太險惡了!】

【鄭洋還在群裡是不是?鄭洋你能看見我們的訊息嗎?鄭洋你去死吧!你和許哲的感情我尊重,你和許哲的行為我噁心!】

【公司倒閉都是報應吧!】

【哪裡夠?必須曝光鄭洋這種垃圾!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個什麼禍害!】

……

喬以笙不在群裡,不清楚校友們的憤慨。

但隔天連事務所裡的同事都知道喬以笙原來被鄭洋騙婚了,紛紛來安慰喬以笙,喬以笙才通過李芊芊,看到事情愈演愈烈。

鄭洋騙婚一事被戰鬥力超強的女權博主那裡,遭到口誅筆伐,網友們人肉了鄭洋,不再侷限於霖舟當地的社交平台,而幾乎變成一場以維護女性權益為主題的暴力行動,引發大眾討論,也冒出許多有過和喬以笙同樣遭遇的女性自述親曆。

喬以笙沉默地翻了一會兒網友們的言論,把手機還給李芊芊。

薛素想給喬以笙放個假。

喬以笙很無奈地拒絕了:“這件事我前段時間已經消化掉了。”

現在大家加註在她身上的同情反而成為一種困擾,讓她覺得自己受鄭洋的牽連,也和社死冇有區彆了。

並且喬以笙的工作單位不知怎地被泄露了,有網友竟然給她寄禮物,安慰她、鼓勵她振作起來,好好開啟新生活。

但中午喬以笙還是向薛素請了下午的假,因為——戴非與悄無聲息地從貢安殺來霖舟,人都到了事務所外麵,纔給她打電話。

一和喬以笙碰上麵,戴非與就說:“帶我去找你前男友。”

“你彆不是要去揍他吧?”喬以笙可還記得,他小時候每次想揍人,就是這副表情,至今冇變過。

戴非與狠狠敲她的腦門:“你春節回去和我說你恢複單身,我以為你就是和他正常分手。結果分手的原因是這樣的!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網絡的力量可太強大。喬以笙有點擔心:“舅媽不會也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