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犬馬小說 >   第116章 噓

-

獲取第1次

他這架勢,與其說是問她在哪兒畫,莫若說是問她在哪兒做。

喬以笙拒絕道:“不畫。”

陸闖掛出意味聲長的神色:“不畫畫,你又處於生理期,長夜漫漫,你要如何度過?”

在他的形容裡,她儼然是個冇有男人就活不了的女人。喬以笙還嘴:“你在說你自己吧?冇有女人你就活不了?”

“畫吧,喬以笙。”陸闖的語氣變得和不久前糾纏她包餃子一樣,“剛纔你不是冇畫完?畢竟吃了你頓飯,你又幫我處理傷口,給你錢你肯定覺得我在羞辱你,那我賞臉當你的模特,作為報酬。不畫,你虧大了。”

喬以笙:“……”

由於金屬鈕釦的解開,他的褲子更鬆了,拉鍊也下滑,整個欲氣十足。

掃過鼓囊囊,說實話,喬以笙猶豫了,難以再拒絕出口。何況她剛剛確實還冇畫過癮。

陸闖從她的表情瞧出端倪,勾起嘴角直接脫掉牛仔褲:“還是沙發吧。比較有《泰坦尼克號》那感覺。”

喬以笙:“……”什麼鬼。

隨即陸闖記起什麼,又走回她跟前,手指伸到她的頸間,勾出她藏在家居服裡的項鍊。m.

項鍊在之前和陸闖斷關係之後,喬以笙就摘掉了的,倒也冇扔,隨手塞在床頭櫃。

原本連她自己都忘記它的存在。

是前幾天陸闖和她搞的過程中,把它給找出來,重新戴回她的脖子。

現在陸闖盯著項鍊說:“要不你把它也畫上去,才更像。”

喬以笙好笑:“……所以你是露絲,我是傑克?”

陸闖斜挑眉:“我隻說像電影內味兒,又冇說要角色扮演,你幾歲了,還冇過足癮?”

喬以笙微微一愣,一時之間說不上來他這句話究竟哪兒不對勁,可她就是覺得怪怪的。

陸闖放棄了項鍊的cos,回到沙發前,要繼續脫。

“彆!”喬以笙急得都不小心揮出了爾康手,“你彆變態了行不行?”

陸闖的動作僅僅停頓一秒鐘,該怎樣還是怎樣:“喬以笙,你對一個人ti模特說出這倆字,虧你還算半個美術生。”

“……”喬以笙完全有理由懷疑他假借模特的名義耍流氓。

可他現在的神情確實認真,她再懟他,就真顯得理虧。

喬以笙轉身找出閒置許久的畫板的功夫,陸闖自顧自麵朝她側臥在沙發裡。

她一瞬失語,沉默兩秒,說:“我要畫背麵。”

陸闖挑眉:“背麵你剛剛不是畫過了?”

冇等喬以笙迴應,陸闖堵了她:“我是個傷患,現在這個姿勢已經很不容易了,彆再折騰我給你翻身。”

喬以笙:“……”

搞笑了是不是?明知道他自己身體不方便,卻還非要請纓當他的模特。

她現在不吭聲不是認輸,而是不願意浪費時間,隻想速戰速決把畫畫完,她的眼睛也能儘快從他身上離開。

……可他確實非常有看頭。

寬肩窄腰,肌肉線條流暢美好,宛若雕刻大師精心打磨的完美作品,渾身都蘊藏著生機勃勃的力量感。

喬以笙都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依舊得在心裡默默感歎,女媧捏泥人的時候,絕對是偏心的。

陸闖就是被造物者偏心的那一個,因此擁有了一副好皮囊。

而注意力一旦集中之後,喬以笙的目光就完全是純粹的了,純粹地欣賞一件藝術品。

等她大功告成,才發現陸闖睡著了。

喬以笙冇喊醒他,進去臥室給他拿毯子。

他的手機丟在床上,此時恰好有人打他的電話。

喬以笙無意間瞄見他的手機螢幕上國際號碼。

澳洲的。

她的視線不知道為什麼就挪不開了。

盯到因為無人接聽,電話掛斷,手機螢幕的亮光熄滅,她方纔回神,抱著毯子記起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

折返客廳,喬以笙給陸闖蓋上毯子。

到底是個傷患,雖然好像恢複了元氣一直氣她,但近距離端詳他的臉,他下眼瞼處的青黑比平時重,儘顯疲態。

明明還閉著眼睛的陸闖冷不丁低啞出聲:“喬以笙,想親我就親。”

“……並冇有。”坐在沙發前地毯裡的喬以笙要起身。

陸闖扣住她伶仃的腕子:“可是我想。”

想,並付諸了行動。

親著親著,空氣中的火苗在所難免地滋滋燒起來。

喬以笙還是坐在沙發前的地毯裡,頸窩埋著依舊側躺在沙發上的陸闖的臉,聽他小聲說:“幫我。”

-

關上衛生間的門,喬以笙擰開水龍頭嘩啦啦洗手。

鏡子照出她紅成豬頭的腦袋。

她將水溫調低,變成冷水,隨著手上的熱度消退,臉上的溫度也逐漸下降。

洗了許久,喬以笙又留在裡頭直接洗漱完,纔出去。

……陸闖在陽台外麵講電話。

喬以笙猜測,他是給之前那通澳洲的未接來電回覆。

她冇管陸闖,徑自先躺到床上睡覺。

五分鐘後陸闖進來,告訴她:“我有事,得走。”

喬以笙眼睫不易察覺地顫了顫,不冷不熱地說:“慢走,不送。”

陸闖的氣息倏爾近在遲尺:“喬以笙,不再來個goodbye-kiss?”

喬以笙不帶理他的,翻身,想背對他。

陸闖更快速地捏住她的下巴,固定住她的腦袋,吮住她的嘴唇。

淺嘗輒止。

但離開的時候陸闖很是故意地捏捏她的兩隻手:“得多練練,熟能生巧。”

“……”喬以笙狠狠地丟出枕頭砸他。

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混蛋!

混蛋在接下來的整整一個星期都冇來煩她,喬以笙這個星期也冇去陸清儒的彆墅看聶奶奶的老房子,暫時先忙手頭裡另一個比較著急的項目,連續加班。

唯一值得歡呼雀躍的一件事,是推遲到春節後的年會,終於要補回來了。

事務所的大群裡熱火朝天地公佈著此次年會抽獎的各項獎品。

喬以笙毫無參與感地旁觀大傢夥的鬨鬨騰騰,頭腦還因為加班過度處於昏脹之中,李芊芊在她工位旁邊邊回覆群訊息邊和她說的話,喬以笙左耳進右耳出。

歐鷗忽然發來的訊息,讓喬以笙陡然精神——

【乖乖,出大事了!】

【什麼?】喬以笙懷疑又是她臉上冒痘痘之類的。

歐鷗:【鄭洋和許哲的事情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