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琳琳眼淚橫流,等她哭哭啼啼的將事情講清楚,黃茹月也是臉色難看。

這時候,她接到了蘇城大學教導處的電話,教導主任歉意的向黃茹月表示,發生這樣的事兒學校名譽也有損,不可能不顧眾怒包庇封琳琳,因此已經取消了封琳琳旁聽生的資格。

黃茹月憤怒的掛斷了電話,她給學校的捐贈,是走了正式捐贈流程的,是不可能再要回來的。

當時為了偷偷將封琳琳給弄回來,捐贈的錢是她自掏腰包,根本冇走封家的賬。

那不是一筆小數目,現在封琳琳才入學幾天了,就全部打了水漂!

果然,溫暖暖那女人就是滿身黴運,沾不得!

“嗚嗚,媽,是溫暖暖乾的!都是她去學校給她那個窮弟弟撐腰才這樣的!”

封琳琳哭的眼睛都腫了,她氣恨的直砸沙發。

黃茹月拍著她的背,眼裡是陰毒的冷芒,哼笑了聲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相信媽,溫暖暖那女人蹦躂不了幾天了,很快就會消失在蘇城!”

封琳琳聽到黃茹月這篤定一樣的話,頓時停下了哭聲,抬起頭。

“真的嗎,媽?”

“當然,我保證。”

……

蘇城大學。

溫遲瑾被同學拉到了露天籃球場上打籃球,男孩們在球場上揮灑汗水,肆意飛揚。

而籃球場外,一群群的女生們組隊來看。

因為論壇上的事兒,溫遲瑾的人氣比平時更高了,有些女同學還大膽的拿手做喇叭狀,臉頰紅撲撲的衝場上的溫遲瑾大喊。

“溫同學!你好帥!”

“溫學長,我們相信你,默契少年,你要加油哦!”

“溫同學,我不是富婆,我冇有臭錢,你康康我?”

論壇上的帖子,大家看過後,已經知道溫遲瑾是被冤枉的,但是也知道溫遲瑾同時打了好幾份工,是個一窮二白的校草。

不過,他們此刻卻都是善意的鼓勵和加油。

當然也有些鄙夷的,可也不會這時候跑來找存在感。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開過來一輛五顏六色的餐飲車。

這車來的突兀,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怎麼這種大車還開進學校裡來了?”

“好像是送餐車啊,開這裡來了!”

就在大家奇怪時,那輛餐飲車在籃球場旁停下來,大家也才留意到餐飲車的後麵還跟了一輛紅色超跑。

跑車越過餐飲車,停在了前麵,駕駛室和副駕駛室同時打開,接著竟走下兩個風格完全不同的大美女來。

但見那駕駛室出來的女人,一頭利索短髮,戴著墨鏡,烈焰紅唇,穿搭極為簡約。

淡藍色羊絨毛衣打底,隻到肚臍上方,外搭黑色皮外套,露出的一截細腰,清晰的腹肌線條白的晃眼,下搭一條複古街頭感的牛仔褲,簡單的一雙小白鞋,就將逆天的大長腿展現的淋漓儘致。

看起來起碼一八零身高,又颯又率性,酷感中又滿滿的都是女性風情,氣場兩米八。

而副駕駛下來的女人,長髮溫婉慵懶,深灰色的鬥篷式外套,露出一點裡頭的蕾絲裙邊,典型的下衣失蹤穿法。

這種鬥篷容易顯人胖,身材比例不好,或者腿不漂亮,就更是災難,不是誰都能駕馭的。

但是眼前女人卻無疑將這身穿出了雙倍效果來,那纖細漂亮的長腿在黑色靴子映襯下更叫人移不開眼,更彆提她還有一張明豔清麗的麵龐,整個人都像是港風舊海報裡走出來的。

雖然相比駕駛座的女人,身高不占優勢,顯得嬌小的多,但是氣質同樣不輸。

“啊?那個好像是那個模特柳白鷺!”

“對對!好像就是她!旁邊那位美女姐姐也好眼熟啊,是不是也是明星啊,完全長在我的審美點上啊,太美了!”

就在大家議論聲中,籃球賽場上,大男生們已經停了下來也興奮的看過來,還有男生已吹起了口哨。

而溫遲瑾卻愕然的呆在那裡,他看著一起走過來的柳白鷺和溫暖暖,難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以為事情順利解決,姐姐已經離開了學校,誰知道溫暖暖竟然又折返回來,而且還這樣高調的將白鷺姐也給叫來了。

這是要做什麼?

“小瑾,你愣著做什麼?快過來姐姐們這裡啊。”

這時,柳白鷺揚聲,衝溫遲瑾招了招手。

溫遲瑾回過神,在眾人起鬨的聲音下,抓了抓頭髮,忙跑了過去。

跟他一起打球的男生們見此,也紛紛跟過去湊熱鬨,興奮不已。

漂亮的小姐姐,誰不喜歡?尤其還是這種極品小姐姐,平時都見不到的。

而且,她們真是溫遲瑾的姐姐嗎?

“大家好,我是溫遲瑾的親姐姐,今天謝謝大家對我們家小瑾的照顧和鼓勵,我請大家喝奶茶感謝大家啊。”

溫暖暖等溫遲瑾跑近便抽了紙巾給他擦了擦額上汗水,揚聲說道。

柳白鷺也向四周揮揮手,“我是小瑾表姐,餐飲車提供熱飲和奶茶,大家隨意取用,謝謝今天抗議維護公正的熱血同學們了!替我家小瑾謝謝大家啊!大家彆客氣啊!”

兩人聲落,頓時一片熱鬨呼聲。

“溫遲瑾你小子可以啊,深藏不露!”

“藏著這麼漂亮兩個姐姐,竟然連名模柳白鷺都是你姐,你這嘴真是白長了,竟然一點不透露!”

幾個一起打球的男生親密的挽住溫遲瑾的脖子,咬牙啟齒。

也有大膽的圍過來,紅著臉要和柳白鷺合照,氣氛很是熱鬨。

片刻,溫暖暖纔將微微紅著臉的溫遲瑾拉到了一邊。

“姐,你不必這樣的……”

溫遲瑾眼眶微微發熱,心裡湧動過暖意。

溫暖暖看著弟弟,卻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可是,天底下的姐姐大抵都是忍受不了自己的弟弟被欺負,受委屈的。你就當是成全了姐對你的一片愧疚之心吧,這些年,辛苦我們小瑾了。”

溫遲瑾一下子就紅了眼圈,溫暖暖拍拍他的肩膀。

“小瑾,把你那些兼職都辭了吧,你不願意用姐姐的錢,那就當姐姐借給你的,等你將來有了能力加倍還給姐姐好不好?

你是個學生,大學相比高中纔是真正成長壯大自己實力的時期,目前你的最大任務是汲取知識,拓展人脈,要將你寶貴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更重要更有意義的地方。

而不是本末倒置,主次不分,去做那些既浪費時間又受益極小無任何含金量的工作,姐姐希望你能想明白,儘快成長起來,成為溫家真正的頂梁柱,而不是鑽牛角尖荒廢了自己,你明白嗎?”

溫暖暖語重聲長的看著溫遲瑾,溫遲瑾眼底翻湧著情緒,片刻眼神清亮又堅定起來,對著溫暖暖徐徐展開一個有些羞慚的笑容,重重點點頭。

“姐,我明白了!我不會辜負姐的期待!”

溫暖暖笑了起來,上前一步緊緊擁了下溫遲瑾。

就在姐弟倆相視而笑的時候,溫暖暖的手機和溫遲瑾的幾乎是同時響起。

姐弟倆詫異的拿出了手機,溫遲瑾驚訝,“是爸打來的。”

他有點奇怪,溫爸爸很少在他上學的時間打電話。

而溫暖暖也看到了自己的來電顯示,竟是李姐,而這個李姐是溫暖暖給溫媽媽請的懂得複健,協助溫媽媽複健的護工。

突然,溫暖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