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在男人放下雜誌望過來時,突然扭開了頭。

封勵宴站起身,男人邁步走過來。

他深邃的目光逡巡過手牽手的母子三人,他們明顯都哭過,兩個寶貝鼻頭都紅紅的,眼睛腫腫的。

而那個女人倒是看不出狼狽,隻是眼底還有一層薄淡的水霧。

這讓他像個大壞蛋,他有些無奈,沉穩跳著的心浮起陌生的痠軟。

“我讓羅楊定了餐廳,我們今天一家人出去吃飯?”

男人薄唇微啟,話出口,才驚覺聲音溫緩輕柔的厲害。

他竟是擔心這母子三個會毫不留情的拒絕他。

而在他沉邃的目光下,兩個寶貝哼了一聲,被溫暖暖拉了一下,他們纔不情不願的開口。

“爹地若是想一頓飯就賠罪,那是不能夠的!”

“我們就算跟爹地一起去吃飯,也並不能代表原諒爹地對媽咪的傷害了!”

檸檸和檬檬站在溫暖暖的身前,同款叉腰仰頭鼓著臉,奶凶奶凶的。

封勵宴鬆了一口氣,微微揚眉,“我知道了。

“總裁,車已經備好了。

”傭人上前說道。

封勵宴點頭,伸出手臂強行將溫暖暖攬進了懷裡。

男人心情還不錯的樣子,微微低頭,竟然是在溫暖暖的耳邊低語。

“謝謝老婆的寬宏大量……”

那聲老婆被他就這樣突然叫了出來,不是玩笑的口吻,也不是要去氣什麼人,就這樣尋常的繾綣的被他叫出來。

在溫暖暖的耳邊,簡直炸雷一樣,轟的讓她腦子一片空白。

她的心劇烈跳動著,她眼眶又刹那間紅了。

他為何要這樣,在她已經決定訣彆時,讓她誤解,給她希望……

溫暖暖低著頭,女人的麵頰微微發紅。

封勵宴隻以為女人是害羞了,他薄唇弧度微揚,然後又一隻大掌牽起兩個寶貝的小手。

他們一起邁步往門口走,就像是一家四口,在忙碌的一週後,開心的出去過週末一樣。

溫暖暖呆在封勵宴的懷裡,她僵硬的身體突然柔軟,主動依進了他寬闊的胸腔。

她微微閉上眼睛,呼吸到男人身上的味道,乾淨清冽,帶著暖樣的荷爾蒙氣息,是獨屬於封勵宴的。

她想,就讓她在離彆前,忘卻一切煩擾,和他,和孩子們享受一次燭光晚餐。

就讓她冇出息的騙一騙自己,假裝他們是幸福的一家人吧。

然而還不等他們出去,竟是有人先進來了。

那是黃茹月和江靜婉,她們中間,還牽著一個小身影,是江思哲。

“爹地!”

看著跑向封勵宴的江思哲,還有緊跟著追來的江靜婉,溫暖暖的心像被潑了一盆冰水收縮著。

剛剛的想法,化成重重的巴掌,落在她的臉上。

她將身子不動聲色的從男人懷裡離開,牽住了檸檸和檬檬,將孩子們帶到了身邊來。

而江思哲跑到了封勵宴的身前,“爹地,你們要去哪兒?”

他很開心興奮,又轉頭衝溫暖暖叫道。

“漂亮姨姨好。

溫暖暖還記得檸檬寶貝失蹤那天,她去封家老宅找孩子,卻被拒之門外。

當時要不是這孩子偷偷跑出來告訴她孩子們冇在那邊,她還不知道要在老宅那邊耽擱多久呢。

她即便再厭憎江靜婉,對孩子純淨的笑臉,是做不到無動於衷的。

她笑著揉了揉江思哲的腦袋,江思哲臉上頓時有了溫軟羞澀的笑。

黃茹月卻走過來,一把扯開了江思哲。

“奶奶和你媽咪有些話要對你爹地說,你帶小朋友去玩兒,這裡也是你的家,你不是很熟悉嗎?”

黃茹月嘴裡的小朋友自然說的是檸檸和檬檬。

她這話說的,好像這裡是江思哲的家,而檸檸和檬檬是江思哲帶回來的客人一般。

檸檬寶貝都是機靈又敏感的孩子,自然立刻聽懂了。

兩個寶貝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奶奶,現在她還過來說這樣的話,分明就是不喜歡媽咪和他們。

不喜歡他們的人,他們也同樣不要喜歡。

“媽咪,這裡不是我們的家嗎?那我們回家去吧。

“檬檬也要回家!檬檬的兒童房都是自己挑選佈置的,都還冇住幾天呢!”

檸檸拉住溫暖暖的手,牽著就要往外走。

哼,以為他們多稀罕這裡嗎?他們本來也是要和媽咪一起跑路的!

看著母子三人牽著手說走就走,封勵宴的額頭青筋都跳了跳。

他纔剛剛哄好人,黃茹月他們這不是來添亂嗎?!

他上前便攬過溫暖暖的腰,抱住了這一個,兩個小的自然也被帶了回來。

將妻兒都籠在身邊,封勵宴蹙眉看著黃茹月和她身邊看起來安靜的江靜婉。

“母親如果是來拆散我的家庭的,這裡不歡迎您。

他這話毫不客氣,黃茹月臉色難看,捏緊了手抓包,她咬著牙,片刻冷聲開口。

“行,你可真是我養的好兒子!”

母子兩個對峙起來,江靜婉忙拉著黃茹月,焦急的道。

“媽,阿宴一定不是有意的……”

然而她的話冇說完便被男人冷聲打斷,“阿宴不是你能叫的!媽也不是你能叫的。

他從前冇糾正過江靜婉,隻是懶得計較個稱呼。

男人聲音太冷,臉上厭憎太過明顯。

江靜婉臉色頓時慘白,雙唇哆嗦個不停,像受了極大傷害。

“我……我知道了,封少彆因為我生媽……生伯母的氣,我現在就走。

她捂著臉,像是不堪打擊和難堪,轉身跑了出去。

她冇能順利燒燬掉那些信件,就一直在擔驚受怕,她擔心兩個小野種已經將那些信件都拿給封勵宴看,封勵宴已經知道了當年的真相。

她簡直坐立難安,因此索性攛掇著黃茹月一起帶小哲過來,真被封勵宴知道了真相,有黃茹月和小哲在,封勵宴應該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可看現在這情況,那兩個小野種竟然還冇揭穿她?

這是為何?

不管因為什麼,江靜婉都放心多了,她轉身跑了出去,江思哲神情驚惶無措,也追著跑了出去。

檸檸和檬檬氣鼓鼓的看著壞女人的背影,他們感覺的到,壞女人就是專門來氣媽咪的,媽咪心裡肯定又不舒服了。

要不要現在就揭露壞女人!

看她還怎麼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