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心理原因,會治好的……”

封勵宴這一刻,有些無法麵對孩子們的目光。

而檸檸和檬檬顯然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兩個寶貝開始掉金豆豆了,撲進溫暖暖的懷裡,哭的惶恐又無助。

溫暖暖慌了,忙抱著他們安撫,可她張了張口又說不出話來,隻能不停的溫柔拍著寶貝們的背。

檸檸哭的眼睛紅紅,從溫暖暖的懷裡抬頭,瞪著封勵宴。

“媽咪脖子上的傷,是不是爹地弄的?爹地你打媽咪了嗎?”

之前他和檬檬就問過媽咪,媽咪說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可是現在檸檸卻覺得不對勁兒。

他可不是無知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如果是媽咪自己摔的,怎麼可能還一起摔出個心理疾病,嚴重到導致媽咪冇法說話的地步?

對上兒子哭紅的眼睛,封勵宴頭一次嚐到啞口無言的滋味。

他該怎樣和兒子說?

說他自負的以為妻子出軌,不相信她的解釋還在她驚恐萬狀時,做了傷害她最深的那個人?

溫暖暖忙在手機上打字道:“媽咪是因為找不到檸檬寶貝,心理壓力過大才這樣的,現在寶貝們都好好回到了媽咪身邊,媽咪一定很快就好起來哦。

檸檬寶貝看到這個,卻哭的更厲害了。

“都怪檬檬,嗚嗚,媽咪是因為檬檬和哥哥才受傷的。

“媽咪一定比我和妹妹都害怕……”

這兩個孩子竟然把過錯攬在了他們小小的身體上。

溫暖暖有些傻眼,她不是這個意思啊。

封勵宴怎麼可能讓孩子們被這個黑鍋,他和池白墨交流過。

溫暖暖這個心理問題,很可能是她一遍遍向他解釋時,他完全不相信還傷害了她,形成的誘因,畢竟她脖頸受傷就是那時候。

可能是當時造成了心理和身體上的雙重傷害,再加上後來找不到孩子了,她又跑來救助,他卻再度不相信她,以至於後來她還親眼看到檸檸和檬檬掉下懸崖,一係列的刺激……

不留下心理陰影都難。

封勵宴生平頭一次,覺得羞愧難言,但他還是沉聲開口。

“不是你們的原因,你們媽咪是因為爹地不相信她,傷害了她,纔會這樣的。

不管是哪個原因導致的,封勵宴也不可能讓檸檸和檬檬以為是他們的錯。

他將過錯一力攬在了身上,而接著,檸檸便像小炮彈一樣衝向封勵宴,狠狠推了他一下。

“壞蛋爹地!媽咪那麼好,你為什麼總是要傷害媽咪?為什麼不相信媽咪,你不是很厲害嗎,可你卻隻相信壞女人!壞女人說什麼你就相信什麼!你這個大笨蛋!我不要這麼蠢的爹地!”

檬檬也像受傷了,揉著眼睛,小聲的說道。

“檬檬不喜歡爹地了。

封勵宴隻覺兩個孩子軟軟的話像在心裡下了刀子雨,他一時沉默。

溫暖暖忙站起來,將兩個孩子拉回到身邊,她讓封勵宴先出去,留自己和孩子們呆會兒。

封勵宴目光幽暗在母子三人身上凝了片刻,母子三人抱在一起,看向他的目光是一模一樣的不歡迎。

明明隻有兩步,可是他們中間卻像是被劃開了一道鴻溝,跨越不過,成為了兩個世界。

封勵宴蹙眉,他猛的上前一步,伸手便將這母子三人重重的攬在了懷裡。

男人圈緊了手臂,卻又在母子三人掙紮前鬆開了他們,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

“哼,爹地都弄疼我了!討厭他!”

檸檸揉著被擠扁的小臉,攥著小拳頭直揮,氣的要死了!

檬檬還在掉眼淚,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臭爹地的失望。

這個爹地真的是不能要了!

他和妹妹好不容易找到了證據,剛剛都利用電腦軟件將書信上的內容都掃描變成規規整整的楷書。

他和妹妹還仔細閱讀了,他們已經確定,他們的猜測都是對的。

當年,媽咪真的纔是在雪山上救過爹地命的女人!

他們以為隻要找到機會,當麵揭穿壞女人,媽咪和爹地就能和好了!

可是爹地竟然又做了這麼壞的事,讓媽咪失去聲音,還得了這麼重的心理疾病。

為什麼爹地總是那麼讓他們失望,真是無藥可救了!

【彆怕,媽咪對自己有信心,媽咪會好起來的,媽咪保證。

溫暖暖將寶貝們攬在懷裡,安慰著他們,誰知道寶貝們立刻就反過來安慰起她來。

“嗯嗯,媽咪你彆怕,檬檬也對媽咪有信心!”

“媽咪加油,我們還等媽咪好起來給我們將睡前故事呢。

溫暖暖將這兩個堅強又暖心的寶貝抱緊了,咬了咬牙,還是打字問他們。

【如果媽咪想要離開這裡,檸檸和檬檬願意跟媽咪離開嗎?】

溫暖暖有些害怕,她害怕檸檸和檬檬已經跟封勵宴有了感情,不會願意再跟著她離開這裡。

知子莫若母,她感覺的出來,封勵宴那個男人已經破開孩子們的心,小傢夥們心裡有爹地的。

可是,她冇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和這個男人……

她冇勇氣走下去,更在心裡感到恐懼,她害怕再深陷進去。

孤注一擲的愛,勇敢肆意去追求付出,屬於十八歲的溫暖暖。

而遍體鱗傷,二十五歲的溫暖暖,負重前行,想到的永遠是怎麼保全自己保全孩子。

愛情不再是她的全部,封勵宴也不再是她賴以呼吸的空氣,是這樣的吧……

“恩,我支援媽咪!媽咪去哪裡,檬檬就在哪裡!”

正在溫暖暖擔心孩子們會不會不願意的時候,檬檬卻立刻抱住了溫暖暖,竟然是脆生生的這樣說道。

“笨蛋媽咪,我和妹妹當然是要跟著媽咪的呀!不過,媽咪是要帶我和妹妹回M國嗎?”

檸檸也表示支援媽咪,誰讓壞爹地總是傷害媽咪呢?

更何況,媽咪現在都有心理疾病了,他們可不忍心拒絕媽咪,讓媽咪傷心難過。

溫暖暖頓時眼眶就紅了,心裡湧動著感動,她緊緊將寶貝們抱入懷中。

像是擁抱了一整個世界,心裡卻在不停的跟寶貝們說著對不起。

是她這個媽咪不好,永遠都給不了他們幸福健全的家庭了。

母子三個擁抱著,獨自呆了好久。

溫暖暖牽著孩子們下樓時,封勵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雜誌。

男人長睫垂落,認真專注,並看不出任何和平常不同的地方。

可是忙碌如他,這個時間點,這樣悠閒的坐在這裡看雜誌,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他是擔心了嗎,對他們母子三個?

溫暖暖看著那男人依舊完美英俊,貴氣天成的側顏,有一刻心裡竟湧起濃重的不捨。

為什麼,這個男人,她看到他便想流淚?

檸檸和檬檬緊緊攥著媽咪的手,也在看著封勵宴,心裡卻突然有點雀躍和小興奮。

哼,壞爹地。

媽咪要帶著我們跑路了哦,你就孤獨終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