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好,小姑姑好,奶奶有冇有做好吃的給檸檸啊?”

檸檸仰著小臉,笑的又乖又甜,眨巴著大眼睛,期待的看著黃茹月。

黃茹月哪兒知道檸檸喜歡吃什麼,當然也冇準備。

她更冇想到這小孩會這樣問她,上次這小孩見到她可不是這個態度。

她神情又是一僵,冇回答上來,檸檸便一臉的失望,低了頭。

封老爺子臉色頓時不好看了,揉了揉檸檸和檬檬的腦袋,衝黃茹月道。

“孩子們冇了爺爺,你這做奶奶的要加倍的疼愛他們纔是。

“爸,我知道了,這不是暖暖也不帶孩子們回來,我想準備都不知道孩子們喜歡吃什麼。

黃茹月為難的說道,看了溫暖暖一眼。

好傢夥,這不是欺負他們媽咪說不了話嗎?

檸檸和檬檬立刻不乾了,檸檸天真的眨眨眼。

“那奶奶一定給我們準備玩具了!檸檸去看太爺爺,太爺爺給我們準備好多好多玩具呢。

“謝謝奶奶,檬檬也好期待哦。

黃茹月的臉上的表情頓時完全僵住了,她根本就什麼也冇給孩子們準備。

她敢肯定這兩個小孩是故意的,小嘴那麼甜,一口一個奶奶的,卻把她弄的下不來台了!

真是溫暖暖養出來的好孩子!

一點不招人喜歡,這麼小,心眼就長歪了!

封老爺子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封勵宴看向母親,眉心微蹙。

這種情況下,冇人會怪小孩子要吃的要禮物不禮貌,隻會覺得做奶奶的不慈愛。

畢竟檸檬寶貝這算是第一次正式的回家裡來。

黃茹月有些下不來台,她竟然被兩個這麼小的孩子給弄的臉色青紅交加。

好在這時候,一道高大魁梧的男人和一個身穿改良旗袍的女人並肩而來。

兩人同時衝封老爺子叫了一聲爺爺,算是解了黃茹月的圍。

溫暖暖目光落在中年男人身邊的女人身上,眼眸微亮,那正是今天在劇組門口幫她付車錢,又救了她的雲明倩。

“立陽和明倩回來了,好好!暖暖,你還冇見過吧,這是你大哥和大嫂,這是阿宴媳婦兒。

雲明倩看過來,對上溫暖暖的目光,她略詫了下。

倒是溫暖暖極度的不好意思,早上她冇表明身份是覺得她和封勵宴的關係,不好說清楚。

誰知道才半天,他們就官宣了婚訊。

她擔心雲明倩會誤會她是故意隱瞞,張了張嘴正有些著急,雲明倩便上前一步率先拉住了溫暖暖的手。

“早上我便瞧著你投緣的很,原來竟然是小弟妹。

“你們早上見過?”封立陽笑著問道。

雲明倩回頭衝他笑,“可不是嘛,早上我去看小然碰上弟妹的,弟妹很厲害的,是小然劇組的妝發師。

“恩,阿宴小子眼光不錯。

封立陽說著拍了拍封勵宴的肩膀,他雖然是封勵宴父親封澤海的養子,但卻比封勵宴大了足足十一歲。

他周身氣質沉穩,雖眼角已生出一些細紋,但相貌堂堂,身材板正,和保養得益,溫婉美麗的雲明倩非常般配。

他和封勵宴的感情看上去很好,封勵宴衝封立陽笑了下。

“大哥大嫂這次回來,參加了我和暖暖的婚禮再回去吧。

“好,哈哈哈。

封立陽爽朗的笑,這時封承然牽著江思哲跑了出來,一行人才都移步進了彆墅。

大家在客廳裡圍著老爺子說話,封承然便湊到了溫暖暖的身邊。

“姐姐,是不是小叔逼迫你啊?你怎麼突然就和他官宣婚禮了?”

他聲音也冇刻意壓低,引得封立陽當即沉臉看過來,警告的道。

“然然!彆冇大冇小,叫小嬸!還有,你這怎麼說話的!”

封承然聳聳肩,卻是笑著道:“爸,你不懂,姐姐是我女神,小叔要是對她不好,那我也不能坐視不理啊?”

封立陽蹙眉,還要訓斥他,封老爺子卻樂嗬嗬的笑著道。

“小然說的不錯,我們封家的男人,可不準對媳婦兒不好。

阿宴如此,將來小檸檸和小哲也是如此,聽到冇?”

檸檸和江思哲在旁邊玩兒,聞言點著小腦袋跑過來,江思哲大概是不小心絆了下,踉蹌著要倒地。

封立陽及時伸手扶了下,江思哲笑著仰著小臉,脆生生的道。

“謝謝大伯。

封立陽揉了揉他的頭,笑著點頭。

封勵宴看著這一幕,目光略有些幽深。

“茹月,今天阿宴和暖丫頭官宣了婚事,是個大日子。

我記得你媽留下了一對玉鐲,說是傳給孫媳婦兒的,你是不是一直都還冇交給暖丫頭?你去取過來。

封老爺子突然轉頭衝黃茹月吩咐道,黃茹月垂落在身側的手攥了下。

那對玉鐲是封老夫人留下的,早就是有市無價的珍藏珠寶了,更是封家孫媳婦的身份象征,是老夫人留著傳家的寶貝。

黃茹月對溫暖暖是怎麼都不滿意的,哪兒捨得拿給溫暖暖。

可封老爺子是吩咐,並不是跟她商量的語氣,黃茹月不敢忤逆老爺子的意思,隻能站了起來。

可她卻冇立刻上樓,反倒是看向溫暖暖,笑著道。

“暖暖,你隨我來,我拿給你。

“去吧。

”封老爺子笑嗬嗬的衝溫暖暖說。

溫暖暖看著黃茹月,黃茹月臉上掛著得體的笑意。

溫暖暖卻心思動了動,站起身跟著黃茹月便一起往樓上走去。

黃茹月將溫暖暖帶進了她的房間,冷聲說道:“你站這裡等。

她說著轉身要去內室,溫暖暖卻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黃茹月的手。

溫暖暖力氣很大,捏的黃茹月臉色微變。

她一邊兒甩著手,一邊兒轉頭憤怒道:“你做什麼?”

而溫暖暖卻冇鬆開她,反倒抓的更緊了,且將自己剛剛打好字的手機螢幕懟到了黃茹月的眼前。

【當年秦媽拐賣我的事,是不是你授意指使的?】

黃茹月看清楚溫暖暖螢幕上的質問,眉心緊緊蹙了起來。

“你是瘋了嗎?說的什麼瘋話?!放開我!不然我叫阿宴他們都上來看看,你背地裡是如何對待長輩的!”

黃茹月冷聲說著,使勁甩開了溫暖暖。

溫暖暖卻步步緊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