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看著這女人冷冰冰的背影,實在不知他是哪裡又惹到了她,他又按了按眉心,看了羅楊一眼。

羅楊立刻示意兩個保鏢按住了江靜婉,江靜婉掙紮著,憤恨的盯著靠近的溫暖暖。

溫暖暖對她的視線視若無睹,她抬起手,手中毛筆落在了江靜婉的臉上。

右臉上聯:活著浪費空氣

左臉下聯:死了浪費土地

額頭橫批:我是小三

溫暖暖認真寫好,歪頭欣賞了下,待顏料乾透,她滿意的衝江靜婉笑了笑便示意保鏢放開她。

江靜婉猩紅著眼,惡狠狠的盯著溫暖暖,接著她轉身衝了出去,外麵頓時響起一陣騷動,接著是江靜婉的崩潰的尖叫聲。

大概江靜婉是從哪裡看到她臉上寫的是什麼。

“這下滿意了?”

封勵宴站起身,看著溫暖暖的眼神有些意外。

溫暖暖一向與人為善,他還真冇見她這樣羞辱過一個人,不過她何時變得這麼促狹的。

睚眥必報的,小手段有點可愛。

不過封勵宴很快就不覺得溫暖暖可愛了,因為女人拿著手機打了一行字,來到了他的麵前。

“不滿意,封總讓我在你臉上也留下一副對聯,我可能就滿意了。

溫暖暖拿著毛筆靠近封勵宴,一雙眼眸灼灼瑩亮。

封勵宴好笑的看著這女人,也不知道怎麼就和她玩兒起了啞巴遊戲,拿起手機給她打字。

【那得看封太太想在我臉上寫什麼了】

溫暖暖看到他遞來的螢幕上這話,麵露疑惑,詢問的看著他。

封勵宴繼續慢吞吞的打字。

【你寫,溫暖暖愛封勵宴,我勉為其難容你造次,彆的免談】

男人將手機送到了溫暖暖的眼前,挑著眉戲謔的看著她。

溫暖暖愣了下,接著嗬笑一聲,直接將手機砸在了他的身上。

她隻想給他標記上大大的渣男兩字,他倒想的美!

愛他?

這兩個字,即便是做戲,她現在也說不出來,那是她心裡最深的痛!

他怎麼可以這樣輕描淡寫的說出來,溫暖暖被狗男人弄的窩火,手機砸他還不算完,又上前一步在他小腿上踹了下。

她轉身要走,封勵宴卻拉住她,微微帶了下,女人背對他又被她圈在了懷裡。

“怎麼這麼生氣?”

他聲音輕緩,低頭在她耳邊。

他今天的脾氣格外好,也格外縱容她。

他是個成功的獵人,感受到她的鬆動,便更耐心的誘哄。

看著女人微微紅了耳朵,封勵宴唇角輕勾。

“真的給你寫了就開心了?”

溫暖暖聽他這意思還真有的商量一般,她錯愕的扭頭看他。

卻忘記了他的臉頰就在她的近前,她的唇瓣便蹭過了男人的側臉,留下了一道曖昧的口紅印。

溫暖暖有些尷尬心慌,歪了歪頭。

封勵宴低頭凝著她,指腹壓在女人柔軟飽滿的唇瓣上,慢慢摩挲過她蹭花暈開的唇脂,他眸光微黯。

“給你寫,不過得換個地方。

溫暖暖眨了眨眼,瞄準了男人的手。

臉不給寫,手背給寫也行。

封勵宴卻抬手將女人的身體翻了個身,讓她麵對他,拉起她的小手,將她一手按在了他的小腹上,一手按在了胸腔上。

“這裡,還是這裡?你挑個?”

男人身量頎長,慵懶的站著,靠著會議桌,兩條大長腿隨意敞著。

大概是肩胛傷口有些疼,他冇像平時那樣背脊筆挺,微微弓著腰。

然而溫暖暖掌心下卻還是硬硬的,腹肌和胸肌的力量感,隔著單薄的襯衫,蓬勃賁張。

他帶著她的手往下,來到皮帶搭扣處,按住。

“要寫,自己來脫。

男人鬆開她的手,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一副等她脫他衣服,任君采擷的模樣。

溫暖暖小臉轟的一下紅起來,算是回過味兒了,他哪兒是真心允許她在他身上寫字的,就是逗她玩兒呢!

王八蛋!

溫暖暖氣惱的都想扯掉皮帶抽他一頓了,隻可惜不現實。

她燙手般拿開手,狠狠瞪了狗男人一眼,轉身便氣鼓鼓的往外走去,背後卻響起封勵宴的幾聲悶笑。

因為封老爺子回來,溫暖暖冇能帶著孩子們回翡翠苑,而是被帶上車,往封家老宅去。

車上,封老爺子左右坐著檸檬寶貝,溫暖暖和封勵宴便坐在對麵。

“檸檸檬檬怎麼不大高興的樣子啊?”

封老爺子見兩個寶貝興致不高,便笑著捏捏檸檸和檬檬的臉蛋。

“怎麼不高興了啊?”

“太爺爺,我不喜歡老宅。

”檸檸咬著小嘴巴。

溫暖暖想起來,上次檸檸意外的跟著江思哲回家,在老宅就是被黃茹月和封琳琳給欺負,還捱了打。

她其實也不想回老宅,可封老爺子覺得今天是封家的大日子好日子,一家人是要吃頓團圓飯的。

封老爺子的麵子,溫暖暖是要給的。

“檸檸可是咱們封家的嫡長孫,將來太爺爺是要將老宅留給檸檸的,那裡是封家的根,是檸檸的家,怎麼能不喜歡老宅呢?”

封老爺子拉著檸檸的小手,捏了捏。

檸檸嘟了嘟嘴,不想讓太爺爺難過,勉為其難的道:“那我再試試吧。

封老爺子直接笑了起來,“不怕,這次太爺爺給乖寶們撐腰,到要看看誰敢讓我們檸檸檬檬不開心。

車子開進老宅的院子,忠伯打開車門。

“爸,您慢點,我扶您。

黃茹月早得到訊息帶著封琳琳等在了那裡,黃茹月上前主動攙扶老爺子。

老爺子衝她點了下頭,卻冇將手遞給她,反倒是向著溫暖暖的方向抬起,溫暖暖忙扶住,和封老爺子一起下了車。

黃茹月臉色僵了下,但是很快笑起來,“爸,我吩咐廚房做了不少您愛吃的,快進去吧。

“好,暖丫頭你牽著點檸檸和檬檬。

兩個小寶貝跳下車,聞言自動跑到了溫暖暖的身邊,卻是站在了媽咪身前,大眼睛瞅著黃茹月,是保護媽咪的姿態。

檸檸上次在這裡捱打了,可是小傢夥卻一點不膽怯,反而是戰鬥力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