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帶來的幾個黑衣人立刻便往房間裡衝。

柳白鷺眼前一黑,掙紮著,“你們這是私闖民宅,封勵宴你好歹也是高學曆,竟然這麼目無王法嗎?”

“嗬,柳小姐讓人攻擊我封氏官網的時候怎麼不**?我是不是應該先告柳小姐一個竊取商業機密罪?”

這男人強硬的態度讓柳白鷺臉色發白,他太可怕了,她根本就搞不定這個惡魔。

溫暖暖那隻小白兔怎麼會喜歡上這樣強勢如狼的男人!

此刻臥房裡,溫暖暖抱著兩個孩子就縮在衣櫃裡,聽到動靜,她咬緊了唇瓣。

這個可惡的男人!他是土匪嗎,憑什麼在她朋友家裡耀武揚威!

欺人太甚!

看來是躲不過去了,她也不能讓柳白鷺自己承受那男人的怒火。

她鬆開檸檬寶貝,準備先親自出去擋一擋。

誰知躲在她身前的檸檸竟然先一步推開她,“媽咪妹妹躲好!”

小傢夥壓著聲音說完,推開櫃門就出去了,都不給溫暖暖反應時間的。

“放開她!有種都衝我來!”

保鏢已衝到了臥房門口,柳白鷺正心驚肉跳,臥房門竟突然打開了。

檸檸身板挺直站在門口,他昂著小臉,惡狠狠的瞪著封勵宴。

柳白鷺,“……”

這小子,還挺有範兒挺帥的。

坐在沙發上的封勵宴看到檸檸,卻一點都不意外,他唇邊微微扯起涼薄笑意。

接著男人起身,邁步就衝檸檸一步步走了過去。

柳白鷺掙紮起來,“封總,他隻是個孩子,你有事衝我來!喂,你是個男人就少碰他!”

然而她的話對封勵宴半點作用都冇有,男人來到小孩的麵前,微微彎腰,用他那雙冷沉的眼眸盯著那小孩。

不怕!他纔不怕這個大渣男!

檸寶捏著小拳頭,讓自己挺起胸膛,像個戰士,然而卻還是受不住男人的威壓,禁不住舔了舔小嘴唇。

封勵宴輕笑了聲,突然伸出大掌。

“你敢掐他,你會後悔的!”柳白鷺嚇的瞪大了眼睛,嗓音都喊破了。

然而在她和檸寶驚悚的眼神下,封勵宴的大掌卻是捧住了檸檸的小臉,接著……

像揉麪團一樣揉搓起來。

檸檸的小肉包子臉在男人的大掌下簡直像個減壓小玩具,被揉捏的鬼臉頻出。

“嗚……你羞辱我!”

封勵宴鬆開手時,檸寶眼眶一紅,淚眼汪汪,像是受了頗大的委屈和打擊。

這個壞蛋!

檸檸寧願被這男人打一頓,他保證一定像個男人一樣憋住不哭,他也不願意受這樣的侮辱!

封勵宴冇理會小豆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確定手上冇有任何化妝品的痕跡。

這張不像他的臉纔是這小孩的原裝臉,不知為何,他明明該鬆一口氣的,可心裡卻隻有失望。

濃重到他自己都忽略不了的失望,好像有什麼埋藏很深的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到的期待被打碎了。

“羞辱你?嗬,現在這樣纔是。

”封勵宴衝哭唧唧的小孩露出個涼涼的笑,突然就抓住了檸檸的腳踝。

下一刻,檸檸被他直接提腳倒著拎了起來!

“啊!混蛋!Ihateyou!”

檸檸氣的英文都飆了出來,他在半空晃著,難以忍受這樣**裸的羞辱。

衣櫃裡,溫暖暖聽著外麵的動靜整個人都在顫抖。

不行,她不能躲著了!她又冇做什麼虧心事,她憑什麼躲著!?

可就在她忍不住要出去時,檬檬卻往她懷裡又鑽了鑽,“媽咪,再等等吧,哥哥有事會求救的。

檬檬害怕,怕壞蛋搶走我們,檬檬不要離開媽咪……”

溫暖暖像是被當頭一棒,整個人都僵住了,她雙眼發紅,隻覺自己在強權麵前弱小的像隻螻蟻。

即便是五年的時間,在這個男人的麵前,在封家的權勢麵前,她竟依舊冇有任何可以保護自己和孩子的武器。

她抱緊了檬檬,有那麼一刻甚至像衝出去,衝進廚房提把刀砍了狗男人!

“你放他下來!封勵宴,你衝小孩逞威風算什麼男人!”

外麵,柳白鷺見封勵宴提起檸檸,掙開兩個保鏢,衝了過去。

封勵宴卻已走到沙發前,他坐下來,將小孩放倒在他的大長腿上,頭朝下,屁股朝上。

檸檸繼續掙紮不停,像隻翻了殼的烏龜,男人隻輕輕按住小孩的腰,這隻小烏龜就再難翻身,他警告的聲音響起。

“小鬼,不想被當眾脫掉褲子打屁屁,你就給我安靜點!”

檸檸立馬被當眾脫褲子給嚇到了,屈辱的咬唇將小臉埋進了沙發裡,不動了。

封勵宴這才抬眸看向了柳白鷺,“我想這兩天的事,柳小姐該給我一個交代。

“嗬嗬,交代?我家暖暖到現在都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你這個渣男憑什麼得到幸福?想和小三訂婚結婚?做夢!對,昨天的婚禮就是我指使這孩子去鬨事的!今天也是我請了黑客攻擊封氏官網,想把昨天訂婚宴的視頻在官網曝光!我柳白鷺敢做就敢當,封總想怎麼對付我,隻管放馬過來好了!”

柳白鷺梗著脖子,一副老孃無敵,老孃王炸的模樣。

封勵宴的視線落在她身上,眼神不見多凶狠,可卻森涼到讓人頭皮發麻,腳底生寒。

就在柳白鷺快頂不住的時候,封勵宴突然放開檸檸站了起來。

他一言不發,大步往外走。

柳白鷺倒懵了,緊張道:“你什麼意思?”

難道這渣男是準備出去了,好吩咐人關門殺人放火一條龍?

封勵宴腳步頓住,卻也冇回頭去看柳白鷺,隻淡聲道:“五年了,還記得她的人不多了。

“下不為例!”男人言罷邁步走了出去,保鏢也忙跟上。

聽到封勵宴那句話,還有男人明顯離開的腳步聲,溫暖暖不可抑製勾起嘲諷笑容。

什麼意思,因為柳白鷺還記得她,所以他就原諒柳白鷺的造次了?

嗬,封勵宴這話,這邏輯太可笑了。

好像他是個癡情種,對她溫暖暖多情深義重一樣!

真是能裝!

“裝什麼好人!”

誰知她正腹誹,外頭竟也響起檸檸憤怒的嘲諷聲,接著是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驚的溫暖暖渾身一抖。

封勵宴這個王八蛋是不是打檸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