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靜婉衝進衛生巾卻連個鬼影都冇找到,她覺得是封勵宴騙了她。

那小孩毀了訂婚,封勵宴竟還怕她傷害小孩,將小孩藏起來了。

難道那小孩真的是封勵宴的兒子?

不,這不可能!

江靜婉跑出衛生間,“阿宴,小孩根本不在裡麵,你為什麼要騙我,我又不會對他怎麼樣!”

她委屈的掉眼淚,封勵宴蹙眉,他站起身走進去,連門後都看了眼,空空如也。

男人臉色沉下來,接著驀然勾唇笑了下。

嗬,小鬼還挺機靈的,竟換了張臉大搖大擺從他眼皮子底下溜了,倒有點意思。

敢這麼戲弄他的,這小鬼還是第一個!

隻是小鬼那臉到底怎麼回事,哪張臉纔是真的!?

樓下,檸檸已經跑出酒店和檬檬順利會師。

檬檬著急的拉著哥哥的手,眼睛紅紅的,“哥哥,你有冇有受傷?”

她看到大壞蛋打哥哥好用力,哥哥被大壞蛋抓進房間,不知道有冇有再捱打。

“冇事,哥哥厲害著呢,大壞蛋欺負不了我!不過想不到大壞蛋武力值還挺高,要不是你給我化的妝無懈可擊,我差點被髮現跑不掉!我妹妹真是小天才,化妝術都快趕超媽咪了!”

檸檸不吝誇讚妹妹,他本來就長得不像封勵宴,長得像大壞蛋的人是妹妹檬檬。

而他剛剛那張臉都是檬檬給他化妝化出來的,當時他進了洗水間就迅速將身上衣服脫下反過來又套上,接著又洗了個臉。

他身上衣服是提前準備的,正麵是黑色酷酷風,背麵是彩色卡通風,恢複真容的他,再裝出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又特意變了點聲音,果然連大壞蛋都冇發現被耍了。

不過現在大壞蛋應該已經發現了,不知道有冇有氣的七竅生煙!

“那當然了,我可是不會說話就坐在媽咪腿上看媽咪施展神奇化妝術長大的!”檬檬得意說著,目光落在不遠處眼睛一亮。

“哥哥快看!”

檸檸正幸災樂禍,檬檬興奮的拉了拉他,他看去就見兩輛警車停下。

兩個小朋友相視一笑,這是他們給渣爹的驚喜,歡迎他警局一日遊!

而溫暖暖剛被關起來冇多久就留意到外麵出了狀況,她使勁貼門當壁虎,總算從經過賓客的議論聲中拚湊出發生了何事。

渣男竟有個私生子,還在今天找上門壞了渣男和白月光的訂婚宴!這可真是天道好輪迴,小三終被三啊!

“警察怎麼來了?”

溫暖暖正幸災樂禍,就聽外麵保鏢在議論。

警察來了!她立馬來了精神,大叫一聲便倒在地上捂著肚子神情痛苦的滾動起來。

保鏢果然被吸引,開門檢視情況,溫暖暖找到機會,一把推開保鏢就跑了出去。

“站住!”兩個保鏢凶神惡煞追出去。

溫暖暖彷徨四望,眼眸陡然一亮,她看到警察了!

“警察叔叔!”

她要報警,狗男人限製她的人身自由,綁架囚禁她!後麵追著她的保鏢就是實證,狗男人去死吧!

然而她剛跑過去,一道高大身影便從幾個警察身後走出,溫暖暖刹不住車,直接撞進了男人的懷裡,男人掌心灼熱攬住了她的腰肢,溫暖暖掙紮了下竟然冇能掙開。

太囂張了,警察麵前都毫不收斂!溫暖暖推著男人硬邦邦的胸腔,伸長了脖子看向後麵的警察,“我要報……”

男人冇讓她把話說話,驀然抬起手,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竟就那麼直接壓在了女人的紅唇上,還重重按了一下。

“乖,彆鬨了,我這邊有正事。

封勵宴低下頭,微微眯著眼眸盯著懷裡愣住的女人,想不打這女人還挺天真的,還想當著他的麵報案?

當他是死的嗎?

“我不……”

男人指腹有繭,並不柔軟,唇瓣被指腹按過,竄起一股異樣感來,讓溫暖暖愣了一瞬,反應過來她惱羞成怒,張口就要反駁,封勵宴卻彎腰在她耳邊陰沉警告。

“老實點!再敢多說一個字,信不信今天就讓你捲鋪蓋滾出蘇城!”

男人聲音狠厲,動作卻親昵溫柔,俯身靠近時還揉了下溫暖暖的頭髮,在外人眼中這儼然就是一副男女**的畫麵。

溫暖暖咬著唇,恨不能立刻給這王八蛋一個大耳光,可是她不能。

因為她知道,封勵宴這男人不是逗她玩兒的,他說今天讓她滾出蘇城,就絕對不會留到明日。

她不能走,她還得救弟弟!

“好了,不鬨了,我不是說了讓你彆亂跑,等我處理完事就去陪你,嗯?”封勵宴察覺到女人的認命和妥協,他直起身來說道。

男人嗓音寵溺,可他的眼眸裡卻冇半點笑意,清冷無情,又看了溫暖暖一眼,確定她會安靜,他才轉過身,姿態隨意從容的衝幾個警察說道。

“見笑了,小情兒鬨脾氣不懂事。

“瞭解瞭解,今天還多謝封總肯配合我們的工作。

幾個警察半點冇懷疑,今天是封勵宴訂婚,小情人不滿鬨事還不正常嗎?這種事,他們也管不著,豪門公子有個把小情人那都不叫事兒。

“應該的。

”封勵宴淡淡點頭,目光涼寒掃過那兩個追來的保鏢,“好好照顧她。

“是,總裁。

封勵宴鬆開溫暖暖要走,溫暖暖卻突然上前一步抱住了男人的腰,“那親愛的,你一定要說話算數啊,我等你!”

她咬牙切齒的說著,腳下卻狠狠的在男人腳背上踩了下,還用高跟鞋的鞋跟碾了下。

男人渾身僵硬著悶哼了聲,溫暖暖才笑容滿臉的退開,衝封勵宴挑釁的擺了擺手。

封勵宴眸光凝在她臉上幾秒,眼神如刀,收回視線,他轉身而去。

而他和警察走遠,溫暖暖立馬被兩個保鏢架著又丟回了房間。

身體重重摔在地板上,溫暖暖咬牙切齒,“王八蛋!去你的小情兒!”

封勵宴到局長辦公室喝了一杯茶,不過三五分鐘,局長親自將男人送出了警局。

握手後,男人躬身坐進車裡,麵色冷沉下來,羅楊大氣不敢出,直到男人鬆了鬆領結開口吩咐他。

“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孩給我找出來!”

“是,總裁。

這時羅楊電話響起,他接聽後麵色微變,“總裁,秦媽說太太回去就暈倒了,可要回趟老宅?”

封勵宴揉按了下眉心,莫名很是煩躁。

他回到封氏老宅,四下卻很安靜,客廳裡連燈都冇開。

不是說黃茹月暈倒了,怎麼連個忙碌的傭人都冇有?他蹙眉。

刺啦。

一道擦響,茶幾那邊江靜婉擦亮了火柴,她坐在地上,茶幾上擺著銀燭台和紅酒杯,她很快點燃了蠟燭站起身。

“阿宴,你終於回家了……”

江靜婉走向他,身上輕紗睡衣被燭光一照,仿若透明,裡頭竟空無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