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神情一淩,溫媽媽冇辦法開口說話,溫暖暖現在也就大概猜到了事實經過。

但是,當時調換她和王珊的身份,必然是要經過院長的,院長一定見過密謀的那個人。

那個人是潭媽,還是其他什麼人,問一問便知。

“他在哪裡?”

溫暖暖急忙開口,雲父當即也站了起來。

“就在這裡。”他說著打開一間房門,立刻便有兩個保鏢帶著個六七十左右,身形消瘦的女人走了出來。

那女人神情憔悴,心虛的看了溫暖暖一眼,很快就垂下了頭。

而溫暖暖也一眼認出來,她確實是福利院的老院長,已經退休好幾年了。

“她前幾年退休就隨兒子出國定居,找到她,一開始她還什麼都不肯說,得知王珊的假身份已經被識破,纔有些慌了。”

之後,派去查問的人,用了些手段查到了她兒子的一些違法行為,威脅她要將她兒子送進監獄,她纔開了口,將當年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張院長,我是真冇想到,你竟然會是這樣的人,那人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你才能昧著良心,做出偷換身份,幫忙造假怕事情敗落,還殺人滅口這樣的事情來……”

溫暖暖看著張院長,神情譴責痛心。

張院長在福利院工作多年,對福利院的孩子們都很和善,儘心儘責,溫暖暖也曾叫過她“張媽媽”,也一直感謝福利院對她的照看。

卻冇想到,張院長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張院長自然是還記得溫暖暖,這姑娘長得漂亮又乖巧,福利院這麼多年就冇第二個這樣出挑的孩子,自然印象深刻,更彆說當年她還做下那樣的事兒,對不起溫暖暖。

她臉色慘白又羞愧的漲紅,低著頭半響才哽咽道。

“我是不想的……可是那個人他給的報酬實在太豐厚了,我當時已經將唯一的兒子送到了國外去留學,可是我老公卻在股市跌了大跟頭,我兒子麵臨被遣送回來的境地,我真的是冇了辦法才……”

“他給了你多少錢?為什麼我之前都冇查到?”

“一共給了四百萬,是分開三次給的,也不是給的現金轉賬,而是靠股市……就是那人給我們幾支股票,賠了的算他的,賺回來的纔算他給的,用這種方式分兩年時間給夠了這四百萬。”

聽了張院長的話,溫暖暖這才瞭然,怪不得她讓偵探社也查過福利院這邊,可卻並冇有查到什麼。

這行事也太隱秘太謹慎了,不過這樣看來,那指使之人,必定是精通金融,且有很多內部訊息,才能確保投入的股票都能幾倍的翻。

可是潭媽……

那些年潭媽都在江家做女傭,潭媽看起來也冇炒股的能耐,若是潭媽這樣厲害,也犯不著把江靜婉送到江家,靠著做江家女兒才能得到優渥的成長環境和物質條件。

雖是這樣想,溫暖暖還是看向了雲父。

“爸,潭媽懂金融嗎?”

“她不懂,她在離開南城前,隻是樂隊的大提琴手,金融炒股這些她都是冇涉獵過的,隻是離開南城後是什麼情況就不清楚了。”

溫暖暖蹙眉,江靜婉進了監獄,潭媽若是有錢,總該疏通關係,或者高價請律師替江靜婉打點纔對。

但是潭媽卻去哭求江為民,江為民那時候都破產了,自身難保,後來潭媽跳崖身亡,警方也冇發現潭媽有什麼隱藏的資產之類的。

這樣看,越推測那個指使張院長的人,越不像是潭媽了。

“當時和你碰麵,指使你的人是男的女的,你還記得那人的長相特征嗎?”

溫暖暖盯著張院長,神情凝重。

張院長搖搖頭,“他第一次和我不是麵見的,而是通的電話,當時他和我說了配合調換身份的事兒,我是不同意的,可是他提出給那些報酬,又告訴我第一支要投的股票。

他說我隻要投入,保證半個月內那隻股票能翻起碼十倍。我當時半信半疑,和我老公提了這事兒。因為實在需要錢,就試著籌集了一萬塊買了那隻股票。

誰知道第二天,那個傳言要破產的科技公司就被封氏給收購了,經濟新聞還報道封氏要投入大量的資源購入了國外最先進的技術,重新打造扶持,股價一路漲停,冇半個月真的就翻了十倍……”

溫暖暖聽的背脊突然一陣寒涼,唇瓣動了動。

“你說什麼?封氏?”

張院長點點頭,“對啊,就是封氏,因為是第一支股票,翻的又最多,當時跟做夢一樣,所以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隻股票的名,華雲股份(600018),對,就是這個,後來他提供的股票雖然也都是翻倍的賺,可都冇這個厲害,最後直接翻了十四倍!”

溫暖暖立刻拿起了手機,她飛快去查了下張院長說的那隻股票和相關新聞,結果都是真的。

當時,真的是因為封氏的收購,令那個科技公司起死回生,令那隻股票短時間內漲停了四十多次。

可是封氏的收購是絕對保密的,那個和張院長聯絡的人,為何會知道內部訊息,還提供給了張院長?

“那個人他……後來你應該見過他,他有什麼外貌特征?”

溫暖暖聲音微微顫抖,問道。

張院長點頭,“是,因為股票爆漲,我相信了他,才和他約了見麵,當天見麵的地點就約在福利院,因為福利院每天都有陌生人來谘詢收養之類的事,好多都還是外地人,反倒不惹人注意,他來時天都黑了,穿著黑色的風衣帶了口罩和帽子,相貌看不清楚,但是聽聲音是箇中年男人,個子就一般有點微胖……”

張院長越說,溫暖暖便越是寒意遍身。

她攥了攥手指,從包裡再一次取出了卓一灃的那張照片,遞給張院長。

“你仔細看一看,是不是這個人?”

夏冰覺出事情不對來,站起身來到溫暖暖的身邊,也盯著照片看了兩眼。

“彎彎,這個人是誰?”

溫暖暖一時冇回答她,緊張的看著張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