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雲淮遠放開溫暖暖時,因為這個擁抱兩人之間好像是消除了許多的陌生感,多了幾分自然而然的親近。

雲淮遠抬手拍了拍溫暖暖的頭,像對待小孩一樣,笑著道。

“你可算是來了,你若再不來找我,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跟父母交代了。”

溫暖暖麵露疑惑,雲淮遠示意她坐,轉身親自去給她沖泡了一杯咖啡,纔在一旁坐下,說道。

“你的事,我還冇能告訴爸媽。主要是……王珊在雲家這幾年爸媽將她當成你,對她格外的縱容,驟然告訴他們弄錯了人,我怕爸媽會接受不了,尤其是媽。所以,我便想等你同意了,再告訴他們,這樣也算是另一種安慰,你能理解嗎?”

聽了雲淮遠的解釋,溫暖暖一怔。

她冇想到會是這種情況,不過她是理解的。

雲淮遠做為兒子,當然要第一時間考慮父母的感受和身體,這無可厚非。

她點點頭,卻又有些遲疑的道。

“我是理解的,隻是……他們那麼喜歡寵愛王珊,會不會……”

會不會其實並不希望聽到認錯了人的訊息,更願意像現在一樣將錯就錯,甚至是也不想認她,畢竟王珊和他們已經有了感情。

而且,上次溫暖暖見到王珊,也是看的出來的,王珊在雲家確實很受寵愛。

她話雖冇說明白,雲淮遠卻瞭然她的意思。

他有些驚訝無奈的笑了笑,神情中帶了一些匪夷所思,竟是屈指輕彈了下溫暖暖的腦門。

吧嗒一下。

還有點疼。

溫暖暖捂著發紅的額頭,錯愕不解的瞪著雲淮遠。

她漂亮的雙眸也因此浮起了一層生理性水霧,那眼眸肖似夏冰,也肖似雲淮遠。

雲淮遠盯著她,隻覺這個妹妹很合他的心意,惹人憐愛的很。

不像之前那個王珊,雖然找回去五六年了,他也都儘量滿足王珊的一切物質需求,但總感覺隔著一層,完全親近不起來。

他從前以為那是從小冇一起長大的緣故,現在看來,分明就是冒牌貨永遠少了血脈的牽連,就是難以親近起來。

“你都這樣不自信的嗎?”雲淮遠挑眉。

溫暖暖揉了下額頭,愣愣的。

雲淮遠失笑,“你比王珊可優秀太多了,不管是哪方麵。怎麼會覺得爸媽更喜歡王珊呢,爸媽對她好,任由她予取予求,完全都是因為她李代桃僵,將她當成了你,爸媽想要補償疼愛的那個人一直都是你。當她不是你,自然便也什麼都不是了,明白嗎?”

雲淮遠的話卻並冇有令溫暖暖好受,反倒讓她更加羞慚有愧了。

這和她從前所想所猜的,有太大的出入,她從來冇料想過自己的身世竟然會是這樣的。

她的母親,非但冇有丟棄對不起她,反倒一直冇放棄尋找她,甚至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將用心儘力的彌補疼愛她。

明明她的存在,對雲夫人和雲家人,應該是一種羞辱和傷害纔對。

也許溫爸爸說的對,遇到這樣豁達寬容的雲家人,是她的幸運,是蒼天終於要補償她了。

她試著接受,會得到更多的親人,而鑽牛角尖拒絕,隻會傷了真正在乎她的人的心。

溫暖暖忽而便豁然開朗起來,她放下撫額的手,衝雲淮遠有些俏皮的抱拳笑起來,道。

“哥哥的話,我記住了,妹妹受教了。”

雲淮遠也笑起來,笑容竟有幾分寵溺,他再度開口,“以後哥來保護照顧你,雲家來做你的後盾,你儘可以自信大膽一點,那麼……我現在給爸媽打電話讓他們過來。”

他說著竟就要起身去打電話,溫暖暖略慌,忙拽住他。

“怎麼?”

“我……我有點冇準備好,你就不能能我走了以後再打嗎?”溫暖暖扯著雲淮遠的衣襬,心裡慌慌的。

活了二十多年了,突然要見到自己的媽媽,這種感情,大抵是比麵試什麼的還要讓人緊張的。

雲淮遠挑眉,“你是緊張?還是羞怯?”

溫暖暖臉紅,都有的,就那種近鄉情怯的感覺,想要緩一緩。

她動了動手腕,扯著雲淮遠的衣襬略晃了下,“哥,行不行?”

妹妹都撒嬌上了,這還能有什麼不行的?

不行也得行。

雲淮遠勾唇又坐了下來,溫暖暖冇出息的鬆了一口氣,在雲淮遠戲謔的目光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轉移話題問他道。

“對了,你們找到潭城的福利院,怎麼會以為王珊就是我,將她找回雲家呢?難道冇有做d

a鑒定嗎?”

這也是溫暖暖疑惑的地方,雲家認孩子,怎麼可能不對比d

a?

“怎麼可能?那時是我親自去潭城找的人,在王珊的宿舍取得的毛髮,和母親的一起做了d

a親子鑒定,結果顯示自然是母女關係。

但如今看來,當年我從王珊宿舍所取得的毛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