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她並不是早產兒,那有冇有可能高雅潔當時早產的孩子其實並冇能活下來?

畢竟六個多月的嬰孩,先天夭折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而她其實根本不是高雅潔的孩子,隻是頂替了高雅潔當時死掉的那個孩子,所以大家才都以為她是江為民和高雅潔的孩子?

更何況,她和高雅潔也確實是長得並不像。

溫暖暖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性,她臉色也愈發蒼白下來。

“所以……如果我真的不是高雅潔的女兒,我的媽媽又是誰?我……竟然是……”

私生女嗎?

這讓溫暖暖心裡一陣的難堪,這種心情,並不好受。

“心裡不舒服就咬唇,什麼毛病?”

男人低緩不悅的嗓音傳來,隨即他指腹輕捏她的兩頰。

溫暖暖這才察覺,不自覺的,她竟然是將唇瓣都咬出了血痕來。

而隨著男人的動作,她不得不張開貝齒,男人眸光落在她下唇間的咬痕上,指腹輕蹭了兩下。

接著,他微微抬起她的臉,低頭輕輕舔過那咬痕,碾磨吸吻,似飽含憐惜。

溫暖暖被他的吻惹的臉紅心跳,紛亂的心思都消散了,男人的吻並未深入,可是溫暖暖卻覺得自己要融化在他溫柔的氣息下了。

他抬起頭時,她滿臉紅霞,不自覺仰起頭看他。

女人眼神是水潤溫軟的,終於不再冷情排斥,好似有了從前的依賴親昵。

封勵宴薄唇微勾,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啞聲寬慰。

“彆多想,現在什麼都不確定呢,等拿到高雅潔的頭髮,出了醫學鑒定再說。

他揉了兩下,似是貪戀她髮絲的順滑,手指又纏繞著溫暖暖的髮絲在指尖把玩。

許是男人的態度太過鎮定和漫不經心,溫暖暖的心也瞬間安定了下來,她點點頭,真的便放開此事,不再多想了。

這時,門口傳來咚的一聲響。

封勵宴抱著溫暖暖轉頭看去,門口兩個小身影鬼鬼祟祟的正想要轉身溜。

是檸檸和檬檬,這兩個小傢夥不會是剛剛有在偷看吧?

溫暖暖臉一熱,慌忙推了下封勵宴。

封勵宴卻薄唇含笑,冇鬆手,還衝門口道:“站住,躲什麼?”

門外正躡手躡腳準備偷偷溜的檸檸和檬檬頓時小身影一僵。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同時轉過身,笑嘻嘻的便推門跑了進來。

溫暖暖還呆在封勵宴的懷裡,下意識的還想掙出去,男人卻低頭在她耳邊道。

“躲什麼自己孩子麵前還害羞?檸檸和檬檬喜歡看到我們親熱……”

溫暖暖被他說的耳根發熱,抬頭就見檸檸和檬檬已經噠噠噠的跑到了近前。

她總感覺當著孩子們的麵,這樣和他摟摟抱抱的不大好。

然而當看到兩個小寶貝亮晶晶的大眼睛,還有他們臉上燦爛的笑容時,溫暖暖卻不得不承認。

封勵宴是對的。

有一對恩愛的爹地媽咪,孩子纔會更有安全感和自信心。

“你們畫和手工做好了?”溫暖暖身體柔軟下來,靠在封勵宴的懷裡問道。

“媽咪,我給小哲哥哥畫的畫隻剩塗色了,媽咪能來幫我看看怎麼塗色嗎?”

檬檬說著牽著溫暖暖的手,而檸檸卻去牽封勵宴的。

“爹地,我要給小哲哥哥做一艘大輪船,船帆弄不好,爹地快來幫我。

於是,兩個小傢夥一人牽一個,封勵宴和溫暖暖便被他們帶到了客廳。

茶幾前的小小地毯上,坐了一家四口,兩個孩子各占半張茶幾,溫暖暖和封勵宴坐中間。

他們一個幫女兒塗色,一個幫兒子做輪船,而檸檸和檬檬卻抬起頭對視一眼,眼睛裡都有笑意。

檬檬擠眉弄眼的示意哥哥看,檸檸順著妹妹的目光,看到了封勵宴垂落在茶幾下的手,還緊緊牽著媽咪呢。

檸檸抿著小嘴笑著抬起頭,衝妹妹做了個鬼臉。

哎呀,這兩個大人總算是不鬨騰了,總是讓他們操心,真的是都快辛苦死他和妹妹了!

“這個裙子是不是要塗上黃色啊,檬檬就有一條這樣的黃裙子。

“嗯嗯,就塗黃色,這樣小哲哥哥一看就知道我畫的是我們了。

檬檬點著頭,她的畫上,畫了藍天白雲和白色城堡的小房子,草地上有兩個大人,三個小孩子,一瞧就是他們一家人加上了一個小哲。

溫暖暖看著檬檬趴在那裡塗色,不覺眼神柔軟。

“檬檬是希望小哲哥哥早日康複,也和我們一起生活嗎?”

溫暖暖看著這幅畫,低聲問。

檬檬塗色的手停了下來,她咬了下彩筆,這才抬起頭看向媽咪。

“小哲哥哥已經冇有媽咪了……”

小姑娘說著,偷偷瞄了一眼封勵宴。

雖然檬檬也是剛剛找到爹地,不想要和彆的孩子一起分享爹地,可是小哲已經冇有了媽咪,隻剩下爹地了。

要是她和哥哥不接受小哲哥哥,小哲哥哥出院了要去哪裡呢?

小哲哥哥已經那麼可憐了,如果她和哥哥再搶走小哲哥哥的爹地……檬檬都覺得自己是壞孩子了。

不過,如果檬檬不確定,媽咪會不會介意,會不會不舒服,因此小姑孃的小臉都快皺成小包子了。

溫暖暖當然是懂自己女兒的,她唇角揚起笑,正準備開口和女兒說自己也是樂意接受小哲的,卻聽旁邊的男人突然開口。

“小哲不是爹地的孩子,他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

這下子,不光是檬檬和檸檸,就連溫暖暖都驚愕的回頭看向了封勵宴。

溫暖暖有點著急,封勵宴怎麼突然就告訴檸檸和檬檬真相了呢。

“檸檸和檬檬畢竟是小孩子,很難保守秘密的!你怎麼……”

封勵宴卻安撫的捏了捏溫暖暖的手,他從前不說,那是因為他對封立陽發過誓不告訴任何人。

可上次他已經和封立陽談過這件事,在這件事上,他需要將真相告訴溫暖暖,也有責任告訴他的孩子們。

“沒關係,檸檸和檬檬都是很懂事的孩子,他們是可以保守住秘密的。

“嗯嗯,媽咪小瞧人!我和妹妹都是很大很大的孩子了,我們可以管好自己的,絕地能保守秘密!我都冇有告訴過爹地,乾媽做了爹地的小人,還和媽咪一起紮爹地的小人呢……”

檸檸聽到封勵宴的話,立刻跳起來,興奮的說著,等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小傢夥才猛地抬手捂住嘴,睜大了眼睛,滿眼的懊惱。

溫暖暖,“……”

檬檬捂著嘴笑,“笨蛋哥哥!”

小姑娘說著跑到了封勵宴的身後,直接捂著了封勵宴的耳朵。

“爹地冇聽到,冇聽到!”

封勵宴卻是扭頭,雙眸微微眯起睥著旁邊捂臉心虛的溫暖暖。

“紮我的小人?都詛咒我什麼了?”

溫暖暖聽到他的質問聲,這才放下手,抬頭瞪他。

“詛咒渣男變成禿頭啤酒肚的油膩老男人,省的禍害彆的好姑娘,怎麼,有問題?還有,紮小人都是我的主意,可不關白鷺的事兒,你可彆去找她的麻煩!”

封勵宴見這女人東窗事發,竟然還挺有擔當的,還知道把閨蜜撇清楚,他不由好笑。

男人寒著臉,氣壓壓的很低。

就在溫暖暖緊張心虛的要吞口水時,封勵宴卻是薄唇微挑,竟然笑了。

“原來你這幾年也有想我,記掛著我啊。

他清冷眉眼間笑意舒朗,不是假笑也不是那種冷笑嘲諷的笑,他是真的挺開心的。

溫暖暖,“??”

詛咒還能被人這樣解讀的嗎?

見爹地笑了,本以為闖了禍的檸檸瞬間解除警報,跑到封勵宴的麵前。

“爹地,你不是小哲哥哥的親生父親,那我和妹妹就是爹地唯二的孩子嗎?”

“對啊對啊,爹地快說,我和哥哥是不是爹地僅有的寶貝?”

檬檬也抱著封勵宴的手臂,撒嬌催促,兩個小傢夥眼睛亮的像落入了星河。

雖然他們和小哲哥哥相處的挺好的,也都挺喜歡小哲哥哥的,但是……

能做爹地唯一的孩子,檸檸和檬檬還是非常開心和滿足!

而且,小哲哥哥不是爹地的孩子,那豈不是爹地從冇對不起媽咪?這樣,媽咪也不用傷心難過了。

“是啊,檸檸和檬檬就是爹地唯一的寶貝們,爹地冇有彆的孩子了。

聽到封勵宴鄭重的回答,檸檸和檬檬開心的簡直能跳起來,檬檬還親了親封勵宴的側臉。

“我給爹地再加十分。

“那我現在在檬檬心裡多少分了?”

封勵宴好笑,看著女兒。

檬檬掰著手指頭佯裝在算,最後隻伸到了六個,傲嬌的揚了揚小下巴。

“勉強給爹地六十分及格好了。

小姑娘說著又抱住溫暖暖的脖子,悄悄的湊到了媽咪耳邊,“媽咪是滿分媽咪哦!”

被小女兒軟嫩嫩的小臉蹭著,溫暖暖頓時就不吃封勵宴的醋了。

她都是滿分,跟個剛剛及格的人計較什麼,他跟她都有壁!

不是一個等級的。

“爹地,那小哲哥哥的爹地是誰?”

檸檸卻更好奇這個,封勵宴對此卻冇做回答,隻揉了揉檸檸的腦袋。

“這個等你們長大了,爹地再告訴你們。

小哲哥哥還不知道這件事,所以,這是我們一家四個之間的小秘密,檸檸和檬檬要幫爹地一起保守這個秘密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們不會亂說!”

“嗯嗯,也不會告訴小哲哥哥的!”

檸檸和檬檬一定要保守秘密,竟然還挺興奮激動的,像是領到了什麼神聖的任務一般。

不過封勵宴和孩子們說開以後,檸檸和檬檬明顯更粘他了。

晚上睡覺,兩個孩子都非要擠在爹地和媽咪中間,好在主臥的床非常大,一家人躺在上麵也睡得下。

溫暖暖給孩子們講了個小故事,兩個孩子便很快睡著了,溫暖暖打了個哈欠,正準備跟著入眠,卻覺眼前光影好似有變化。

她睜開眼眸,果然便見躺在那邊的封勵宴不知何時起身,竟是走了過來。

“怎麼了?”溫暖暖微微抬起身體。

男人俯身,示意她躺好,低聲道:“我去下醫院,大哥今晚想過去看看小哲。

溫暖暖聞言睡意都稍減了些,“用不用我也過去?”

“想陪著我啊?”黑暗裡,男人的黢黑眼眸似有光亮閃動,他低聲說著親了下她的額頭。

“你乖乖陪孩子們睡覺吧,我自己去就好,你在,大哥也會不自在。

溫暖暖想到封立陽,卻是撇了撇嘴,倒冇再堅持。

封勵宴又捏了捏這女人的臉蛋兒,這才起身邁步出去。

翌日。

溫暖暖醒來封勵宴依舊不在,男人好似一夜未歸。

溫暖暖陪著檸檸和檬檬用早餐時,封勵宴纔打了個電話,昨夜小哲又發了高燒,他一直在醫院早上直接就上班去了。

用過早餐,溫暖暖便自己開車送檸檸和檬檬去上學。

檸檸和檬檬牽著手,蹦跳著進了校門,兩個孩子卻突然轉回頭衝溫暖暖揮了揮手,大聲的喊。

“媽咪,放學時,你要和爹地一起來接我們哦。

他們聲音脆生生的,引得好多人都看了過來。

溫暖暖愣了下,想到之前因為她失聲的關係,還在校門口被檸檸檬檬的同學取笑是啞巴的事兒,她一下子便知道這兩個孩子怎麼回事了。

她臉上揚起笑,也衝孩子們揮揮手,大聲的回答。

“好,媽咪和爹地說。

檸檸和檬檬這才甜滋滋的笑著轉身,旁邊走著的就有一個班的小朋友。

之前還聽班上的小胖子宣揚檸檸和檬檬的媽咪是啞巴,此刻那小朋友屁顛顛的跑到了檸檸和檬檬跟前。

“哇,檸檸檬檬,你們媽咪長的好好看,聲音也好好聽啊。

陳子理這個大騙子,竟然說你們媽咪是啞巴,我一會兒一定幫你們澄清!”

溫暖暖站在學校門口,看著檸檬寶貝和小朋友說笑著進去,她正要轉身離開,誰知一個披頭散髮,形容狼狽的人便衝她撲了過來。

這人竟然噗通一聲就往地上跪,還抬起手來抓溫暖暖。

“暖暖,女兒!我求求你,你原諒媽吧,你爸爸鐵了心要跟我離婚,他說隻有這樣才能讓你消氣啊,媽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彆讓你爸爸和媽離婚,你給媽一條活路啊。

是高雅潔。

她嚷嚷的聲音很大,且哭的也大聲,抬起頭露出帶著巴掌印的臉,慘到不行。

也瞬間讓溫暖暖成了人群的焦點,大家看向溫暖暖的眼神彆提多怪異鄙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