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人的聲音嘶啞難辨,傳進封勵宴的耳中卻似驚雷。

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幻聽了,男人上車的身影頓住,足足凝滯了兩秒,這才緩緩轉過身。

他來到她的麵前,蹲下來,抬手捏住她的下巴。

“你剛剛說什麼?”

溫暖暖喉間像堵著血塊,可他是她最後的希望了。

她害怕,害怕極了。

來這裡的路上,她眼前都是兒時自己被拐賣掉的記憶,那些被埋在記憶深處,想都不敢想的夢魘。

秦媽恨她,秦媽無論是殘忍殺害孩子,還是將他們拐賣掉,這都有可能。

她隻能求助封勵宴,這個男人隻要肯管,一定能找到孩子的。

他是蘇城的王!

“是……是你的……兒女……檸檸,檬……檬!”

溫暖暖緊緊抓著封勵宴的手,她焦急的開口,然而越是著急越是難以發出聲音,她一字一頓,磕磕絆絆啊。

說的滿頭冷汗,說的眼淚滾了滿麵。

封勵宴看著這女人絕望又無助的模樣,他眸光晦暗,良久竟嗤笑出聲。

“溫暖暖,還需要我再說一遍嗎?我做了結紮手術,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封勵宴的話,令溫暖暖渾身冰寒。

他果然不信,即便她親口道出真相,他竟都不信!

她咬破舌尖,“你就冇……想過,你可能……手術失敗,或者你以為做了其實……隻是在手術檯上睡了一覺?”

檸檬寶貝是他的孩子,這是不爭事實。

他當年的手術絕對不可能成功。

“嗬,結紮手術隻需要區域性麻醉,我全程清醒的很!”封勵宴卻像是聽到了笑話,捏在溫暖暖臉上的手用力。

他眼神狠厲,“怎麼,你的野種被秦媽帶走了,你的姦夫跑路了,就又想來騙我?嗬,我的兒女?現在又冒出來一個女兒?溫暖暖,你嘴裡還能否有一句實話!”

他甩手,溫暖暖被那力道帶的脖頸傷痕一陣刺骨疼痛,眼前發黑。

當她緩過那股勁兒,就聽到了車門甩上的聲音。

緊跟著車子從她麵前開過,她甚至連爬起來再去阻攔的機會都冇有。

“封勵宴,我恨你!”

溫暖暖絕望的嘶喊,可嗓間隻發出一點謔謔聲。

車裡,封勵宴扯掉領帶,仍覺難受,他又解開幾顆釦子,這才覺得呼吸順暢一點。

他的目光卻依舊控製不住落在後視鏡上,看到那女人的身影趴在地上越來越遠,他重重捶打了下車椅。

這時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封勵宴煩躁將手機拿出來,就要直接關機。

他手上沾染了那女人的眼淚,手機在掌心滑了下,竟然不小心接通了。

聽筒裡立刻響起了江思哲帶哭腔的聲音,“爹地,檸檸和檬檬找到了嗎?你有冇有幫漂亮姨姨找到她的孩子們啊?”

封勵宴捏著手指的手狠狠一僵,“檬檬?孩子們?”

剛剛那女人口中說著檬檬,說著兒女,封勵宴盛怒之下,以為她是在胡說八道的又想哄騙他。

可此刻為什麼小哲也這樣說。

他眼前浮現那個據說是檸檸女朋友的小女孩的臉,那女孩躲躲藏藏的模樣,她化妝和不化妝完全不像一個人的奇怪。

還有那天小女孩露出真容,浴室門口,那女人抱著女孩緊張看著他的情景,還有那小姑娘讓他覺得麵熟的五官輪廓……

太多畫麵在他腦海中閃過,串成一條線,答案呼之慾出。

“嗚嗚,檬檬妹妹就是檸檸的龍鳳胎妹妹啊,爹地,你見過她的,你快找到他們……嗚嗚,我不要檸檸和檬檬妹妹有事……”

江思哲是真擔心害怕了,自己躲在被窩裡偷偷哭著給封勵宴打電話。

到底是才五歲的孩子,一著急哪兒還記得信守和檸檸的承諾。

龍鳳胎!

封勵宴俊顏陡然大變,他腦子嗡的一下,像是突然被砸了個悶雷。

他周身冰寒徹骨,簡直不敢想象如果一直以來他以為的都是錯的,他都對那個女人還有孩子做了些什麼。

臉色沉凝的男人,在僵硬了一瞬後,突然爆喝一聲。

“開回去!快!”

羅楊就從冇在總裁的冰山臉上看到過這樣激烈到豐富多彩的表情過,他嚇的立馬掉頭,隻希望少夫人還在原地。

不然感覺天都要塌了。

好在車子並冇開出多遠,開回去時,溫暖暖還在原地。

她已經站了起來,可明顯是體力支撐不住了,搖搖欲墜的。

車子冇停,封勵宴就打開車門跳下了車,在女人倒地前將人接進了懷裡。

溫暖暖眼前發黑,她午飯冇吃,遭遇被下藥差點被掐死,又連番驚嚇奔波,是靠著不停咬破唇瓣才撐到現在的。

她不能倒下,她的孩子們還在等她去救命。

可她太冇用了,她好像撐不下去了。

溫暖暖眼前一黑往後倒,絕望中她好像聽到了男人熟悉的喊著。

“溫暖暖!醒醒。

這聲音又點燃了一絲希望,溫暖暖緩慢睜開眼,當看清抱著自己的人時,她嘴巴開合。

女人唇瓣在滴血,眼裡的哀傷和痛恨真切,她像是破布娃娃一樣躺在他的臂彎裡。

封勵宴隻覺心像被萬箭穿過,又像有斧頭劈開了混沌的大腦。

看著這樣的她,他真切感受到她的情緒,他竟然有些無法直視她的眼眸。

他抱著這女人的手在用力,用力到發抖,不明白之前的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竟然一直固執的堅持己見,不肯相信她。

“暖暖!天哪,這到底怎麼回事?封勵宴,你又對她做了什麼?!”

這個時候,一輛保姆車停下,柳白鷺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

看到溫暖暖奄奄一息的模樣,她氣的上前就要搶人,封勵宴卻將女人直接抱了起來。

溫暖暖看到柳白鷺,眼眸稍亮,忙衝柳白鷺伸手。

“東……西。

“暖暖,你的嗓子怎麼了?到底出什麼事兒了?東西……東西在這,你要我去你家,找檸檬寶貝的頭髮送來做什麼?”

柳白鷺著急的不行,說著從包包裡將溫暖暖要她送的東西拿了出來。

溫暖暖一把抓過,舉起手迫切的拿給封勵宴。

“你去……鑒定!”

那是一個密封袋,裡麵是幾根細軟的髮絲,一看便屬於孩子。

封勵宴突然彆開了頭,他喉結滾動,清冷的眼眸裡此刻一片血紅翻湧的激烈情緒。

他想他不用去鑒定了,那是他的孩子,他的兒子女兒!

真的是他錯了。

他犯了此生最大的錯,他愚蠢的自負讓他……

錯的太過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