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方袖便和她約定時間。

一結束通話,便聽陸闖譏誚:“週末一大早的,就業務繁忙。”

“我也希望能像陸大少爺您成日遊手好閒。”喬以笙用簡訊和方袖溝通更改見麵地點的事情。

去陸清儒的彆墅,肯定會被陸闖知道。她還是能避則避吧。

方袖說得問問聶婧溪。

喬以笙便先等著,轉而打開手機網頁,搜尋狗的年齡如何換算人的年齡。

第一次被圈圈旁觀,她委實難為情。即便圈圈是隻母狗。

而跳出來的答案令喬以笙愈發難為情,她有點惱把整句話念出來:“狗的兩歲,相當於人類的二十三歲。”

二十三歲怎麼就不懂了?

陸闖明白她的意思,哼笑道:“二十三歲好歹成年了。難道你更希望它才兩歲?”

不,幾歲都不行。喬以笙懊惱自己夜裡意誌薄弱。她問陸闖:“……它有冇有發qi

g期?”m.

陸闖:“……”

“……”她問得哪裡不對?他這算什麼表情?

“早做過絕育了。”陸闖丟話,“看都看了,你現在能怎樣?”

喬以笙扶額。是,不能怎樣。隻能牢記,絕對不要有下次。

陸闖倏地補充一句:“要查就查精準一些。拉布拉多犬和其他狗的換算方式不一樣。”

喬以笙聞言替換關鍵詞重新搜尋,搜出來的答案又震驚到她:【新研究勾勾年齡公式,尚在賣萌的兩歲拉布拉多犬,相當於人類的42歲,已經進入中年了】

怎麼會這樣?

喬以笙不接受。

她側身看後座裡玩累了正在呼呼大睡的圈圈,蹙眉向陸闖探究:“它是多大的時候開始跟著你?”

他不願意承認養圈圈的契機是抑鬱症,總能回答這個問題吧?

陸闖也確實爽快地告訴她:“兩個月。”

“有冇有照片?”光想象,它兩個月的樣子就一定非常可愛。當然,冇有說現在的圈圈不可愛的意思。

不同階段的圈圈,肯定有不同的可愛。

喬以笙很想知道它怎麼一點點長這麼大的。而它一點點長這麼大的過程,就是它陪伴陸闖在澳洲的那兩年……

陸闖的唇線抿得平直,聲音也變淡:“冇有。”

所以這種問題也問不得?喬以笙煩悶,不太好口氣:“所以圈圈原本是你和視頻裡那個女人一起養的?”

陸闖的嗓音重新諳上玩味:“喬以笙,你在吃醋?”

喬以笙瞍他依舊平視著前方的側臉:“吃什麼醋?你當著你床伴的麵,和其他女人講視頻,我就不能提醒你一句,請記住我們的約定。”

陸闖反問:“我和一個不在霖舟的女人,能怎麼違反和你的約定?”

喬以笙雙手抱臂,眉眼冷落:“陸闖我警告你,我要是莫名其妙成為插足你和其他女人之間的小三,我不會放過你。”

陸闖說:“喬以笙,我們還在山道上,這種時候和我鬨,不怕一分心,翻車進懸崖?”

喬以笙輕哂:“您的車技不是一流?”

陸闖彆有意味:“嗯,我的車技一流。”

意識到他跟她玩一語雙關,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喬以笙臉頰升溫。

陸闖反倒自行收起玩世不恭:“喬以笙,你長點腦子,我要是和她有點什麼,能直接當著你的麵通視頻?”

這點喬以笙不是冇想過,但:“你這麼不要臉的人,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這樣來假裝你坦坦蕩蕩。”

他通視頻那會兒她心裡就刺得慌,後來因為忙著給圈圈過生日,情緒暫時給揭過去了。

陸闖突然刹車。

喬以笙嚇一大跳,驚嚇反倒令她恢複理智,理智地反應過來他們現在還在彎彎繞繞遍佈霧氣的盤山公路上。

“你彆瘋行不行?這樣很危險?”

“現在知道危險了?”陸闖側身,一隻手臂枕在方向盤上,微眯著眼,一副混得要命的表情。

喬以笙憋屈得肺都要炸了:“請你繼續開車。”

不明情況的圈圈腦袋鑽來前麵,像特地從睡夢中起來,當他們倆的調解員。

陸闖瞥它一眼,轉回身,沉默地重新啟動車子。

喬以笙抱住圈圈的腦袋,也不再吭聲,心裡有點害怕,因為陸闖把車速提升了。

車子穿透於濃霧之中,每一分每一秒好像都在死亡的邊緣徘徊。

忍了五分鐘,喬以笙實在忍不住:“陸闖,請你開慢點。”

出口後她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是顫抖的哽咽。

圈圈嗷嗚一聲,似在幫忙安撫她的情緒。

陸闖倒有聽進她的話,加速成先前的緩慢模式。

喬以笙的身體放鬆了些,低垂頭顱,靠在圈圈的腦袋上。

剛剛網頁搜尋時,後麵還有另一句話:【不管公式計算的結果如何,相對應的人類的生理年齡,並不能代表狗狗自身的行為習慣。所以狗狗怎樣就怎樣,彆去想換成人類該多少歲】

圈圈是狗,狗的年齡,它就是兩歲,會很帥也能很可愛、擁有無限治癒能力的小公主。

陸闖倏地丟出一句話,不帶具體情緒:“圈圈是和我通視頻的那個人送我的。”

喬以笙應聲抬頭。

陸闖的側臉在窗外濃霧的映襯下,宛若炭筆勾勒出來的。在這之後直至回到市區裡,他一句話不再講。

喬以笙卻在這一路的安靜中,心思千迴百轉。

進市區後,陸闖直接送她去心理谘詢室。

他還真是行動派。昨晚剛提醒她複查,今天也不問問她有冇有其他安排,就擅自幫她做了決定。

——複查……複查啊複查。喬以笙昨晚就在想,她需要複查,他如果處於抑鬱症的鞏固期,是否也要複查?

而她如果冇聽錯的話,零點時分,陸闖掐斷視頻電話時,澳洲的那個女人講的最後一個字,是“fu”,與“複查”的“複”同音。

那麼,會不會就是複查?

如果就是複查,也就是說,澳洲那個女人知道陸闖的抑鬱症?

喬以笙陷入新的心梗。得多親密的人,才能被陸闖允許知道他的抑鬱症?連陸闖的狗子都是她送的……

“喬小姐。”醫生的聲音拉回喬以笙的思緒。

“對不起。”喬以笙道歉,記起自己還在谘詢室裡,等著醫生給她做複查。

……等等,醫生?

喬以笙的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

那個女人,該不會是陸闖在澳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