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絕世神醫妃 >   第542章 告密

-

思緒翻湧了片刻之後,顧翰墨方纔繼續往下作答。

前方的的封無羈倒是心無旁騖,太子妃問什麼他就答什麼。

[你如何看待“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句話]

“此話原指萬般行當都是下賤的,為由讀書入仕方為正途,恕學生不能苟同。學生以為士、農、工、商本不該有高低貴賤之分,讀書人不懂得種糧食,農夫未必會築樓起高閣,三者皆道商人滿身銅臭,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世間何人不愛財?”

“讀書人治理了天下,農夫供得百姓三餐果腹,工匠築起了邊境城防,商人則令盛世繁華,四者息息相關,牽一髮而動全身,皆是大周山河的骨骼與血液。”

封無羈想也不想,便灑灑洋洋地寫下了這麼一大段話。

他雖然是書香氏族出身,但從小就對其他事物很感興趣,也從來冇有覺得農夫工匠比自己低人一等。

支援太子妃創辦清懿書院,便是因為對方設立的許多課目裡,有許多都是他極為感興趣的範疇。

前麵的題封無羈一直答的很順暢,直至來到卷末尾處,他看清楚題目之後,突然卡了殼。

[你覺得太子夫婦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哪裡好,哪裡不好]

[你如何看待“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這句話]

[如果你是皇帝,你最想做什麼]

封無羈忍不住用力眨了眨眼,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可那些字仍舊清晰地印在紙上。

他瞳孔微縮,呼吸一頓,視線忍不住左右繞了兩圈。

似乎有不少人都做到最後的題目了,皆是一個個呆滯地看著試卷,目光中有著惶恐錯愕與迷茫不安。

還有人看完後忍不住“嘶”地一聲,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真的是他們能暢所欲言,所以作答的題目嗎?

確定答完以後,不會被拉去砍腦袋嗎?

太子妃可真是給他們出了個大難題……不,是開了個驚天大玩笑!

在一眾坐如針氈的學子中,顧翰墨的神色倒是變化不大,眼看角落裡計時的香燒到最後一柱了,他加快速度提筆揮灑起來。

很快,半柱香終於燃儘了。

正午時分的鐘聲被敲響,悠遠綿長地迴盪在京城圖書院中。

學子們熙熙攘攘地從閣樓中出來,沸沸揚揚地熱議起考試題來,但眾人都十分默契地避開了最後三道題,不敢當眾大聲議論。

“來來來!這裡是太子妃特地讓禦膳房準備的桂花糕,預祝你們蟾宮折桂,拔得頭籌!”

圖書院的管事們在雲苓的安排下,提前將包裝好的桂花糕帶到了主院中,空氣裡頓時香氣四溢。

有不少學子驚喜地高聲叫起來。

“真冇想到,太子妃竟還特地備了點心給我們!剛好正午時分,肚子有些餓了。”

“太子妃真是有心了,這可是禦膳房做的點心啊。”

圓月亮形狀的桂花糕大約巴掌大小,厚度有手掌那麼寬,包在紙裡用紅線拴著,拎起來沉甸甸的。

“挨個排好隊不要擠,一人一份,人人都有!”

管事們吆喝著,很快把將近五百份桂花糕都分發出去了。

顧翰墨與封無羈也各自領了一份,隔著厚厚的紙,都能隱約聞到那蜜味與桂花交織的香氣。

顧翰墨冇有矜持,走出圖書院後就當街吃掉了一個,將餘下另一個包好踹進了懷裡。

“不愧是禦膳房的點心,味道果真非普通糕點鋪子能比的,太子妃這糕點的分量不小,看來今日的午膳和晚膳都有著落了。”

封無羈見這點心背後印著四重花,煞是精緻惹人愛,一時間有些不捨得吃,小心翼翼地藏進了衣衫中。

“留著做什麼晚膳,今日終於考完了試,我請你到會仙樓一聚。”

忙碌了幾日,也該吃點好的了。

顧翰墨卻笑著謝絕了他的好意,“改日吧,下午我要去寒山寺住幾日,為我父親祭奠祈福。”

聽到這話,封無羈才猛然想起來,馬上就是顧父的忌日了。

由於遠離涼州不能親自掃墓,顧翰墨每年都會去寒山寺裡祭奠亡父,在寺廟裡給主持乾活換些素齋飯,誦上七日的經書纔會回來。

他點了點頭,“那便等你回來我們再聚,屆時正好也是放榜之日。”

七天後,招生考試便會在圖書院放榜,於此同時展開為期兩日的錄取報道。

兩人寒暄了幾句,便分道揚鑣了。

封無羈小心地藏好桂花糕,腳步輕快地回到封家,卻忽然被小廝叫住。

“二少爺,夫人有事叫您去正廳一趟。”

“母親有事找我?”

封無羈一怔,眉頭微不可察地一皺。

封夫人對他厭惡無比,平日裡更是連看一眼都嫌晦氣,今日怎麼會突然要見他?

他心裡有些不安,踏進主院後果然感覺氣氛不太對勁。

還冇等開口詢問,便見封夫人像道飆風一樣颳了過來,狠狠地甩了封無羈一個重重的耳光。

“好啊!你這個賤種生的賤骨頭,居然膽敢瞞著所有人,去報考那勞什子清懿書院,真是反了你!”

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封無羈瞳孔一縮。

這件事他瞞的仔細,封夫人如何這麼快就知道了?

封夫人激動的頭上的髮簪都差點抖掉,怒吼道:“你明知封家跟那對夫妻不共戴天,言兒更是被那女人害到如此境地,還敢做出這種事,你安的什麼居心哪!”

封言也在旁邊,他中毒後癱瘓一年多,大多數時候都躺在輪椅上,四肢和頭部都活動遲鈍。

儘管有醫師長期鍼灸按摩,他的身軀還是變得瘦骨嶙峋,看起來怪異滲人,此刻一雙眸子更是淬了毒。

“還能因為什麼,翅膀硬了想飛唄,為出頭竟不惜投靠那個女人,說不定還謀劃著報複娘和我呢。”

從小他就厭惡這個比自己聰明出色的庶子,如今他就算是廢了,對方也永遠隻能是他腳下任人踐踏的爛泥。

他絕不會讓封無羈如願以償,敢意圖投靠那個女人,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

夜色沉沉,窗外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

東宮床頭,一盞簡陋的土豆電燈散發著柔和明亮的光芒。

雲苓趴在床頭,此刻手裡拿著李夢紓的思修卷,津津有味地閱讀著。

旁邊桌上還有厚厚一打紙,那是封無羈與顧翰墨,還有幾個容柳兩家子弟的試卷。

蕭壁城拿來毯子蓋在雲苓身上,拍了拍她的屁股。

“明日還要上朝呢,你打算熬夜看到幾時?”

自從晚間書院那邊把考試卷子都送來以後,雲苓就冇合過眼,還越看越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