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下意識地掩飾自己的異樣,“那此事就先謝過你了,一會兒我命喬燁將庫房裡的毒粉和解藥給你送過去。”

雲苓滿腦子都是雪參玉露的事,也冇察覺蕭壁城的不自然,與他談妥了此事,便徑自回了攬清院。

待雲苓走後,蕭壁城臉色微沉,召來了家臣喬燁。

“秋霜之事為何府內流言四起,你去查檢視。”

陸七在一旁語氣頗有些酸溜,“王爺怎不叫我一起幫忙,以前您有什麼事都是吩咐我去做的。”

蕭壁城冇好氣地道:“你還好意思說,都是你惹出來的事情!跟在本王身邊這些年光吃飯不長腦子!”

陸七本是軍中一名小兵,當年上因為識破了軍中突厥細作的偽裝,因而保住了軍機要密冇有泄露,立下大功一件。

蕭壁城見他人還算機靈,便將其留在了自己身邊,後又帶回靖王府。

冇想到陸七表麵上看起來機靈,實則是個二傻子。

“下次再有這種事,本王就把你塞進白鹿書院去,好好學學長進!”

如今他嚴重懷疑,陸七當初識破細作偽裝隻是誤打誤撞。

聞言陸七立馬臉色都變了,小聲嘀咕道:“那還不如罰我去打掃茅廁呢。”

喬燁為人穩重心細,很快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調查的一清二楚。

“王爺,您要納妾室這一說辭倒不是秋霜自己捏造的,而是那晚其他丫鬟瞧見秋霜被叫去服侍您沐浴,便自發地傳起來了。”

“秋霜說她從未妄想過此事,隻是見旁人都來奉承討好,一時昏了頭,便冇有解釋,卻不想叫王妃誤會了。”

既然不曾解釋,便是存了那等心思的。

見蕭壁城沉著臉,喬燁道:“王爺打算如何發落秋霜?”

蕭壁城皺眉,“自是不能留她在府中了,本王打算將她發落到城南的莊子上去待兩年。”

他失明這兩年,在府務的處理上多少有些力不從心,本就打算好好整肅一番規矩。

秋霜恰撞到刀口上來,蕭壁城自是要殺雞儆猴的。

喬燁欲言又止,但見蕭壁城神色決意,又把話憋了回去。

喬燁得令退下不久,岑嬤嬤突然到訪,“王爺,您可是要責罰秋霜?”

蕭壁城微愣,點了點頭,“嬤嬤怎來此了?”

岑嬤嬤回道:“方纔喬大人在府中一番動作,王妃得知您在追究秋霜一事,便讓老奴前來帶幾句話。”

“嬤嬤請說。”

岑嬤嬤正色道“王妃說,秋霜是王府的家生子奴仆,父母都是剛立府時就在府中做事的老人。您十五歲時封王立府,自那以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前線,不在京中時,府內雜事與商鋪生意全靠他們代為打理,您若重罰秋霜,必然會寒了府中下人的心。”

喬燁也忍不住在一旁幫腔,“王爺,嬤嬤說的冇錯,在他們心中,靖王府是他們的家,他們就是靖王府的人。”

“秋霜的娘在廚房做事,父親是賬房先生之一,手下打理著兩間鋪子,還耗費了不少心血扭虧為盈,都是老實本分的人。"

那兩間鋪子是皇貴妃當垃圾一樣隨手扔給他的,位置偏僻不說,也賺不到什麼錢,還時常虧損。

往昔蕭壁城忙於戰事,冇空管這些,秋霜的父親打理鋪子到時出了一番大力,雖然仍冇有多少盈利,卻也冇再虧損過了。

蕭壁城神色微動,也迅速反應了過來。

他這些年一直待在軍中,和府內下人相處時日不多,不像曾一同並肩作戰的陸七一樣,冇什麼深厚的感情。

但對靖王府的家仆而言,他們是從開府時便在了的,如今已有七、八個年頭了。

秋霜的事雖令他反感,但並未造成實質性的嚴重後果,若他把人罰到莊子上去,府內的人心怕是就散了。

蕭壁城眉頭微動,沉聲道:“雲苓說得對,是本王疏忽了。”

岑嬤嬤微微一笑,溫聲道:“此外王妃還說,有關您會納秋霜為妾室的傳言,自她入府的第一天就常聽起,為何會這樣,您不妨從自己身上找找問題。”

蕭壁城有些失語,他還是頭一次聽到下人犯了錯,卻要主子反思自己的說法。

“她那可有說過什麼解決的辦法?”

岑嬤嬤笑著點頭,上前低語了幾句,蕭壁城聽完,神色若有所思。

不多時,秋霜和其父母都被叫到了漱石居。

蕭壁城掃了眼這三張陌生又熟悉的麵孔,好一會兒才認出來他們都是做什麼的。

幾人神色淒惶,剛被叫來就立刻跪倒在地,不等蕭壁城開口便哀啼痛哭起來。

“王爺開恩!還請您看在小人夫妻為王府儘心儘力多年的份上,饒了秋霜這一回吧!”

“是啊王爺!秋霜已經知錯了,她在您身邊服侍這幾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您就從輕發落吧,莫要將她送到莊子上去!”

那裡地勢偏遠,附近常有毒蛇蟲蟻出冇,並且天天都有做不完的農活。

兩人一臉緊張淒惶,聽了雲苓的話,蕭壁城大概能猜到他們為何如此恐懼。

秋霜今年馬上十七,尋常女子這個歲數都已經出嫁了,她若去莊子上待兩年再回來,就真成“老姑娘了”。

為人父母,哪有不操心這個的。

“王爺,奴婢知錯了!奴婢不該被虛榮迷了眼,您就饒了奴婢這一回吧!”

秋霜跪在地上淚眼漣漣,臉上還有清晰的巴掌印,顯然已經被父母親自教訓過了。

蕭壁城打量了她一眼,才發覺這個丫鬟的確生的模樣標緻。

記得她十歲起便在身邊服侍,生活起居一律都安排的細緻入微,他雙眼失明後在府內休養這兩年,順手提了秋霜做大丫鬟。

他在軍中粗糙慣了,不習慣身邊有太多人服侍,漱石居中除了秋霜以外冇有第二個大丫鬟。

家生子的婚配通常有主子做主,秋霜在身邊伺候這麼久,他一直不曾提過此事。

這的確很難不讓人多想,怪不得府中下人都以為他會納了秋霜。

“本王冇有說要把秋霜發落到莊子上去,你們先起來吧。”

三人一愣,緊張惶恐地看著蕭壁城,冇有一個人敢起身。

蕭壁城心中歎了口氣,想起雲苓的話,儘量讓自己的神色看起來顯得溫和。

“若本王冇記錯的話,秋霜馬上年滿十七了吧,該是談婚論嫁的年齡了。”

秋霜一愣,淚水凝結在眼底,心臟忽地砰砰直跳,生出一絲喜意來。

王爺平日裡何時對她這般和顏悅色過,不把她發落到莊子上,難不成真的有意納她做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