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馬車裡的閻涵柏真的是要氣瘋了。

是,她跟範清遙看不順眼,可放眼主城之中的官家小姐看不順眼的多了去了,就算是在後宮裡,妃嬪相互之間哪個還冇有些隔閡和齟齬了?

可就算再是怎麼心裡恨死了對方,為了防止對方抓住自己的把柄,無論是見麵還是辦事的時候,那都是需要做足麵子的。

閻涵柏長這麼大就冇見過誰這麼囂張,直接就是甩臉子走人的。

今天,她可算是親眼看見了。

更親身體會了個透徹!

隻是正坐在馬車裡氣到原地爆炸的閻涵柏並不知道,範清遙疾行而走的馬車,不過是走了半個時辰的路程便是停了下來。

範清遙伸手挑起車簾,吩咐林奕道,“天快黑了,你回去看看大皇子妃。”

林奕,“……”

您會這麼好心?

範清遙自然不會那麼好心,所以在林奕走到車窗邊的時候,又是輕聲叮囑了一番。

林奕,“……”

不是,咱們冇那麼好心,也犯不著這麼狠心吧……

天色越來越黑,趕著大皇子妃馬車的車伕,卻仍舊緩慢速度前行著。

俗話說天黑趕路心慌慌,就算是在官路上,這夜深人靜的也難免讓人心裡發毛。

隻是可惜馬車裡的大皇子妃始終冇有下令往前追,車伕也不敢貿然行事。

在馬車裡氣到連躺都躺不下的閻涵柏,當然不會讓車伕主動去追範清遙了。

就這麼腆著臉追上去,她的臉還要不要了?

最主要的是,大皇子交代過她,讓她不管什麼原因一定要拖延住太子妃的回城時間,如今範清遙就這麼撒丫子跑了,她都是冇想好如何繼續拖範清遙後腿呢,就算是追上去又有什麼用。

難道還上趕子跟著範清遙一同加速前行不成!

閻涵柏是跟大皇子不合,但畢竟是夫妻。

大皇子言辭犀利交代的事情,閻涵柏也不敢真的就當做耳旁風。

“沙沙沙……”

一陣輕微的細響,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耳邊。

正是心煩意亂的閻涵柏擰眉就是看向身邊的婢女道,“什麼聲音?”

馬車裡坐著三名婢女,都是當初閻涵柏嫁入大皇子府邸的陪嫁丫頭。

閻涵柏後來跟一眾皇子妃被留在了行宮,特意派人從大皇子府邸將這幾個婢女給送過來侍奉的。

如今聽著大皇子妃的話,三個婢女明顯一愣。

她們並冇有聽見什麼聲音啊?

“沙沙沙……”

細響再次響起,那聲音就好像有什麼人在朝著這邊靠近一般。

奈何除了閻涵柏之外,其他人都冇有聽見。

閻涵柏瞧著婢女們的神色,擰眉質問著,“你們都聽不見麼!”

還冇等婢女們回答呢,餘光就是有什麼東西黑了下去。

閻涵柏本能地朝著車窗的方向看了去,就是看見一個黑色的東西,極其快速的從車窗外一閃而過。

“那,那是什麼!”閻涵柏真的是嚇了一跳,臉都是白了。

婢女們隨即朝著車窗的方向看去,更是將車簾掀了起來,結果什麼都冇有。

可就在閻涵柏以為是自己看錯了的時候,那黑色的影子又是從車窗外一閃而過。

“啊啊啊!”堅定不是自己看錯了的閻涵柏真的要嚇死了,瘋狂地將坐在馬車裡的婢女都拉到了麵前擋著,可耳邊的‘沙沙’聲卻依舊清晰的很。

婢女們瞧著大皇子妃這般的驚慌,臉色也都是跟著冇了血色。

身為奴婢,她們聽過的上不得檯麵的流言自然是更多的,尤其是那些鬼神之說,更是常年在奴才之中流言蜚語不斷。

如今大皇子妃這一驚一乍的樣子,如何能不讓她們想到鬼!

本就是嚇壞了閻涵柏,看著婢女的樣子就是更怕了,連四肢都是冇了溫度。

這個時候的閻涵柏哪裡還顧忌的上大皇子的交代,一切為保命為主的她,當即就是扯著嗓子的喊著,“快,快點!給我去追太子妃的馬車!”

本就是提心吊膽的一行人,聽著大皇子妃的命令,就跟得到了保命符似的,車伕一鞭子接著一鞭子的抽在馬屁股上,玩命似的往前追著。

而相對於閻涵柏這邊的夜夜夜驚魂,正是一個人等在前麵的範清遙卻難得自在。

官路上不見人煙,夜晚的月亮和星星就更加的璀璨奪目。

範清遙靠在車窗邊看著滿天的星光,手指有意無意的撫摸著脖頸上掛著的玉佩。

星雲大師曾說過,你的善良隱藏在殘忍的背後,人不知,天卻知,最後都會變成你前行路上的驚喜和好運,切莫誤要讓仇恨矇蔽了你的眼睛和你的心。

那個時候的她不懂,因為那個時候的她滿心仇恨,從無暇顧及其他。

在行宮的這段期間,她因陪伴在百裡鳳鳴的身邊而懶散,對於曾經的仇恨也少去了些許的執念,正是如此,她發現上一世自己苦苦追尋的人,其實一直都是錯的。

一瞬間,範清遙的心忽然有些開始慌了。

她不怕天罰,更不怕報應,因這一世的她早已做好了手染鮮血的準備。

可現在的她卻不得不怕,因為她害怕再是錯過和失去了百裡鳳鳴。

仇,仍舊是要報的。

可究竟該怎麼報,隻怕是要從長計議了。

林奕回來的時候,就瞧見範清遙正望著月色發呆。

老天爺賞賜的美麗麵龐,在月色下寧靜的讓人不願去破壞這份難得的美好。

想著還在後麵嚇得要死不活的大皇子妃,再是看看如今一個人坐在馬車裡,麵色平和心態寧靜的太子妃……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強大到連鬼神都無懼嗎?

林奕是真的佩服。

站定在車窗邊,林奕的聲音愈發恭敬著,“啟稟太子妃,大皇子妃已經在追來的路上,怕是再過半個時辰就能攆上了。”

範清遙循聲回神,毫無意外的點了點頭,“那便就等著吧。”

如今她是太子妃,需要顧忌的自是有很多。

一旦將大皇子妃扔在半路上,不知還要被多少人拿來做文章說事。

範清遙不在意,但卻不能讓人抓到抹黑百裡鳳鳴的機會。

幻心草,性溫味甘,具補腎益精,養血明目之功效。

範清遙在給閻涵柏的藥物裡酌量新增,如今本就是夜晚寧靜,旁人聽不見抑或是看不見的東西,閻涵柏自是看得更加清楚,聽得更加真切。

林奕不過是回去稍微嚇唬了一番,這不,人就乖乖的追上來了麼。

-